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江心截杀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俏立船楼上的明珠柳眉微皱,形猛的跃起,跳落船尾的甲板之上,伸手沉喝,“弓。”

    旁边一名正张弓箭的水兵一怔,本能把手中的长弓递过去。

    明珠接过长弓,从他背负在背后的箭筒里抽出两支箭羽,搭在弦上,瞄准那名铁塔巨汉。

    那名铁塔一般的巨汉挥舞手中的链锚,大吼一声,甩出铁链,铁锚借着旋转的惯,朝丁泰的座船飞来。

    与此同时,嗡的弓弦声响起,明珠出扣在指间的两支箭羽。

    两支呼啸出的箭羽并在一块,看上去只有一支,闪电般的飞向当头砸落的大铁锚,飞行至一半时才一分为二,另一支劲箭向那铁塔巨汉。

    仅相差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晋军战船突然响起几声震天长啸,三道人影自船上暴起,凌空飞扑而来。

    “巨奴小心”其中一个着黑色长裙的蒙面女人叱喝一声,右手摘下头上的发钗甩而出。

    叮的一声清响,发钗把向大铁锚的劲矢撞飞,另一支劲矢则贯入那巨汉的眉心,箭尖透颅穿出,巨汉轰然倒下,震得战船一阵摇晃。

    轰的一声震响,从天而降的大铁锚把丁泰的座船船尾甲板砸了个大窟窿。

    正从船楼奔向船头的卫大衙内只觉战船猛的一震,剧烈的摇晃令他站不住脚,往旁摔去,卫二卫三及时伸手扶住他,船上所有人皆被震得东倒西摔,好几名士兵惊叫着摔落江中。

    凌空飞跃而来的两男一女几乎同时跳落打旋的战船上,他们的脚一踏触甲板,掌中武器立时挥出,数名冲上前去的水兵惨呼倒下,或摔落江中。

    明珠抽出腰间佩剑,喝一声,冲杀上前,拦下一名手持哭丧棒的蒙面大汉,坐镇船楼的丁泰指挥手下亲兵把卫大衙内推挤着涌向船头,自已大吼一声,纵跃起,双手紧握铁枪,以泰山压顶之势砸向另一名冲杀过来的蒙面大汉。

    那蒙面大汉同样大吼一声,高举手中的大铜锤挡架,当的一声爆响,火星四,丁泰庞大的躯象断线的风筝飞抛,蓬的一声,重重撞到船楼壁上,卟的喷出一口血水,再弹落甲板上,铁枪则不知飞哪去了。

    丁泰挣扎着想爬起来,但全的力气凭空消失,口传来的痛感令他的五官皱成一团,最终只能喘着粗气,老老实实的趴伏在甲板上。不过,他仍咧着大嘴,惨白无血的黑脸上挤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那名大汉比他更惨,口鼻流血,半个子卡在断裂的甲板缝里,动弹不得,几名水兵乘机冲上,手起剑落,把人剁成泥。

    “都给我死!”

    充满暴戾森的暴喝声中,冷厉寒芒急剧闪动,血光迸现,砍杀大汉的那几名水兵惨呼飞抛。

    穿着黑色衣裙的蒙面女人凶悍异常,死在她剑下的水兵至少有近二十人,幸好她狙杀的目标是明珠,而且丁泰已经趴在地上爬不起来,那蒙面女人无瑕顾及他,让他幸运的逃过一劫。

    珍儿及一众侍卫卫一拥而上,把黑裙蒙面女围在当中乱砍,几名水兵乘机上前,把丁泰扶起,左右一夹,奔到船舷,跳进江里,带着他朝驶来的已方战船游去。

    此时,整条战船已被大火笼罩,滚滚浓烟,遮天蔽,没人想被烧成烤猪,不管会不会游水,都只能硬着头皮往江里跳。

    在战船转向之时,丁泰早命边的亲兵放下小艇,强行把卫大衙内带走,卫大衙内没想到形势会变得如此险恶,知道不是胡闹的时候,完全听从丁泰的安排,登上小艇。

    小艇最多只能乘坐七人,除四名浆的水兵外,加上他和卫二卫三,所有近卫全都留在船上拒敌。

    这些近卫大半不会游泳,不过,在大火漫延,战船即将倾覆的时候,他们用剑奋力砍下一些横木、木板,充当逃生工具,加上水兵的帮忙,倒也没人溺水。

    晋军战船上,几名水手拼命的挥斧劈砍锚链,他们可不想被即将倾覆的嘉月战船拖着沉入江底陪葬。

    当的爆响声中,锚链终于被砍断,所有人都忍不住发出激动的欢呼声,不过,他们马上就体会到了从天堂跌落地狱的那种痛苦。

    蓬蓬两声震响,两根手臂粗的巨箭呼啸来,把左船舷的船板打出两个大洞,江水疯狂涌入,翻覆沉没在即。

    发起攻击的是两艘负责护翼左侧的战船之一,他们原先奉丁泰之命转向增援受到突袭的两艘战船,最后一艘战船才转向驰前没几米,丁泰的座船就遭受突袭,掌船校尉林彭急忙又下令调转船头回航。

    这一切几乎就在瞬息之间发生,等战船重新调整方向,丁泰的座船已是大火冲天,沉没在即。

    不过,林彭的战船也算回转及时,正好打捞飘浮在江面上的士兵、明珠、珍儿及一众侍卫,包括受了内伤的丁泰,也被手下士兵拖上了船。

    小艇上的四名水兵本直接划浆,把卫大衙内送往水师副统领周勃全速驶来的舰队,但卫大衙内担心明珠,命水兵调转船头,朝林彭的战船靠过去,登上了战船。

    明珠和珍儿先后被士兵拉上战船,卫大衙内适时把披风送上,让明珠的心中暖烘烘的,珍儿看他也越来越顺眼。

    两女全**的级感难受,卫大衙内忙命人带她们进船舱。

    江面上飘满了人,水兵们忙着打捞,一名水兵把长绳抛扔出去,让水中的人抓住,再拖拉上船,一名士兵刚伸手抓住绳索,突然后心一痛,惨呼松手,转眼就沉入江中。

    一个长相普通的中年妇女伸手抓住了长绳,船上的水兵一怔,突觉手中长绳一紧,他本能的抓紧,往后拖曳。

    哗啦一声,地中年妇女借力从江中高高跃起,往船楼跳落。另一个长相狞猛的壮汉也从另一边跃上船头,挥剑砍杀围上来的士兵,拼命的往船楼杀去,显然是在掩护那中年妇女。

    船楼上的侍卫分成三堆,一堆护着卫大衙内后退,一堆堵住杀上来的壮汉,另一堆人围住跃上来的中年妇女。

    那中年妇女的武功不仅厉害,而且极诡异,转眼间便有三名侍卫中剑,惨呼倒下。

    她显然看出了卫大衙内超然的份,剑朝卫大衙内冲杀过去,四名近卫剑拦截,中年妇女仗着极诡异的形穿出剑网,反手一剑刺倒了一名近卫。

    卫大衙内已退入船舱,不过,那中年妇女冲得更快,眨眼间就近了舱口,卫三大吼一声,双手握剑,全力劈出。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