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诗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阁楼下边挤满了看闹的人,有大半是中途悄然无声的挤进来,没人注意到他们的存在。

    这些人无一例外的年青强壮,腰间胀鼓鼓的,明显藏有砍人的家伙,他们全都盯着审郎君和他的十几个手下,就象一群潜伏的猎豹,随时对猎物行致命一击。

    天香楼的老鸨****和姑娘们惶惶不安的挤在一边,今儿闹大发了,老鸨不是不想出面,只是被人严厉警告,只能老老实实的缩在一旁,神紧张的看着事态发展。

    四周一片寂静,静得连绣花针掉落地上都能够清楚的听得到,此时,所有看闹的人表各异,看向卫大衙内的目光里多了几分的异样,那些书生才子们的目光里更带有敬意与崇拜的神色。

    郑重光,那可是大名鼎鼎的长安五君子之一,年青一辈文人崇拜的偶像,却败得如此凄惨,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楼上那位,岂不是如神一般的存在?

    林若颖的美眸异彩涟涟,光洁玉颊泛起一抹红晕,有羞赧,有激动,还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觉,此时此刻,她才明白自已为什么紧张,也明白了自已的一颗心在不知不觉中已被某人吸引住,难以自拔。

    卫大衙内屹立阁楼走廊上,仍旧一副风轻云淡的从容神态,所有人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他喜欢这种被人仰视崇拜的感觉。

    阁楼下,如石化一般的郑重光呆立良久,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对着卫大衙内抱拳长揖,涩声道:“在下……输了。”

    他纵是恃才傲物,孤芳自赏,在这首《咏柳》面前,也不得不俯首称臣,此诗,堪称咏柳的千古绝唱,令他这个公认的咏柳高手羞愧难当,满地找裂缝。

    “只是侥幸而已,郑郎君过誉了,还有一阙咏月词呢,郑郎君请。”卫大衙内微笑着伸出手,做了个“这一次你先来”的手势。

    俏立一旁的林若颖美眸异彩涟涟,心驰神,难以自已,衙内胜不骄,气度雍容,一代名家大师的风范哎。

    “还是魏兄先来吧……”郑重光涩声道,卫大衙内过人的才学令他心生敬意,不知不觉中已改变了称呼。

    他很想扳回一局,挽回声誉颜面,有心抢先吧,可心神已被那首堪称千古绝唱的《咏柳》所夺,心潮起伏,难以平静,唯有继续礼让了,只希望魏郎君不要表现得太妖孽,令他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此时,他方感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而且对方年纪仅十七八岁模样,便有此过人才,令他汗颜不已。

    “那在下就不客气了。”

    卫大衙内客客气气的拱手作揖,又开始装模作样的踱步沉思,再一次把所有的目光都吸引到上。

    十来步后,他倏地抬头仰望天空,缓缓吟词。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他要借郑重光正名,改变形象,自然得祭出大杀器,苏轼的《水调歌头》可是中秋词里的千古绝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郑重光再是牛叉,也只能再一次乖乖的俯首称臣。

    这厮流年不利,被他拿来当垫脚石,自认倒霉吧,嘿嘿。

    全场再度寂静无声,有的人甚至屏住了呼吸,生怕惊扰沉浸意在境中的旁人,此词是好是坏,已无须争论辩驳,只看众人游漓的痴狂神态便知,只怕又是一阙令人叫绝的名篇佳作。

    郑重光再度石化般的呆立不动,上的长衫已被汗水浸湿,面色苍白如纸,他呆立良久,才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面容一肃,对着卫大衙内恭恭敬敬的躬长揖,“诗绝,词绝,魏先生神人也,学生受教了。”

    天地君亲师,师指传道授业的老师,尊称先生,一为师,终生为父,他这一声先生,把卫大衙内的声望推至极致。

    也不等卫大衙内反应过来,郑重光大袖一甩,看也不看瞠目结舌,表怪异的审郎君等人,径自转离去。

    “郑郎君……”

    审郎君急呼一声,森冷的目光在卫大衙内的脸上扫过,冷享一声,甩袖离去,他带来的十几个壮汉连忙跟上。

    “哎哟,诗神哎,老奴恭喜衙内,贺喜衙内。”

    八面玲珑的老鸨第一个反应过来,挤出拥挤的人群,颠的跑上楼,唾沫狂喷,死命的狂拍卫大衙内的马

    “衙内?他……”

    楼下有人反应过来了,不张大嘴巴,整个嘉月省府,称为衙内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恶名彰著,吓得漂亮大姑娘小媳妇都不敢上街的花花太岁卫宝玉,这不是天方夜谭吧?

    “献丑献丑。”

    满面风的卫大衙内抱拳团团作揖,显得很谦虚,心里却乐得想要大吼几声发泄,今次可是踩着郑重光的尸体扬名立万,重塑形象,想不乐都难啊。

    “女儿啊,你可要替娘好好招待衙内哎。”老鸨死命狂拍卫大衙内的马,不失时机的提醒林若颖,机会就在眼前,若不抓住,后悔都来不及。

    她何偿看不出林若颖对卫大衙内有意?眼见又一棵摇钱树要飞了,她痛也没办法,得罪了衙内,别说她的天香楼开不下去,老命都难保,还不如顺水推舟卖个人

    “啊……女儿知道了……”

    林若颖羞羞答答的低应一声,美眸瞟了卫大衙内一眼,光洁玉颊泛起一片红潮,如果说之前还有些许犹豫,衙内今晚再度妖孽一般的表现则让她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她都要为自已的幸福去争取一回。

    她甚至生出了趁打铁的心思,不过,看现在这形,似乎有点不适宜,再者,她的第一次也不能如此仓促,得精心布置一番才行。

    第二天,天香楼斗诗一事已传遍全城,令人惊掉下巴的是曾经恶名彰著,把漂亮大姑娘小媳妇吓得不敢上街的花花太岁卫衙内竟然才学卓绝,经伦满腹,两阙千古绝唱令长安五君子之一的郑郎君俯首称臣。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卫衙内诗神的雅号已如风一般向外传播,《咏柳》和《水调歌头》令无数文人客感叹嘘唏。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