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知遇之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卫大衙内知道凭自已现在的“好”名声,根本没法收服人,所以,他把笼络的事转给了便宜老爹,也算是替便宜老爹出点力吧。

    卫煌笼络人心与驭人的手段极高超,只是与中年文士等四人略略交谈了一下,晓以大义,软硬兼施,成功说服了四人,成为卫府的宾客。

    卫煌笑得很开心,收服这四名游侠还不足以与他如此开心,而是宝贝儿子的转变让他感到欣慰,他对宝贝儿子的要求不高,只要不那么纨绔败家,守住祖宗传下来的家业就行,这一代不行,下一代还有机会。

    他突然想起了最重要的事,宝贝儿子快成年了,距大秦律规定的成婚年龄虽还有一岁,但在嘉月省,他就是王法!

    宝贝儿子的婚事必须加紧了,待会回去,得催一催夫人才行。

    “爹,宝儿给你引荐一人。”

    卫大衙内笑眯眯的把王捕头引荐给便宜老爹,人才嘛,必须挖掘,让他们发挥应有的才能,为卫家服务,帮便宜老爹,其实就等于是在帮自已。

    “王承宗见过太守大人。”

    王捕头愣了一下,连忙抱拳躬,脸上表显得镇静平淡,内心却翻江倒海,激动不已,他没想到卫衙内竟然会当面引荐,令他感动得一时难以消化突如其来的庞大信息。

    卫煌捋着颌下长须,上下打量王捕头,人有点清瘦,但透着几分沉稳干练,也算是人才吧,他手下人才太多,错漏个把难免。

    他点了点头,说道:“此案,你当立首功,本太守赏罚分明,本府龙县尉另调别处,你且接替他的位子,好好干,若真有大才,本太守定当重用。”

    卫煌当场拍板,任王捕头为县尉,掌一县之兵丁衙役,凡参与缉捕的衙役也皆有行赏,依他以往行事的风格,即便有人举荐,他也要观察和考校王捕头一阵时间,视才干高低任用,不过,招抚了这四名游侠,王捕头等人可能会心生不满了,就当是给他们的一种补偿。

    “谢大人。”

    王捕头猛的抱拳,瘦黑的面庞上忍不住现出一抹激动的红潮,县尉是一县的第三号人物,等于是后世的县警局局长,手握一县的兵权,他只是一名小小的捕头,要爬到这位子,今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如今天降馅饼,怎不令他激动得全颤抖。

    “王县尉,我看好你。”

    卫大衙内拍了拍他肩膀,脸上带着祝福的真诚笑容,收买人心,原来这般容易啊,嘿嘿。

    “谢衙内。”王承宗再度躬抱拳,他已经激动得不知该如何感谢卫大衙内,这知遇之恩,当誓死相报。

    卫大衙咧着嘴道:“王县尉不必谢我,那是你有这个能力,哦,对了,以后有什么人才,你只管推荐上来,我爹唯才是用,呵呵。”

    “是是。”王承宗激动得只知道点头,谁说衙内是草包来的?今天的表现,分明有一代明主的气度与风范呐。

    恭送太守大人离去后,王县尉对卫大衙内抱拳道:“衙内……”

    卫大衙内微笑道:“王县尉,你现在请客我是不会去的,等你升到都尉,你就算不请客,我也要狠狠敲你几大桌。”

    “衙内只管敲,几桌酒席,王某还请得起。”

    王承宗心中一暖,与卫大衙内相顾哈哈大笑起来,女为已悦者容,士为知已者死,衙内的知遇之恩,他一辈子都铭记心中。

    卫大衙内离开县衙后,随意在街中漫步,在名声还没有转变之前,他出门都备有一副以假乱真的人皮面具,以免引发百姓的恐慌,上回上街引发的严重后果,他可是记忆犹新。

    叶重阳夫妇可是老江湖,仇家颇多,人皮面具是他们保命的道具之一,卫大衙内顺手牵羊讨了一个。

    集市仍旧繁华闹,不过,卫大衙内感觉到了些许与往的不同。

    大街上到处是青壮男子的影,他们三五成群的逛街,说话的声音带着不同地方的语调,巡逻的士兵也比往常多了一倍,巡回的频率更是多了几倍。

    发生了什么事?

    卫大衙内好奇询问卫二,才知边关又笼罩战争的云,为防不测,便宜老爹不仅严令边关守将严防戒备,后方军队集结,同时征召五万青壮,随时开赴前线。

    要打仗了吗?不知道古代的战争是不是象古装电影电视那样,场面宏伟壮,但极惨烈悲壮?

    他突然生出跃跃试之心,如果真开战起来,本衙内也想去看看。

    卫大衙内突然没了逛街的心,回到家里,他让晴儿去书房找几本有关军事兵备等书念给他听。

    苍云大陆的兵制皆是府兵制,除平时留守的少量精锐军队外,府兵都是耕种土地的农民,农隙训练,战时从军打仗,参战的武器和马匹自备,战后解甲务农。

    卫大衙内听得眉头大皱不已,农民平时忙着种田,哪有多少时间训练?武器又自备,这斗志和战斗力能有几高?还不如弄成类似古华夏大明帝国的屯田制,花点钱培养职业军人,打造极具战斗力的精锐军队?

    为了卫家,为了便宜老爹,也为了自已,他觉得有必要替便宜老爹出谋划策,改变现在落后的府兵制,推行屯田制,精心打造以职业军人为主力的精锐军队。

    帮便宜老爹也罢,心血来潮也罢,卫大衙内当即执笔挥毫,把所知道的东东写出来,屯田制的具体况他不清楚,但只需要写出大致的意思就行,便宜老爹边谋士如云,人才多多,只要采纳,他们会做好一切。

    卫大衙内写得很慢,主要是后世都是用简体字,在古代得用繁体字,他看得懂繁体字,但不会写,幸好晴儿识字,解决了这个大难题。

    俏立一旁的晴儿纳闷不已,衙内得长生上神梦里传授,变得才学出众,出口成章,所作的每一首诗皆是佳作,怎的竟然不识字?而且不会用毛笔书写?不过,用这鹅毛写出来的怪字体银勾铁画,龙飞凤舞,透着一股磅礴大气。

    卫大衙内忙乎了大半夜,总算把想说的东东都写到纸上,虽然写得有点乱,但大致的意思仍能够让人看得懂。

    第二天,他跑完步,沐浴更衣,吃过早餐之后,正把所写的东东拿去给便宜老爹看,却看到乐娘怀抱琴盒等在院中。

    他这才想起,今天是林若颖和安素云较量争夺天香楼当家行首的子。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