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纳妾一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庄家是书香门第,祖上曾出过一位颇有名气的士子,着实风光了一代,但往后,庄家子弟一代不如一代,传到庄浩然这一代时,已完全没落,都四十好几的人了,也只混了个县丞的绿豆小官,若不是祖上还传下一点田地,单靠他那点俸禄,全家人根本吃不饱。

    庄浩然一心想光宗耀祖,但他志大才疏,功利心又重,一心想往上爬,卫家突然上门提亲,就有如天上掉下大馅饼,着实让他乐得失眠了好几天,但没想到女儿竟然翘家逃婚,令他的美梦破裂,把他气得差点吐血。

    女儿回家后,他差点行使家法,把女儿活活打死,夫人以上吊威胁才作罢,虽然失去了卫家这座超级大靠山,但庄浩然并没有死心,继续托人找较大的靠山,他这一生引以为傲的本事就是生了个漂亮又极有贤名的女儿,女儿就是他升官发财,光耀门楣的最后资本了。

    卫大衙内大婚的那一天又把他给狠狠的刺激了一下,借酒消愁,边喝闷酒边骂女儿白养,直喝至烂醉如泥才罢休。

    今儿突见卫大衙内钻进女儿的阁楼,让他有柳暗花明之感,他想不通自已的女儿到底是中邪了还是脑子进水了?卫家来提亲,她翘家逃婚,衙内成婚了,却偏又跟衙内勾搭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越想越糊涂,想到脑袋发痛都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给自家的女儿下个结论——

    放着好好的衙内夫人不做,偏要当人家的秘密人,不是是什么?

    庄浩然气哼哼的骂自已的女儿下,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命下人备车,他要前往卫府求见卫夫人苏月皎,探一探她的口风。

    只要女儿能勾住衙内的魂,这事还有希望,当不了少夫人,当小妾也行啊,只要能抱上卫家这个超级粗大腿就行了。

    太守府,内院大厅。

    苏月皎听完庄浩然的话,不张大了嘴巴,半信半疑的她也象庄浩然一样想不能到底是为什么,愣了半晌才命人去把内卫统领丁喜叫来。

    卫家本就这么一根承接香火的独苗,宝贝得不能再宝贝了,打自发生行刺事件之后,苏月皎不仅命眷养的江湖游侠暗中保护卫大衙内,而且还命内卫统领丁喜派人全天候盯梢保护,宝贝儿子在外头都干了些什么,她知道得一清二楚。

    丁喜不敢有半点隐瞒,不仅把卫大衙内钻进庄小娘子阁楼的事儿说了,还把卫大衙内曾经留宿天香楼当家行首林若颖香闺一事也说了。

    “这孩子……”苏月皎柳眉直皱,勾搭庄小娘子就罢了,庄小娘子出书香门第,温宛贤淑,之前原本选的就是她,只不过差阳错而已。

    别的女人都行,哪怕是下地种田的村姑,或者死了丈夫的寡妇,只要能生,她一点都不介意,但象林若颖这种风尘女子,哪怕是清倌人,她也坚决不同意,这有辱卫家门风。

    这个女人之所以勾引宝哥儿,无非是为了名利!

    苏月皎的凤眸闪过一抹冷厉寒芒,低声吩咐丁喜一通,让他亲自去处理这件事,她可以利用卫家的权势暗助林若颖夺取今年的魁首,并给她一笔钱,条件是不再纠缠宝哥儿,若不识趣,她只有采用非常手段。

    丁喜抹着额头上的冷汗珠子告退,这事可是很要命,若抗命,必然令夫人极为不满,夫人素来强势,若然发飚,主公都惧怕七分。若遵命,必然要得罪衙内,衙内可是未来的嘉月霸主,若衙内不快,他吃不了兜着走,里外不是人啊,今儿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摊上这么一摊要命的事儿。

    随后,苏月皎又与庄浩然说了一通,既然两个小辈两相悦,那就由着他们吧,不过,想现在过门可不行,新媳妇才过门没几天,多少要顾及亲家与她的感受,想进卫家的门,半年以后吧。

    纳妾一事,可大可小,苏月皎急着要抱孙子,恨不得立马把人接进卫家,着卫大衙内拼命耕耘造小人,只不过,之前被庄小娘子摆了一道,抹不下这个脸面,今次是反将一军。

    庄浩然连连称是,他哪敢有意见,只要卫夫人点头同意这门亲事,那就万事oK,什么时候接人都行,至于女儿的的幸福,他认为女儿能够嫁进卫家,穿金戴银就是幸福了,再者,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儿只是换取利益的活商品。

    在长辈们三言两语决定小字辈的终大事之际,庄家小娘子的阁楼内可谓意盎然。

    在卫大衙内大婚的那一天,庄睫也知道了他的真实份,一时间悲苦万分,悲叹自已的命不好,造化弄人。

    一连几天,她整天都哀声叹气,感叹自已的命运为何这般凄苦,为何要自作聪明翘家逃婚,每每想到某人的音容笑貌,她心中越发纠结,可谓是百般凄苦,千般后悔,万般相思。

    懒洋洋依靠在锦被堆上,茫然望着窗外的庄睫听到脚步声,以为是侍婢小玉又送饭来,她懒洋洋道:“小玉,我不饿,端走罢……”

    她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看清眼前站立的男人,本能的发出一声惊呼,小手紧紧的捂住嘴巴。

    “怎么这么憔悴?”卫大衙内看着面容清瘦,一副病恹恹憔悴神态的庄睫,心中不一痛。

    哇——

    所有的悲伤、委屈、相思在倾刻间爆发,庄睫扑进他的怀中,死死的抱着他,直哭得天晕地暗。

    卫大衙内只能搂着她,轻拍她瘦弱的后背,嘴里低声呢喃,不住的安慰。

    庄睫痛痛快快的发泄出来后,感觉舒服多了,发觉自已依在人家的怀抱里,还把人家的襟弄湿了一大片,一时间忸怩不已。

    卫大衙内拿着她的丝帕,轻柔的替她擦拭泪珠,口中不满的责怪道:“傻丫头,好端端的哭啥呢?你看你,眼睛都哭得红肿了,以后不许这样,否则打你PP。”

    庄睫羞得嘤咛一声,想躲到帐幔后面,却给他紧紧搂抱着,只好把头缩进他的怀抱里,心中既羞又感觉无比的甜蜜幸福。

    心结开解,所有积压在口的不快与郁抑悲结全都消失,破涕为笑的庄睫梨花带雨,怜楚楚,惹得卫大衙内食指大动。

    “卫郎君……”

    “嗯,什么事?”

    “你的手……”

    “唔,奇怪啊,你这里怎么这么滑,胀鼓鼓的,还这么柔软,你摸我看看,怎么不一样?”

    “……”

    外边突然传来晴儿很不适宜的声音,“衙内,丁统领有急事禀报。”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