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大恶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卫衙内挠头,呐嚅道:“孩儿闲着也是闲,找本书看看。”

    苏月皎随意翻了几页,不是风月之类的**,而是真的《大秦律》,她愣了一下,脸上不泛起开心的笑容,莫不是我儿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变得懂事了?

    她心里欢喜异常,但并没有马上告诉老爷和十二位妹妹,她对这位乖儿太了解了,不排除他刻意讨自已欢心的可能,这事,还有待观察确认。

    卫宝玉回到自已的逍遥阁时,张东阳也已找到几本有关苍云大陆的地理人文书籍呈上。

    林青儿为衙内指定的贴丫环,她战战兢兢的把香茶放在案桌上,缩在角落里等着衙内的传唤,在她眼里,衙内就是天底下最可怕的大恶人。

    良久,她抬起头,偷偷打量看书看得入迷的衙内,不用猜,这个大恶人肯定又是看那些妖精打架的宫图或者风月之类的**,否则哪会看得这么入神?

    眼睛不安的瞟着门口,万一衙内看了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兽大发,她必须第一时间逃出去。

    在她的袖里,还藏有一把剪子,那是她防的武器,有好几次,全靠这把剪子吓退了衙内,方保住了清白。

    这把剪子不是用来喀嚓大恶人的,而来用来要自已的命,她不敢伤害大恶人,否则爹娘必死无葬之地。

    其实,她也知道,她们一家人世代都是卫家的奴仆,连命都不是自已的,何况子,衙内真要用强,她的清白根本保不住,还差点被卖到青楼,也不知道他吃错了什么药,又改变了注意。

    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他对自已并没有死心,迟早会下手的,仍让她贴服侍就说明了一切,她一个弱女仆实在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战战兢兢的苟且偷生,过一天算一天。

    老天爷怎不把这个大祸害给劈死了?

    胡思乱想中,突听到衙内站起的声音,她吓得连忙退后三步,作势逃。

    卫衙内站起,伸展了一下四肢,喝了口香茶,然后倒到软绵绵的雕花大上,《大秦律》让他看得头昏眼花,实在提不起看下去的**。

    眼珠子一转,他想到了偷懒的好办法,哥不用看,让人念,听着就行,多听几次,多少有些印象。

    “青儿。”

    “青儿……在……”青儿吓得浑一颤,差点瘫软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应喏,心头都提到嗓子眼上了,大恶人肯定又在想什么法子要糟蹋她了。

    “你识字么?”

    躺在雕花大上的卫衙内双手垫头,摇晃二郎腿,懒洋洋的询问,小萝莉嫩水灵,天生的美人胚子,必须收入房中,但现在还未成年,哥虽承认不是什么好鸟,但不是禽兽,先忍几年吧,目前先是改变形象,让小萝莉改变对自已的恶劣看法。

    “一……点点……”

    青儿战战兢兢的回答,她不知道大恶人在打什么坏注意,她母亲以前负责打扫老爷的书房,让她有了识字的机会,这事,府内人都知道,大恶人也知道,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那只能说明一下问题,肯定是大恶人真在想坏点子了,她心中越发紧张,藏在袖内的右手紧紧的握住剪子,只要大恶人用强,她就用剪子抵在自已的脖子上,以死威胁,保全清白。

    卫衙内躺在上,没看到她满是惧意的表,更不知她内心想得如此复杂,他仍是摇晃着二郎腿,交待道:“待会我叫逗号或句号,你就在字下边加上逗号或句号,逗号就是象只带尾巴的小蝌蚪,句号就一小圆点,我前面都标有了,一看就会,很简单的。”

    网络时代,他习惯了网上或者手机阅读,实体书真提不起阅读的兴趣,青儿识字,那真太好了,以后就让她念,自已听,多省事,而且,青儿的声音柔清甜,听着也是种莫大的享受。

    青儿战战兢兢的朝里挪动,磨蹭半天才挪到案桌边,飞快抓起《大秦律》,迅速向后退了三步,看到大恶人仍躺在上摇晃二郎腿,这才悄悄的松了一口大气。

    噫,不是让人脸红心跳风月**,也不是妖精打架图,真是正正经经的《大秦律》,太阳打西边升起了?

    狗改不了吃屎,深受祸害的青儿绝不相信大恶人真的转,肯定是在动什么坏点子准备祸害她。

    这些小点点是什么意思?

    青儿看了几眼,秀眸不一亮,她明白了这些小点点的用处,每一点都有如画龙点晴,点得恰到好处,让人一目了然,当真是玄妙之至,也不知道是哪位大儒名家想出来的妙法?

    她心里好奇得要命,但出于对大恶人的恐惧与憎恶,不敢询问,心中更自然而然的把不学无术,无半点墨,只会祸害女人的大恶人排除掉,打死她都不相信这是大恶人创造发明的玄妙之点。

    青儿手捧《大秦律》,小心翼翼的念着,也依照卫衙内的话,不时提笔在字里行间加上标点符号,大恶人仍躺在上摇晃二郎腿,她内心的恐惧紧张才慢慢的消除,直至一整本《大秦律》标完标点符号,她才觉自已全凉嗖嗖的,都被冷汗浸湿透了。

    大恶人仍躺在雕花大上一动也不动,似乎是睡着了。

    真睡着了?

    青儿呆立好久,确认大恶人人发出的鼾声不是装的,这才小心翼翼的走到边,战战兢兢的替他脱除鞋子,再盖上薄丝被,然后逃命一般跑到外间。

    她长长的喘了一口粗气,感觉全粘糊糊的好不难受,她想去洗个澡,又担心大恶人醒了,没人侍候,最后遭罪的还是她,只能用汗巾擦拭,然后端坐椅子上,满脸的愁容。

    到了晚上,大恶人必定要淋浴,得有人侍候,平时都是晴儿姐侍候大恶人淋浴,可今次,晴儿姐回家探亲几,再不回来,就得由她侍候了,以大恶人的坏习,不乘机那啥才怪。

    忧心忡忡的青儿双掌合什祈祷,“老天爷,您行行好,保佑晴儿姐姐快点回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