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疾风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田策捋着颌下长须微笑,衙内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费了这么大的劲儿,为的是什么?无非是就是打疾风盗的主意。

    等到已方筹备完毕,就是扫平青川和红枫的时候,疾风盗则作为奇兵,关键时刻踹蓝蕴的股。

    疾风盗的战力还是不错的,如果对他们进行正规化的军事训练,装备精良的武器装备,战力绝对不低于精锐官军,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

    出于战略上的考虑,结亲是必须的,他们之所以没有主动提出来,目的就是为了讲价,掌握疾风盗的指挥权是他们的底线。

    他也知道巫悠肯定看穿这些,但为了功名利禄,这厮肯定装着不知道,因为,只有衙内才能给予他这些。

    钟离胜男出小资家庭,自幼不女儿,喜欢耍枪舞棒,因路见不平,痛殴欺负民女的恶霸被报复陷害,家破人亡,走投无路之下,她才杀官逃亡,落草为寇,骨子里还是很传统的人。

    她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嫁给衙内为妻,自然是衙内的人了,疾风盗自然交给他了,她唯一的要求就替手下这帮兄弟谋个前程而已。

    “三年,只要熬三年,就是出头之。”

    田策给出了三年的承诺,没想到钟离胜男仅这么一点不算野心的野心,当即一口应承下来,钟离胜男对手下弟兄的义让他心中多了几分敬重。

    “此事宜早不宜迟,就麻烦巫军师了。”田策微笑说道,这桩带有政治色彩的婚事就这么草率的订下来了。

    巫悠拱了拱手,转离去,心中却生出几分怪怪的感觉,他感觉田策笑得象一只修炼成精的千年老狐狸。

    脚下倏地一顿,他想到了其中的关键所在,不摇头苦笑,占了便宜还把事儿撇得一干二净,自已忙得一塌糊涂还成了恶人,不愧是衙内的首席智囊啊,一不小心就着了道儿。

    整座城堡都知道大当家的跟卫郎君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他们结为夫妻已是板板钉钉上的事,巫军师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忙碌起来,大张旗鼓的为大当家准备婚事,到处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谁要结婚?”陪钟离胜男散步回来的卫大衙内看到城堡内外都披红彩的,不免好奇询问。

    “恭喜郎君,贺喜郎君。”田策拱手道贺,笑得象一保修炼千年的老狐狸。

    “什……什么?搞什么鬼?”卫大衙内皱起眉头,出于战略上的考虑,加之收藏美女的嗜好,他是很愿意娶钟离胜男,不过,那也得等夺下红枫省之后吧?目前,他最多给钟离胜男一个承诺。

    “衙内,非常时期,非常处理。”田策眨着眼睛,学着他的口吻嘿嘿笑道:“有句话叫啥来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嘛……”

    后面的话虽然没说出来,但他清瘦的脸上露出一副你懂的表

    “钟离小娘子把所有的家当都交出来了,也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咱总不能狠心给拒绝了吧?”

    “……”

    三天之后,卫大衙内和钟离胜男在田策的主持下,举行了简单又闹的婚礼。

    筹办婚宴的鱼都是疾风盗的好汉们去狩猎捕捞,酒也是他们不辞劳苦,爬山涉水,出山采购运进来的,大伙儿大块吃,大碗喝酒,痛快闹。

    这十天里,卫大衙内享尽了温柔,不过,外头还有太多的事等着他去处理,再恩也有分离的时候,让他头痛的是目前还没有一个适合掌军的人选。

    “少主,我留下来吧。”赫进一脸的坚毅神态,从他跑来嘉月省的那一刻起,他已做了心理上的准备。

    一声少主,也表明了他的立场,甚至代表了赫正的意思,赫氏会支持嘉月卫氏。

    “二哥,那委屈你了。”卫大衙内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赫进如此年青就出任中郎将,担负青川省府平津城的城防重任,若没有本事,即便孔赫两家关系密切,以孔融的老谋深算,也不会委以重任,最让他开心的是赫进的效忠。

    临行前,卫大衙内还是从他的亲兵卫队里挑出二十名经百战的老兵留下,充当军事教官和担当中低级军官,协助赫进练疾风盗,疾风盗已更名为疾风营,嘉月省府军的正式编制,规模为2500—3000千人。

    兵不在多,而在于精,卫大衙内需要的是经百锐,军纪严明,令行止的精锐之军,他命人把埋藏在红枫省境内的八十万两贡银取出一半,留作疾风营的军饷等费用。

    二千匹上等好战马目标太大,不好运送出境,他干脆全部留下来,把疾风营组建成清一色的骑兵,要赫进尽可能的按照他所写的一些训练章程来练疾风营将士。

    塞外部族是天生的战士与骑士,能够在奔驰的战马上箭,卫大衙内也要求赫进尽可能的按照这个要求去训练疾风营将士,能训练出几个算几个,将来还是要挑选出来,编进他最精锐的三千铁骑里。

    离别总是令人伤感,钟离胜男、赫进等送了一程又一程,直至卫大衙内狠下心来轰人,他们才停下。

    泪眼汪汪的钟离胜男远看着相公的影消失在茫茫林海中,她咬着牙,没有发出哭泣声,而后转回城堡。

    她很想回嘉月,服侍相公,侍奉公公婆婆,以尽妻子的责任与儿媳的孝道,不过,她也清楚的知道疾风营对相公的重要,她若不在双虎岗坐镇,赫进未必能够压制得住她那帮桀骜不训的兄弟。

    既然不能留在相公边服侍,那么就尽心尽力的帮相公打理好疾风营吧。

    卫大衙内等一行在茫茫林海中穿行,他们走的是另一条山道,一路上都有散布在密林中的夜不收照应,花了近四天的时间才走出祈云山脉,又走了大半天的时间才走出山区,傍晚时分在江平县所辖的一座小村落里投宿过夜。

    先行出山的十数内卫密谍先后把收集到的各种消息传回来,综合所有消息可以断定,仍然有一支官军驻扎在伍家庄,并封锁乌龙山至祈云山脉的出入口,附近一带的盘查极严,但别的地方仍象往常一样形同虚设,塞把大钱过去,连检查都免了,直接放行。

    第二天一早,卫大衙内等一行以商人份大摇大摆起程,以银子开路,一路畅通无阻,五天后安然回到嘉月省界。

    随行的巫悠东张西望,脸上的表极为丰富,有好奇、紧张与不安,但更多的是按耐不住的激动与跃跃试的期盼,他很期待能够让他一展才华的舞台早到来。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