第122章 造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政务方面,就拜托诸公了。”

    宴席散后,卫大衙内把田策、巫悠、温子山等人留了一下,直接把难题甩给他的智囊团,自个当起了甩手掌柜。

    智囊团里,温子山和几个原红枫名士算是刚加入的新人,也表明了衙内对他们的信任与重用,这令他们心中感动不已。

    温子山看了看田策、巫悠等人,见他们都是一副已经习惯的表,忍不住摇了摇头,不过,清瘦的老脸上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

    所谓术业有专攻,衙内在军事上、赚钱和忽悠人方面确是能手,不过,政务上算是外行,他当起甩手掌柜有偷懒之嫌,但无形中也表现出了他的优点,就是放权不干涉,这就让手下有了表现才能的机会与干劲。

    乱世用重典,衙内以雷霆万钧的铁血手段震慑住了霄小,杀伐果决,让温子山极为满意,这才是一代雄主应有的决断!

    为这样英明神武的雄主效力,也不算空负了一所学。

    看到田策投来的目光,温子山回以感激的微笑,轻咳一声,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后,才慢厮条理道:“请问衙内,长安的使者已到何地?”

    “易云关。”田策捋着颌下长须点头笑,眼睛里闪过一抹赞赏之色,说道:“据说那位郑内侍一路上可是闹了十几次的刺客,脚程才会那么慢。”

    不愧红枫数一数二的大名士啊,一下就点到了问题的关键,当务之急,除了要尽快补充官员,保证红枫府衙的正常运作,最重要的是如何面对长安方面的问责,这事若弄不好,严重影响嘉月卫氏的声誉,必须妥善解决。

    众人皆露出会心的笑容,那些刺客皆是衙内派去,以阻滞秦王特使郑内侍的行程,尽可能的争取时间,那位郑内侍明显是怕死之人,从长安到安平城,如果快马加鞭的话,最多也就十天的时间,但这位郑内侍目前还滞留在易云关,这让他们有比较充足的时间做好准备。

    “当务之急,除安抚民心,保证府衙正常运作外,我等当如何面对长安方面的问责?”

    温子山说出了令人头痛,但不得不面对的话题,一时间,整个大厅一片寂静。

    良久,有人说道:“衙内开仓放粮、减免税赋的举措深得民心,我想,红枫的百姓是拥戴的。”

    另一人接口道:“不错,常言道,得民心者得天下,大不了,我等跟长安那边扯皮,大军赖着不走,他能奈我何?”

    “对对,就用拖字诀,大家扯起皮来,这事有得扯了,时间久了,还不一样不了了之!”

    卫大衙内靠坐软椅上,笑眯眯的看着一众谋士你一言我一语的发言,都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这话不假,这些新加入的红枫谋士所说的这些,都是他和田策巫悠等人商议过的,实在没法,只能用上拖字诀,赖在红枫省,造成已经占领的事实了。

    不过,这样也太过于被动了,这可不是他杀的格,只是,他到现在还没想出好的办法来,一直在为这事头痛着呢。

    如今,旧话重提,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温子山,等待他的下文,他主动提到这个头痛的问题,想必是有什么好的办法吧?

    温子山轻咳一声,缓声道:“诸君的办法都不错,只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下去,我们是不是太背动了?”

    众人不约而同的点头,这样做确实过于被动了,只是,吞并了红枫省,于公于理上都占不住大义啊。

    “我知先生必有良策,别再卖关子了。”卫大衙内苦笑,这些文人就是这样,非得磨蹭半天,把你急得要吐血了才慢吞吞的说出来,他受不了这个折磨呐。

    温子山微微一笑,说道:“造势。”

    “造势?”

    卫大衙内愣了一下,脑子里灵光一闪,忍不住笑了,这么简单的事儿怎么给忘了呐?

    巫悠猛的一拍脑门,嘿的怪叫一声,“怎么忘了这茬?”

    田策也捋着颌下长须,不住的点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他们都钻牛角尖里了,竟把这么简单的办法给忽略了。

    所谓的造势,其实很简单,就是利用目前红枫百姓的支持拥戴,有组织有计划的把他们动员起来,在长安特使郑内侍到来之时,安排他们举行游行请愿,造成红枫百姓拥戴嘉月卫氏的浩大声势,不仅让长安那边头疼,卫氏也能名正言顺的霸占红枫省。

    在鼓动红枫省百姓游行请愿的同时,卫氏还要上书朝廷,为自已争辩,遣责蓝氏故意挑起战火,反正蓝氏已灭,死无对证,而且,卫蓝两家原本就有宿怨,明争暗斗了很多年,双方死了不少人,这些陈年烂帐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反正不管长安那边如何,都必须据理力争,无理也要争,这年头,谁的拳头硬,谁才有说话的资格,而且,还得遣责青川孔氏的不宣而战,为后吞并青川省保留开战的借口。

    不过,在造势之前,先得有意无意的翻出蓝氏这些年来的罪证,激起滔天民愤,随后散布嘉月军迫于朝廷的压力,不得不撤走,蓝氏子孙重新接掌红枫省的消息,如此一来,实施所谓的造势行动就容易多了。

    大方向确定后,接下来就是商议行动的细节,等确定下来,天空已经放亮,众人打着呵欠离去,着手进行各种布置。

    困得眼睛睁不开的卫大衙内匆匆喝了碗鸡汤,然后率三千虎豹铁骑前往安平城接迎秦王特使郑内侍,反正这事不急,时间拖得越久越对他有昨。

    大队人马护卫一辆马车缓慢行军,卫大衙内就躺在宽敞舒适的马车里,头枕钟离胜男的**呼呼大睡,一夜未睡,这会儿在补睡呢。

    此时,红枫城里,在有心人有意无意的引导和鼓动下,全城掀起了声讨数落蓝氏罪行的浪潮,许多被蓝氏等害得家破人亡的苦主声泪俱下的讲述被害的过程,其中有不少冤案传遍全省,无人不知,只是慑于蓝氏的威,无人敢站出来主持正义而已。

    这些苦主不少是巫悠通过府衙留存的卷宗联系上的,有些还关在牢里,给点银子或释放出狱,这些苦主会非常配合的演戏,不过,都是真戏而已。

    一桩桩催人泪下的冤案血案,令听者同悲愤,蓝氏的种种罪行与嘉月卫氏开仓放粮,赈济贫民,减免税赋等种种举措相对比,嘉月卫氏就是解救百姓于水火之中的救世主。

    随后,不知是谁传出的消息,秦王特使郑内侍已奉旨而来,迫卫衙内退回嘉月,由蓝氏子孙重掌红枫省。

    据传,那位蓝氏子孙曾经私下咬牙切齿的发誓,回来后要狠狠的报复,谁拿走蓝氏的一样东西,一定百倍讨回来,这令红枫百姓既惶恐不安又愤怒。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