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出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秦帝国七三年三月二十五,唐帝国突然不宣而战,二十万大军分别从平塘、百陌、长川三关出击,入侵秦帝国,战争爆发。

    嘉月省东南险关宁远城守军早有防范,全城军民奋起抗击,打退唐军多次强攻,双方互有伤亡。

    青川省太守孔融却没有在意卫煌的提醒,辖内边关要塞谷城守军没有半点防备,被唐军夜袭破城,守将林吉死于乱战之中。

    青川省偏东要塞金城也同样受到袭击,所幸守将萧敬堂率军拼命抵挡,以惨重的伤亡代价击退唐军,守住了金城。

    唐军主力从谷城突入青川省腹地,连破数县城,挟大胜之锐气,兵临青川府城平津城。

    一支唐军翻过嘉月、青川两省相连的盘龙山,出现在宁远城背后,切断了宁远和关宁城的联系,并分出一军进关宁城,令关宁守军无法出兵增援宁远。

    八百里加急塘报传至嘉月省太守卫煌手上时,已是宁远城被围的第三天。

    卫煌对唐军的异常调动早已心生警惕,军队早已集结待命,粮草武器等军用物资也已筹备得差不多,当天下午,卫煌亲率十万大军出发,增援关宁。

    崇阳守将,嘉月省三擎将之一的孙颌也亲率二万人的军队沿盘龙河道南下,直插盘龙山,以截断包围宁远城的唐军退路。

    嘉月省十万大军浩浩的行进在宽敞平坦的官道上,战旗招展,刀枪如林,予人压抑的肃杀感觉。

    卫煌坐镇中军,边有一群战将和谋士,全都骑着高头大马,当中有一辆马车,显得格外的突兀显眼。

    马车内坐的是卫大衙内和晴儿,便宜老爹率军出征,他也要求跟来,想看一看古代悲壮惨烈的战争。

    卫煌欣然同意,甚至有点开心,卫氏这经营了二百多年的庞大基业,迟早都要交给儿子,让他见识一下战争的惨烈场面也好,能够让他快速成长起来,不至于把祖宗们传下来的庞大家业给败光了。

    卫大衙内不会骑马,只好乘坐马车,卫煌也担心宝贝儿子弱的体,不忍他颠簸劳累,乘坐马车再好不过了。

    “衙内,您这打扮,可帅气了。”马车内,晴儿笑嘻嘻道,披挂黑色铠甲的衙内,多了几分英气,可帅气多了。

    “是吗?”

    卫大衙内摸着上沉甸甸的黑色明光铠,他也感觉自已很威武,很拉风,可惜忘了带铜镜,没法自我欣赏一下到底有多帅气。

    本来,家里有祖辈们传下来的金甲银甲,穿着更拉风,只不过,卫大衙内感觉太显眼了,万一被敌人的神箭手盯上,那就死得太冤家了,现代战争,那些弹无发的狙击手可是专门瞄着军官放冷枪。

    君子不立危墙,卫大衙内喜欢不按常理出牌,但也牢记这条金科玉律。

    军中不许有女人,晴儿即便是特殊,也得去了红装,穿上战甲,活脱脱一个俊俏的少年将军。

    大军快速行进,一路上随处可见携妻拖儿,匆匆赶路的老百姓,他们为躲避战争,不得不逃离生活多年的家园,一眼望不到头的浩大军让他们生出安全感,有些百姓甚至欢呼起来,期望大军把破坏他们家园的唐军赶走。

    卫煌官声还算好,治下百姓的子还算过得去,治军也严厉,军队纪律也算好,极少发生扰民事件。

    漫长的行军枯燥沉闷,卫大衙内躺在马车内百般无聊,他已睡了一次了,醒来时,大军仍在行进。

    等到他第二次醒来时,已是傍晚时分,大军已经停止前进,就地宿营,此时距离关宁城还有六十几里的路途。

    据前方传来的军,便宜老爹的心腹大将绉世杰已率二万前锋军抵达宁远城,随后,关宁道守将谢欣率军出城,与城外的唐军交战。

    谢欣武力值高超,斗将时连斩三员唐军战将,接着率军掩杀,斩敌二千多,唐军退守军营,谢欣率军攻营未果,退回城内,等待援军抵达。

    “心里是不是很紧张?”入夜,忙碌大半天的卫煌才有机会过来看望宝贝儿子,军中不比家里,他担心宝贝儿子吃不了苦。

    “有点……”

    卫大衙内笑了笑,明天就抵达前线了,不紧张那是假话,不过,他心里更多的是好奇、兴奋,还有种难以说明的期待。

    一夜无事,天不亮,恢复体力的将士吃过早饭,立刻集合,向关宁城进发,行军速度比昨天快了许多。

    午时,大军距离关宁城还有数里地,夜不收飞骑来报,围攻关宁的唐军得知已方大军来援,已匆匆撤退,先锋大将绉世杰亲率二万大军追击。

    卫煌吩咐夜不收飞骑赶回去,提醒绉世杰小心谨慎,防备唐军半道伏击。

    抵达关宁城下,谢欣亲率一众将领出城迎接,卫大衙内也第一次见到了大姐夫。

    还别说,这个大姐夫长相英俊,材高大,透着一股子的精明干练,还有摄人心魄的冷厉气势,这种气势,只有经常在战场上撕杀的老兵才带有的杀气,想装都装不来。

    由大姐夫引领,卫大衙内跟着便宜老爹登上城头,可惜唐军早已撤退,什么也没看到,只能坐等夜不收传递消息。

    没过多久,夜不收传回消息,率军追击的绉世杰将军见唐军虽然撤退,但井然有序,没有一丝散乱,只得率军回撤。

    卫煌捋着长须,沉声道:“大军退而不乱,将才啊。”

    大军撤退,能够做到井然有序,没有露出半点破绽,让尾追的绉世杰捕捉不到战机,这样的统军将领,确实是独挡一面的将才。

    对于绉世杰的表现,他也满意,至少没有求胜贪功,冒险出击,这些,都是为帅者必须具备的敏锐和战略目光,否则,个人武力值再高,也只能沦冲锋陷阵的战将。

    半个时辰后,绉世杰率军回来复命请罪,卫煌没有半句责备之话,打消了绉世杰的不安。

    卫煌召集将帅谋士在将军府议事,卫大衙内则临时抱佛脚,在校场上练骑马,未来的嘉月省霸主,不会骑马,会让人笑掉大牙的。

    他所骑的马匹是经过训服的小母马,非常温顺,便这厮骑在马背上,缰绳由卫三牵着,仍然一副战战兢兢样,害怕从马背上摔下来,把股摔成两半。

    晴儿和叶重阳夫妇想笑又不敢笑,只能强忍着,那种感觉,非常痛苦。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