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忽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夫人您看这些书。”

    晴儿喜滋滋的把《大秦律》、《苍云地理》等书册捧到苏月皎面前,衙内大病一场之后,似乎跟从前有点不一样了,竟然主动看书了,虽然看的不是有关科考的《四书》、《六经》等,但总的来说,至少是个好现象。

    “宝儿他……没什么不妥吧?”

    苏月皎的俏面上现出紧张的表,也难怪她会如此着紧,被刀架到脖子上也不愿看书的卫大衙内竟然主动看书,实在反常得让她都不敢相信,第一反应是卫大衙内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夫人,您翻开看看。”晴儿眨着晶亮动人的大眼睛,俏面上的表极丰富。

    苏月皎翻开《大秦律》,看到里边的小点点,先是一怔,柳眉随即一扬,带着询问的目光望去晴儿。

    晴儿双手比划着,喜滋滋说道:“夫人,初时我们也不相信,可是……您再看看别的书……”

    苏月皎翻开另外的几本书,里边所标的小点点与《大秦律》一样,字里行间的意思,让人一目了然。

    呆立半晌,她啪的合上书,柳眉轻扬,“走,我们去看看。”

    几人还没走进卫大衙内独住的院落,突听低沉琴声自逍遥阁内传出,铮铮琴声中,有人高声长歌,“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苏月皎脚步一滞,那低沉的啸声竟让她不由自主的勾起她往昔的记忆,脑海中竟浮现出塞外风沙千里的浩瀚景象。

    十六岁那年,她奉师命跟随几位同门师兄弟远赴塞外办事,却被百多胡骑围困,绝望之际,一队铁骑突然杀出,为首的骑士威风凛凛,气度不凡,手挽长弓,箭无虚发,她便在那一刻,芳心被夺,两年后嫁给了他,他丈夫,也就是嘉月省现任太守卫煌。

    琴声倏然一变,一变前边的苍茫,变得短促起来,也不知道乐师用了什么技法,竟在片刻之间摸仿出万马奔蹄的隆隆之声,铮铮琴声越变越短,马群在苍茫的戈壁上越奔越快,而听者之心越跳越急,越跳越急……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盛京终不还。”

    万马奔腾之际,最后的点晴两句一出,正如火油中抛下一支火把,令人满腔血陡然沸腾起来。

    一遍即毕,琴声却不绝,反而愈急促起来,歌者也将略显沙哑的声音提高三分音量,“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盛京终不还”这两句重复三次,方才曲终收音。

    正是这步步走高的三叠之音,把边关将士征战沙场,视死如归的豪迈、雄浑、悲壮歌至极处,歌者每一次重复,都让人忍不住要引歌应和,及至第三叠时,已令人血沸腾,豪气干涌,恨不能挥戈驰骋,决战沙场。

    “好!”

    苏月皎忍不住拍手赞喝,这一曲不仅勾起往昔的记忆,更令她回想起年青时闯江湖,快意恩仇的游侠生涯。

    她呆立半响,对晴儿低声吩咐几句,然后带着云儿匆匆离去,手里仍拿着《大秦律》等书册。

    逍遥阁内,一中年美妇端坐矮几前,如葱玉指搭放琴弦之上,半晌才叹道:“好诗,好技法,好歌。”

    她是卫府的歌姬乐娘,也算是卫大老爷子的侍妾之一,只不过,地位比妾更低,有时候不仅得奉命侍候客人,更象一个精美的礼品,随时可能被主人送出去。

    “乐娘过誉了。”卫大衙内客气道,对于乐娘,他既客气又同,歌姬舞女,在这封建社会是怪胎一般的存在,有钱人赠送姬妾成风,一代大文豪苏东坡曾把怀孕的姬妾赠送朋友,他不是救世主,对此无能为力。

    “是乐娘的琴技高超,若颖姑娘的歌唱得好。”这厮难得的谦虚,却难掩心中的得意。

    “衙内,请受若颖一拜。”玉颊上满是激动红云的林若颖对着卫大衙内盈盈福礼,一首《从军行》,完全打消了她之前的疑虑与担心,而且让她充满了信心,此诗一出,足以压倒安素云,夺取天香楼当家行首之桂冠。

    “若颖姑娘客气了。”卫大衙内继续谦虚,脸上充满了人畜无害的笑容,他之所以帮林若颖,不仅是对安素云不爽的一种报复心理,而且,帮助林若颖一举成名,也是改变他不良形象的捷径之一。

    “敢问衙内,此诗何人所作,怎不见流传开来?”乐娘小心翼翼的询问,卫大衙内虽对自已很客气,但她没忘记自已的份。

    卫大衙内看了一眼脸上也同样充满好奇与期待表的林若颖,一副不好意思的表道:“此诗乃是不才区区所作,贻笑大方了,见笑,见笑。”

    虽然是剽窃了王昌龄的《从军行》,仅把楼兰改成盛京,但他脸不红,心不跳,仿佛他就是原创本人,王昌龄只是他曾经用过的一个笔名而已。

    乐娘和林若颖都张着嘴巴,脸上表极古怪,这等好诗还贻笑大方?不过,打死她们都不相信无半墨的卫衙内能够作出此等名篇佳作。

    卫大衙内长叹一声,抬天仰望屋顶,脸上露出一副很苦恼,又很迷茫的表,接着又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我知道你们不相信,别说你们不相信,我自已都不相信,这一切,仿佛都是梦,可却如此的真实……”

    之前的卫大衙内无半墨,只知吃喝玩乐赌,如今突然有如神助一般变得出口成章,满腹经伦的大才子,这忽上忽下的落差实在大得让人不敢相信。

    只凭几首剽窃的名诗还不足以忽悠住人,编个神话般的玄乎故事,这反倒能够把人唬住,卫大衙内早想好办法,配合脸上丰富的表,把神话一般的玄乎故意说了一遍。

    在他病重迷糊的那几天里,他感觉自已在天上飘啊飘的,然后,他碰到一个胡子比雪还白,长得拖地的老爷爷,老爷爷教了他很多很多的东东,再然后,白胡子老爷爷还说了些什么,他好象记不清了,反正,醒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了。

    “你们,信不信,骗你们我有啥好处?”卫大衙内耸肩摊手,一副你们不相信我也没办法的无奈表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