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合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中原富庶,应有尽有,独缺体壮骠肥好战马,塞外大草原则是盛产战马,为打造一支精锐铁骑,卫大衙内可没少头痛,为了购买上等战马,他可是千万百计的派人到塞外购买战马。

    且不说成本有多贵,手握战马资源的金人严格控制战马的销售数量,一次只许购买二千匹,多一匹都不行,而且半数是老弱病残或淘汰的老战马,真正可用的好战马也就五六百匹而已,而且还得用铁矿粮食、娟布茶叶等物资才能换到,金银珠宝的兑换率反倒比中原还要低。

    粟特是塞外草原的大族,赫如意的生母亲出粟特王族,赫家有一支庞大的商队往返于中原与塞外大草原之间,泰山老丈人孔融也有份子,怎不令卫大衙内怦然心动?

    第二天一早,卫大衙内仍由大舅子孔肃陪同,出门观光赏景,半路上,他跟大舅子孔肃明原委,想登门拜访赫家商谈生意。

    孔肃乐坏了,他的格决定了他的行事作风,说得好听是循规蹈矩,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说得不好听就是有点软弱,做事詹前顾后拖泥带水,反倒是思想激进的二弟孔宁连连有出彩表现,得到父亲的赞赏。

    可以说,孔宁的能力明显在孔肃之上,但孔融的种种布置却在宣告,孔氏下一任的家主是孔肃。对此,许多人都不理解,但也有少数一些文官谋士看懂孔融的良苦用心。

    孔宁的能力确实出众,但有时过于激进,行事不择手段,如果成功的话,或许能把卫氏发展壮到另一个层面,但如果失败,极可能把卫家带入万劫不复的厄运。

    孔融虽脾气暴燥,看似大老粗一个,实则心细的,也许,孔氏的一些前辈,或者是将来的晚辈会有图谋帝位的野心,但孔融却没有这个野心同,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守住孔家现在的基业就知足了,要守住现有的基业,脾气温和,行事中规中矩的孔肃再适合不过了。

    孔肃却不这么认为,二弟时不时的出采表现让他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他也想表现,想要证明自已的能力,想得到父亲的赞赏,妹夫的请求让他迅速估算出了背后巨大的利润,也家家大业大,开销更大,而这一切,都必须有庞大的资金为后盾,如果事办成了,也等于是一件功劳,应该能够得到父亲的赞赏。

    变相的说,是妹夫给他送功劳来了,他又不是傻子,怎会把功劳往外推?

    当下,由孔肃牵桥搭线,卫大衙内带上几份礼品登门拜访,赫氏家主,赫如意的父亲赫正亲率长子赫进出门迎接。

    赫进是赫氏家族年青一辈杰出的人物,未来的家主继承人,官拜中郎将,负责平津城防,与孔肃是至交,赫正率他出迎,可是给足了两位衙内面子。

    赫正设宴款待,赫氏几位长老及赫进坐陪,双方客一番之后,由孔肃引开话题,卫大衙内直明来意,也开出自已的筹码,我要买战马,价钱、关税、安全等方面都好说,您看着办吧。

    赫正捋着颌下长须沉吟,赫氏确实有一支商队往返于中原与大草原之间,借着如夫人拓拔敏的关系,专以贩卖战马为主,为赫氏赚取了巨大的利润。

    上等战马在中原诸帝国一直都是炙手可,只要价钱不是贵得吓死人,就不怕卖不出去,想要借着大量购买压价什么的,免谈。

    他一点都不担心上等战马卖不出去,即便卫大衙内想要大量购买战马,都不足以让他心动,多是看在孔卫两家联姻的份上给予一定的优惠。

    不过,卫大衙内给予的种种便利却让他心动,卫氏就这么一根独苗,卫煌年纪已大,多几年的时间,卫衙内就会接掌卫氏庞大的基业,他的承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是绝对有效的,从长远看,非常符合赫氏家族的利益。

    因为孔家有份子,赫氏的所有生意一帆风顺,但那也仅限于青川省而已,出了青川省,什么也不是,而且,赫氏最赚钱的生意就是往返于中原与大草原的商队,回程多是沿怒河顺流而于,途经卫帝国、秦帝国的红枫省、嘉月省,这一路上存在极大的风险,若卫氏使坏,生意必血本无亏,有卫氏沿途照应,则多了几分安全。

    赫正可是官场上的老狐狸了,眼光极老辣,一番估量后,觉得从长远看,与卫氏合作很符合赫氏的利益,当即拍板成交。

    解决了问题,双方合作愉快,接下来就是喝酒谈风月,没过多久,赫政和赫氏家族的几位长老起告退,把空间留给年青人。

    赫进虽是武将,却是颇有才学的儒将,为人爽直,而卫大衙内对于有用的利益都表现得友好,三人边喝酒边聊天,感觉臭味颇相投,便结拜为兄弟,孔肃年纪最大,理所当然的成了大哥,卫大衙内年纪最后,屈居未位。

    兄弟喝酒,无所不谈,天南地北,风花雪月,什么爽事趣事,全扯了出来,不知不觉中,三人都喝高了,相继趴在酒桌下。

    赫正让侍婢把人扶下去,安排厢房休息,孔肃的侍卫和卫大衙内的侍卫也都一并安排好。

    卫大衙内醒来的时候已是三更半夜,他只觉喉咙干燥如火烧,难受得爬起来,抓起桌上的瓷壶,灌了一气的凉开水,然后摇摇晃晃的出门。

    “少主……”卫二卫三连忙跟上。

    “我没事……”卫大衙内对他俩摆了摆手,酒醉三分醒,何况酒劲过了大半,只是觉得头疼难受而已,他的神智至少还算是比较清醒的,他只是想找地方嘘嘘而已。

    厢房外边就裁种有花草,还有几株景树,卫大衙内看看四周无人,走到几株景树的中间,摸索着解开玉带,这年头没拉链,嘘嘘不方便的。

    放完水,扎好玉带,他仰头望了望天空,繁星点点,如银月光洒大地,夜风徐徐,实是花前月下跟妹子卿卿我我的好夜色,可惜没有妹子,平时都带在边的小妾晴儿更成婚的特殊况,得留在家里。

    无意中转头看了一下,卫大衙内看到左则景树下有一小团白色的东东在动。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