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江心截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暮云收尽溢清寒,

    银汉无声转玉盘。

    此生此夜不长好,

    明月明年何处看。

    卫大衙内“创作”的是苏轼的《中秋月》,虽不是咏月的千古绝唱,但也堪称名篇佳作,足够让无数的书生才子拜倒一地,令才女们漾,秋波暗送。

    “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反复默念诗句的明珠芳心一颤,忍不住瞟了一眼负手仰望夜空的卫大衙内,凤眸异彩涟涟,旋即垂下眼帘,发出一声幽幽低叹。

    此时,各种愁思纷涌而至,脑子里一片乱哄哄的,令她一时间感觉迷茫纷乱。

    “时候不早了,明天还要起早赶路呢。”

    耳旁听到卫大衙内轻柔的声音,她低应一声,人却迟疑了一下,心中低叹一声,方才低头挪步,朝自已的营帐行去。

    明珠回到营帐,和衣躺下,眼眸却没有闭上,她的脑子里仍是一片迷茫纷乱,平时古井不波的心泛起了阵阵涟漪。

    南大营外的草丛中,趴伏着三个黑衣蒙面人,借着朦胧的月光,依稀可见她们窈窕的姿。

    她们已经趴伏在这里观察了近两个时辰,却一直没有采取行动,大营的警戒非常严密,即便能够潜入,也无法接近中央的两座大帐,那里守卫更加严密,一旦行动失败,必陷入绝境。

    三个女人观察了一阵,感觉成功的机率太小,只好无奈撤离,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一夜无事,天一亮,众人吃过早餐后,拔营上路。

    队伍仍然缓慢行进,依照这样的行军速度,傍晚时分最多抵达罗家集,但将近罗家集时,卫大衙内突然心血来潮,下令所有人纵马奔驰,硬是在天黑前赶到了阳小城。

    突然间的变动,令暗中跟随的刺客措手不及,她们可是花费了不少心思,提前在吴家集做了一番准备工作,结果全白费了。

    第三天的中午,卫大衙内一行到达绍关,随即安排战船,护送明珠等人渡江。

    嘉月水师统领丁泰亲驾自已的座船,载着卫大衙内、明珠等人渡江,四艘大型战船护翼在两侧。

    战船行至江心,船速放慢,等候江对面的晋军水师战船接人,丁泰先前已派遣一艘小船送明珠的一名侍卫先行过江,通知对方来接人。

    大战结束之后,各帝国很快就开放边关,恢复商贸往来,晋帝国与嘉月、红枫等水师也恢复从前的划江收税的协议。

    怒江发源于北方的青唐雪山山脉,流经卫秦晋唐等帝国,是南北重要的交通运输河道,每天往返的商船很多,也是沿江各帝国税收的主要来源之一。

    此时,一支商船船队正顺流而下,江面宽阔,水道畅通,战船上的水兵初时也没有注意,直至发现船队是朝江心驶来,两艘负责护翼的大型战船急忙转头迎上前,桅杆上的士兵拼命晃动彩旗,示意商船靠里航行,避免相撞。

    眼见商船丝毫没有改道或停船之意,掌船校尉没有半点犹豫,下令对迎面驶来的商船攻击。

    现如今,嘉月的所有大型战船都拆掉笨重的抛石车,在船头船尾和船楼上分别加装程更远的旋转式雷霆炮,任何方向皆可进行攻击。

    两艘战船的船头和船楼上的两门雷霆炮先后发,手臂粗的巨箭呼啸出,一支巨箭断了前面第一艘商船的主桅,一支把船头甲板穿了一个大窟窿,江水迅速涌入,商船很快沉入江底。

    江面上漂满了碎木片,却没有看到一具尸体或活着的水手漂浮,如此反常现象让所有水兵面面相觑,难道船上没人?

    另外几艘商船仍顺流飘来,两艘战船上的水兵只能用长槁把漂来的商船推移开,在两船交错的刹那,十数道人影突然从商船上跃出,跳落战船甲板上。

    这十几个人有男有女,都用黑巾蒙面,手里握着各种要命的铁家伙,他们一跳上战船,立时挥舞手中的武器砍杀官兵。

    这些蒙面人武功极厉害,加之船上的官兵措手不及,一照面就被砍翻了二十几人,更多的官兵从船楼里涌出,枪舞剑,杀向蒙面人。

    嘉月省水师堪称大陆各帝国水师中的一支劲旅,水师统领丁泰更是一员能文能武的悍将,手下皆是经百战的老兵,此刻数十人围攻那二十几名黑衣蒙面人,竟不占半点上风,相反死伤极多。

    丁泰喝令另外两艘战船驶前支援,自已的座船仍停泊在江心,等候晋军的水师战船驶来接人。

    震天的吼杀声早已惊动坐镇水师大营的副统领周勃,他尽起水师上百艘大小战船,前往增援。

    “怎么回事?”卫大衙内发现迎面驶来的三艘晋军水师战船的船速比乌龟爬行还要慢,不大皱眉头。

    “做好战斗准备!”丁泰也发现了异常,喝令水兵做好战斗准备,架设在船头和船楼上的两门雷霆炮迅速装填好巨箭,瞄准迎面驶来的晋军战船。

    俏立船楼之上的明珠容色沉静,丝毫看不出她内心在想什么,定力较低的珍儿及一众侍卫则咬牙切齿盯着迎面驶来,船速比乌龟爬行快不了多少的三艘已方战船,眼睛里皆闪烁森冷厉的杀机。

    随便什么人都能看得出来,那三艘战船明显是有问题,故意慢腾腾的拖延时间,难道他们竟敢对明帅下毒手,不怕抄家灭族?

    答案很快就出来了,迎面驶来的三艘晋军战船竟突然加速,同时对丁泰的座船发起攻击,三块大石呼啸升空,其中两块砸落江面,炸起两道水柱,其中一个砸中船头甲板,把坚固厚实的甲板砸了个大窟窿,碎木****。

    “攻击,起锚左转!”

    坐镇船楼的丁泰大声呼喝,冷静的指挥手下水兵调转船头,顺流返航。

    蓬蓬两声震响,雷霆炮出的两支巨箭洞穿了一艘晋军战船的船舷,把它打得一阵剧烈摇晃,战船为之一顿,船速立时变慢。

    丁泰反应虽快,但战船转向,立时被两艘加速的晋军战船近,船上的晋军发了一波火箭,大半掉落江面,少数钉在船舷上,个别水兵中箭倒下,一众侍卫则用铁剑拍飞落的火箭,但仍有二支火箭中风帆,立时把风帆引燃。

    “全力转向,加速!”

    丁泰大声呼吼,此战不同以往的水战,衙内可是在他的府船上,出不得半点意外,他只能乘着大火没把战船引燃之前,能逃多远算多远。

    水战,抛石机远攻,近战火攻,最后才是登船贴搏,嘉月水兵也以火箭回击,很快就把一艘晋军战船的风帆引燃。

    另一艘晋军战船全速冲来,船头站立一铁塔般的巨汉,双手握着链锚挥舞。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