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打劫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打自宝贝儿子一鸣惊人,被士林誉诗神,随后发生的刺杀事件,卫煌越发担心宝贝儿子的人安全,再者,堂堂的嘉月少主,岂能没有自已的亲兵卫队?

    至于一十三位大娘小娘,更是担心得不得心,恨不得捧在手掌心,含在嘴里,锁在藏银的柜子里才感觉安全。

    在便宜老爹及一众大娘小娘的高压之下,卫大衙内不得不在军中挑选三百精兵,组建自已的亲卫队。

    卫大衙内从各军中精心挑选出三百名经百战的老兵,原府衙捕头,后升任军中校尉的王承宗任卫队长,卫二卫三为左右郎将,贴护卫。

    折腾完,已是傍晚时分,卫大衙内在回家的半道上碰到了庄睫的贴丫环小玉,小妮子把一封书信交给他就一溜烟闪人了。

    卫大衙内打开书信,熟悉的娟秀字迹映入眼帘。

    信里,庄睫告诉他,听闻母亲病了,她要回家照顾,提醒他别忘了挑个吉上门提亲。

    卫大衙内咧着嘴呵呵直笑,这世上没人会嫌钱多,男人不会嫌美女多,等迎娶完孔家小娘子,他自会派人去庄家提亲。

    第二天一早,卫大衙内一商人装扮,晴儿扮成眉清秀目的侍童,田策一副帐房先生的模样,卫二卫三、叶重阳夫妇及几名亲卫扮成保镖随行护卫,起程前往百武关,三百人的亲卫队则扮成普通人,以各种份为掩护,三三两两结伴而行,暗中随行保护。

    卫大衙内的骑术虽难登大雅之堂,但至少也能骑着高头大马奔驰了,一路急行,三天后抵达百武关。

    二姐夫唐天和负责镇守百武关,几天前早接到泰山大人卫煌的亲笔书信,按要求进行各种布置,得知小舅子驾临,只带了几名心腹护卫便服出迎。

    这位二姐夫长得一表人才,坚毅沉稳中带着几分儒雅的书倦味儿,文韬武略极为出众的儒将,在这个时也算牛人一只了。

    进了二姐夫的将军府,内卫统领丁喜早等在府内恭迎,脸上带着几分钦佩神色,“少主。”

    出发前,卫大衙内就专门交待过,要他实地考察一下所要设伏的几处地形,看看是否与地图有出入,丁喜初时本没怎么在意,地图虽是几十年前绘制,但是前地实地堪查所绘,怎么可能出错?

    不过,他仍忠实的执行了卫大衙内的命令,带人混入红枫省长平关,在附近实地堪查地形,还真把他给吓了一大跳,有些地方与地图标记有出入,甚至有一处重要的设伏地已经变了样,原先是一片森林,如今已经变成了田地,长满绿油油的秧苗。

    少主有先见之明,可谓深谋远虑啊,丁喜心中充满了佩服。

    唐天和也没想到实地和地图有出入,看来后有必要派人进入红枫省,重新实地堪查,绘制新地图才行,他看着这位曾经恶名远扬,如今名声如冲天的小舅子的目光又有些不一样了。

    第二天一早,卫大衙内拉上几车货物,大摇大摆的进入长平城。

    虽说卫、蓝两家有宿仇,但两省边关都一直开放着,两省边民及商人都进行商贸往来,显得颇为繁荣闹。

    边卫检查形同虚设,只要给当值的官兵塞上几吊大钱,看都没看一下就直接放行。

    出了长平关,卫大衙内让手下亲卫拉着几车货物兜售,自个带人实地堪查地形,长平关距离百叶城还有一天半的路途,依照估算,长安那些人不是在平县就是在柳叶集住宿一晚,第二天才起程赶到百叶城,他们只能在这两处地方设伏动手。

    堪查完长平关一带地形,卫大衙内继续前往平县,在同一时间里,右散骑常侍房宗房大人率一千御林军押着二十几辆大车浩浩起程,前往百武关,太守卫煌另派二千军马随行护卫。

    为方便宝贝儿子打劫后把贡银搬走,卫煌这一次给付的全是白花花的纹银,即便如此,仍然装了近三十辆大车,若换成是大钱,至少得五十辆大车。

    押解这么多贡银,即便有一千御林军护卫,还有二千嘉月府军马随行,房宗仍不敢有半点大意,侦骑四处,以确保贡银的安全,五天后抵达百武关。

    百武关守将唐天和率军马出城迎接,房宗连茶水都没喝一口,直接率大队人马过境,进入长平关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房宗当晚在长平关内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便率众起程,负重任,他不敢掉以轻心,除非把贡银平平安安的押解到长安,他才安心。

    长平关守将蓝绍平是蓝蕴的亲侄子,他派了二千军马随行护卫房宗的车队,大队人马在平坦的官道上浩浩行进。

    天空不作美,出发时还阳光明媚,没过多久就突然变天,狂风大作,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场大雨马上就要来了。

    房宗原本打算赶到柳叶集再宿营,但天空不作美,倾盆大雨马上到来,他只能下令改道向平县行进。

    将近平县,倾盆大雨哗哗洒落,把房宗等所有人淋了个结结实实,一个个都变成了落汤鸡。

    大队人马继续冒雨行进,抵达平县时,平县县令朱进升率人冒雨出迎。

    平县是个小县城,城里除了几十号衙役维持秩序外,仅有二百兵丁驻扎,而且还全是老弱病残,再加上当官的吃空饷,实际有没有150人,只有带队的校尉心里清楚。

    小县城根本容不下那么多人马,长平关的二千军马只能挤在城外的驿站旁边安营扎寨,不仅士兵不满,连带队的将军都骂骂咧咧的问候朱县令的祖宗N代。

    房宗所率的一千御林军也不好过,只能挤在城内临时清空的空地搭建帐蓬,把几十辆大车围护在中间,千多匹战马圈在附近,让这些养尊处优的天子亲军气得直骂娘。

    朱进升在县衙设宴招待,房宗不放心,把一干中郎将、郎将、校尉集中,叮嘱了一番,才换上干净的衣裳去赴宴。

    一众郎将骂骂咧咧的发泄心中的不满,不过,房大人的心腹亲信审云峰侍郎留守坐镇大营,他们也没敢闹得过份。

    又累又饿的士兵们骂骂咧咧的冒雨把帐蓬搭建起来,然后钻进帐蓬里换衣服,巡值的士兵军官直骂娘,但军令难违,只能穿着蓑衣,硬着头皮站在雨中,嘴里N万遍的问候审云峰的祖宗八代。

    好在朱县令派来的那批人手脚麻利,没过多久,香喷喷的羊汤就煮好了,人香味令所有士兵直咽口水。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