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医护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从今天起,你们将是嘉月的第一支战地医护兵。”

    卫大衙内看着排列面前的四百名士兵,这些士兵是他亲手从后勤辎重辅兵里挑选出来的,体质稍弱不要紧,大字不识一个不要紧,重要的是人机灵,手脚灵活。

    文明极度落后,生产力低下,且又战火纷飞的苍云大陆,人口就是最宝贵的资源,而青壮年男子更是资源中的资源,多一个青壮,就多一分生产力,多一个士兵,卫氏之所以能够雄霸嘉月省数百年,就是因为辖区内有着近三百万的人口,而组建野战医院和医护兵,就是要保护、修补受伤的宝贵资源。

    想要让人帮你卖命,光是开空头支票没用,卫大衙内可是给医护兵开出好价格,医护兵属嘉月府正式兵丁,待遇比府兵好了不知多少倍,包吃包住,白米饭管饱,有酒有,军服军鞋神马的都由府军需处供应,好处多到你掐着手指头都数不完,最重要的两点,就算没有战争,每月照样有饷银领,不用上前线,面对面与敌人搏杀。

    四百名医护新兵乐得嘴巴都合不拢,照这样算,省着点用,估计两年下来,就能够娶上媳妇儿了,这么好的待遇,傻子才不想干。

    那些随军郎中的脸上同样绽放出菊花般灿烂的笑容,名医太医地位崇高,但江湖郎中则是杏林败类的代名词,他们本是地位尴尬的江湖郎中,如今经过衙内这么一搅和,摇变成了可使唤十来号人的医官,饷银虽没游走江湖赚得多,可好歹也是个官,份地位可是呼的一声直飞上云霄。

    这年头,你穷得吃不饱不打紧,最可悲的是没有地位,君不见那些商人,一个个腰缠万贯,满肚肥肠,可那地位,连个只有几十来亩田地的乡下地主都不如,见了人家都得矮上一截。

    战地医护兵其实就是后世的护士美眉,职责就是协助医生进行各种紧急手术、护理伤员神马的,战时伤员过多的时候,可进行紧急包扎止血,以避免伤员失血过多死亡。

    这些新兵蛋子明不明白他们的职责不要紧,只要那些医官明白就行,他们如果不想忙死累死,肯定会把简单的包扎止血技术教给新兵蛋子们,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明白自已的职责。

    接下来,就是给包括那些江湖郎中在内的所有人灌输消毒理念,让他们明白伤口消毒的重要

    看着这些人脸上茫然的表,甚至听到可用烈酒进行消毒时,一个个喉结上下滚动,吞咽口水的贪婪样,卫大衙内哭笑不得。

    这年头都是以酒代茶,男人女人都能喝,看来得加强监控,防止这帮家伙监守自盗,偷喝烈酒。

    不管这帮家伙明不明白消毒的重要,他规定了硬命令,用过的绷带清洗之后,必须用放锅里煮沸消毒,再放在太阳光下暴晒,不严格执行者视同规返军规,扣饷银,吃军棍,节严重者,铡刀侍候,你要嫌自已活得不耐烦,只管以试法,试试看铡刀是不是够锋利?

    目前暂任医护都尉的卫大衙内把这帮手下折腾了半夜才让他们休息,医护营是紧急成立的,什么都缺,担架已让后勤辎重兵临时赶做了几十个,这玩意一做出来,士兵们立时明白了它的好处,有这玩意儿,不仅抬人方便,携带也方便,好东东呐。

    折腾了大半夜,所有人都困得眼睛睁不开了,卫大衙内却一副精力过剩样,他感觉好象还忘了些什么,绞尽脑汁想了N久,他才想起还需要一小支守卫战地医院、行军时负责运送所有医疗设备,并起到监督和保护作用的卫兵,人数不必太多,一伍五十人应该够了。

    处理完这些事,他才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得写一份详细的报告交给便宜老爹,这毕竟是新兵种,涉及到兵员名额军饷装备什么的,得有个报告报备留档。

    卫大衙内写完报告,才躺下没多久,天空放亮,吃过早饭后,大军拔营起程。

    盘龙山军营留有一支二万人的步军,以防唐军窜进嘉月省境内,能把战火阻挡在嘉月省境外,那是最好不过了,损失可降到最低的限度。

    大军进入青川省境内,直插青川省府平津和边关要塞谷城之间的平阳县城,围攻平津城的唐军如果担心后路被截断,要么集结大军决战,要么退回平阳县城一带重兵布防,寻找决战的战机,总之,平津重围不战自解,典型的围魏救赵战术。

    卫煌率领大军还没近平阳县城,夜不收已回报,唐军主力已退至平阳县城一带,构筑了数道防线,大有长期对峙的态势。

    退守平阳县城,重兵布防,巩固现有的战果,其实是最稳妥的战术,唐军占领了谷城,已等于打开了秦帝国的南大门,大军随时可以深入青川省腹地,威胁秦帝国的国都长安。

    唐军撤退,青川省太守孔融立时率二十万大军直扑平阳县城,与卫煌的大军汇合,另有五万人的军队增援金城,于公于私,他都必须夺回谷城,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否则,子难过。

    接下来的几天里,双方发生了小规模的局部战斗,试探彼此的实力,随后进入对峙态势,但双方的夜不收每时每刻都进行生死较量,互有伤亡。

    前方战事如何,卫大衙内没空理会,他在全力捣鼓他的战地医院,医护营紧挨着辎重营,有自已单独的小营地,有专门的卫兵守护营门,谁要乱闯,照抓无误,有衙内在背后撑腰,没人敢胡来。

    空地上架设几排长竹杆,旁边还有几口大锅,几名士兵在忙着生火烧水,铁锅里煮的全是剪成一条条的白布带,水开后,把绷带捞起来,拧过后挂在长竹杆上挂晒,营地内全是随风飘扬的白色绷带。

    为医护营都尉,卫大衙内回来巡视监督,不时吆喝几句指挥,看着手下的医护兵虽没披挂皮甲,但装束跟普通士兵一样,很难区分,他这才想起要弄个标有红字的袖标。

    外出搜罗白酒的士兵很快押着十几辆装载酒坛的骡车回来,一路进入医护营,酒香味令营中的士兵无吞咽口水,一个个都在动歪点子,打医护兵的主意。

    军中不许有女人,也不许带酒,除非是打了胜仗,三军统帅摆庆功宴,方许喝酒,他们一个个都咽口水也是很正常的反应。

    医护营的营地内还搭建了一个简易的大木棚,四周全用席子遮挡着,看不清楚里边在干什么,只看到木棚上空的炊烟,还闻到那令人馋涎滴的酒香味。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