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鬼话连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古人深信,举头三尺有神明,所以,他们从不敢乱发毒誓,卫大衙内的一通鬼话,玄乎得让乐娘和林若颖信了大半。

    林若颖呆望着仰天长叹的卫大衙内,她突然感觉,这个恶名显赫的衙内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吓人,说句实话,卫衙内长得其实还算蛮眉清目秀的,带有几分书倦味,颇有几分士子的儒雅气质,特别是他现在这个负手仰天长叹的姿势,无形中多了几分的深沉,让人心中生出莫明的悸动。

    如果,他不是那么纨绔草包,说句公道话,也算得上是许多怀少女梦中的如意郎君。

    哎,我这是怎么啦?

    林若颖光洁的玉颊倏地飞红起来,心头莫明奇妙的突突乱跳起来。

    门外,晴儿和青儿趴在门板上,透过门缝往里偷瞄,卫衙内所说的那些话,此刻装B的表,她俩都听得真切,看得一清二楚,俏面表各异。

    青儿的表如林若颖和乐娘一般的古怪,晴儿则是巧笑倩兮,显得颇为开心。

    她不同青儿,自被夫人苏月皎派去服侍卫衙内的那一刻起,无法抗拒的她就已经认命,好在夫人承诺给她一个名份,将来即便受少夫人的气,也有老夫人在背后撑腰。

    哪个怀少女不希望嫁个如意郎君?哪个女子又不希望自已的郎君出人头地,功成名就,光宗耀祖?

    迟早都是衙内的人,晴儿自然希望衙内对她好一点,心里有她一席之地,再出息一点,衙内的转变,对她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儿。

    “哎,晴儿姐,你这要去哪?”青儿见她喜笑颜开的朝外跑,心中大感好奇,连忙询问。

    “傻丫头,这等喜事,当然要禀报老爷和夫人。”

    心好得不得了的晴儿咯咯笑着,伸手在她水嫩的脸蛋上轻掐了一把,衙内的转变,可是天大的喜事儿,老爷和众位夫人知道了,一定高兴得不得了,当然得抢去报喜了。

    青儿幽幽叹息一声,衙内若真能改好,当真是苍天有眼,只是,江山易改,本难移,他真能改好么?

    书房内,卫煌正捋着颌下长须,饶有兴趣的翻译夫人苏月皎带来的《大秦律》等书,脸上的表显得颇凝重,还有一抹的疑惑。

    他一看书里所标的那些小点点,立时明了其中的妙处,他不敢说这是一大创举啊,但对天下读书人来说,可是莫大的好处。可是,这真是自家那个宝贝儿子发明创造的?打死他都不相信啊。

    “哎,你这是什么表?”苏月皎双手叉腰,俏面含霜,柳眉倒竖,粉拳紧握,一副母狮即将发飚的表

    “夫人……”卫煌苦笑,宝贝儿子是个什么德,他心里清楚的得很,别人也同样清楚得很,夫人不会是望子成龙望疯了吧?

    “外头疯传的清平调……老爷想必也有耳闻吧?”苏月皎的语气不一软,底气明显不足,说实话,她也是半信半疑,宝儿的变化,实在太突然,太玄乎了。

    《清平调》在第二天就已传遍整个嘉月城,她视宝儿如已出,溺得不得了,自然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她打听得极清楚,《清平调》是宝儿当场吟念出来,如果是花钱买诗,至少得与什么人接触吧?

    这段时间,宝儿病重,缠绵第,连门都没出,奉命保护宝儿安全的一众家奴也没发现他与外人有什么接触,而且,能作出《清平调》这等上乘佳作之人,必定文采出众,又岂是银子收买得了?

    “云想衣裳花想容,风拂槛露华浓……”

    卫煌捋着长须,摇头晃脑的把《清平调》吟念一遍,点头赞道:“此诗语语浓艳,字字流芭,如觉风满纸,花光满眼,人面迷漓,言在此而意在彼,实为千古绝唱。”

    卫家虽是将门世家,但到了他这一代,因受大陆重文轻武风气的影响,卫煌亦偏重于习文,曾中过进士,也算颇有才气,属卫世家族的第一个儒将。

    这等令无数文人士子望尘莫及的千古绝唱,怎么可能是自已那个只会吃喝玩乐赌,无半墨的儿子作出来的?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老爷,你且听这一首。”

    苏月皎不知如何说服丈夫,只好把刚听到的《从军行》吟念出来。

    “好一句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盛京终不还,好诗,好诗啊。”卫煌忍不住连声称赞,好奇问道:“夫人,此诗又是何人所作?”

    苏月皎苦笑道:“相公没想到?”

    言下之意,此等佳作,你没想到会是咱家的宝儿所作吧?唉,宝儿怎突然变得如此妖孽,莫不是中邪了?

    卫煌不张大了嘴巴,手上不知不觉用劲,把颌下长须都扯断了好几根仍浑然不觉,这……这怎么可能?

    “老爷,夫人……”

    这当儿,晴儿小跑进来,行过礼后,立时叽叽喳喳的把卫大衙内蒙人的鬼话重复了一遍。

    卫煌和苏月皎的脸上先是出现怔愕的表,接着又变得紧张、迷茫、凝重,总之极复杂。

    “老爷……”苏月皎一脸的紧张神态,如果这是真的,这也未免有点玄乎了,不过,似乎又能解释自家的宝儿突然间变得如此妖孽的原因。

    卫煌摆了摆手,低头皱眉沉思良久,倏地抬起头,盯着晴儿问道:“你把宝儿近来都做过什么反常之事细细说来。”

    “是,老爷。”晴儿一脸紧张的望向苏月皎,见她点头,不松了一口气,一五一十的把所看到的,所听到的,所知道的都小心翼翼的说了一遍。

    卫煌捋着长须,又沉思良久,才抬起头,低声道:“如果都是真的,那就是宝儿的造化了。”

    苏月皎愣了一下,俏面上随即涌现难以抑制的激动与喜悦,她突然向东跪下,双掌合什,满脸的虔诚道:“感谢长生上神。”

    云儿和晴儿也连忙跟着跪谢长生上神,举头三尺有神明,少爷一定是得长生上神之助,才突然间变得如此的妖孽。

    不过,两人脸上的表略有不同,晴儿的俏脸上充满了无比的欢喜与激动,云儿的脸上则带有几分的羡慕。

    卫煌负手站立,右手不停的捋着颌下长须,清瘦的面庞上,表颇为丰富,唇角隐露一抹欣慰的笑容,吾儿,终于长大了!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