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我入地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借着朦胧的月光,卫大衙内看清了景树下那一小团白色的东东竟然是一只小白兔,这小家伙从哪窜出来的?

    小白兔显然是谁眷养的小宠物,见他走来,转抬头盯着他看,直至他走近才蹦蹦跳跳的跑了。

    看到小家伙蹦蹦跳跳的钻进一幢单独的阁楼,卫大衙内一时好奇,跟了过去。

    他一脚高一脚低的摸索着走进宅院,宅院宽敞,四周栽种奇花异草,还有各种盆景,花香扑鼻,中人醉。

    他看到那只小白兔钻进半开的门里,抬头望了望阁楼,楼上还亮着灯,主人似乎还未睡下,但不知上边住的什么人?

    这幢阁楼该不会是赫小娘子独居的阁楼吧?

    他的心头突然莫明奇妙的突突狂跳起来,脑海中闪过种种邪恶。

    卫大衙内转头看了看紧跟在后的卫二卫三,再加上还未完全消散的醉意,他犹豫了一下,随后举步走到门前,探头望里直瞄。

    房里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也没有半点声响,显然没人,他拉门闪了进去。

    卫二卫三吓了一跳,少主这是想干嘛?

    疑惑归疑惑,两人却没有半点迟疑,紧紧跟随在少主的后,不过,手掌都握紧了剑柄。

    房内虽然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但那只小白兔在黑暗中却格外的显眼,卫大衙内看到钻进了内堂。

    心里正犹豫着,他突然听到了什么,不竖耳倾听。

    楼上似乎有动静,隐隐约约的传来喘声,这种声音对他来说,实在太熟悉了,不令他血贲张。

    叉,楼上有人在那啥!

    卫大衙内的暗一面被楼上隐隐约约传来的人心魄的喘呻吟声给完全发出来了,本着不看白不看的邪恶念头,他摸索着朝里走去,借着朦胧的月光,扶着楼梯扶手,小心翼翼的往楼上摸去。

    跟在后边的卫二卫三对视一眼,双双抬手抹着额头上渗出的冷汗珠子,他俩都是练家子,耳力目力异于常人,自然清清楚楚的听到楼上的动静,知道楼上有人在那啥。

    碰到这种事,一般人都会很识趣的选择回避,而自家的少主却往楼上摸,该不会是有偷窥的不良嗜好吧?

    两人正跟着上楼,却又突然停住脚步,双双隐于楼梯道后面,与黑暗融为一体。

    两人刚隐入黑暗,虚掩的门房被人吱呀一声推,一道黑影闪进房觊觎,鬼鬼祟祟的探头往外张望了几眼,然后缩回来,把房门关合锁上,摸索着朝楼梯口走来。

    隐藏在黑暗中的卫二一记掌刀把那家伙劈晕,塞进角落里,卫三用布带子把倒霉蛋的手脚捆住,在他的长袍上扯下一块布,塞进他的嘴巴里。

    两人学的是冲锋陷阵的军中格杀技,不象那些高来高去的江湖游侠那样会点,只能用绳子捆人堵嘴巴了。

    阁楼上,弓着腰的卫大衙内趴在门板上,透过半掩的房门往里瞅,看到了令他兽血贲张的一幕。

    房内的一张小胡上,一位几近半的美人躺靠在锦被堆上,或许是因为某种煎熬,玉颊上满是人心魄的潮红,媚眼如丝,微张的朱唇时不时的吐出勾魂摄魄的喘呻吟声,一只手……

    这是一个很饥渴的深闺怨妇。

    这是卫大衙内被震撼之后,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她的容貌比晴儿略逊半分,不过,尺寸傲视群芳,晴儿根本没得比,而且,她高贵气质中带着种勾魂夺魄的妖媚,可谓天生媚骨的尤物。

    迟疑了那么一小会,卫大衙内突然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坚毅无比的表,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一副大无畏的自我牺牲精神,勇敢的推门,走了进去。

    美人被饥火折磨成这样,这时候抽腿走人,就好象医生见到伤员不抢救一样,实在太不人道了,卫大衙内自认很有同心,很关心妇女同胞的疾苦,当然要给予她们关怀护了。

    被折磨得几失去理智的美艳少妇抬头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满是潮红的面颊泛起一抹羞赧不安,她明白出了什么事,只是,她无法抗拒那强烈得令人失去理智的火。

    一个已经失去理智,一个本着“舍救人”的大无畏精神,很快就水到渠成。

    站在门外的卫二卫不停的抹着额头上的冷汗珠子,少主也忒胡闹了,这可是在别人的家里啊,万一被发觉,麻烦可就大了,可这会,里边已经那啥了,谁敢进去搅了少主的兴啊?

    哥俩低声合计了一下,决定两人分工,一个守楼上,一个守楼下,战战兢兢的替他们偷香窃玉的少主望风。

    哥俩提心吊胆的守了大半夜,直至手脚发软的少主从楼上下来,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期间,仅有一个侍女模样的女人进来,被躲藏在门后的卫三敲晕,塞到楼梯道后面。

    卫大衙内溜回所住的厢房,倒头就睡,他累得够呛,那女人的战斗力太凶悍了,他差点招架不住,这会手脚都发软得没有一丝力气了。

    没想到醉倒在赫府,竟然还有这么一次刺激的艳遇,不知道那女人是叫什么名字?会不会记得他?不知道她……

    他实在太累了,躺下胡思乱想了几下就沉沉入睡,守在外边的卫二卫三仍是一副提心吊胆样。

    卫大衙内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时分,大哥孔肃仍烂醉未醒,二哥赫进因公干,一大早就出门。

    赫府上下很平静,似乎没有发生什么事,但卫大衙内心中有鬼,他借口有事,匆匆开溜。

    接下来的两天,心中有鬼的他一直躲在太守府内不敢出去,派手下在赫府附近转悠,只打听到赫府似乎来了什么贵客,排场还大的,甲士挤了里外三层,据说是长安来的大官。

    卫大衙内这才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他不想出啥意外,昨晚也是一时的冲动,不过,想起来还是很刺激的。

    第三天,是卫大衙内接新娘子过门的大喜子,孔府张灯结彩,一派喜庆。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