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对攻

    “不可能,怎么回事,你的攻击不应该挡得下我的攻击啊?!”赵黎明瞪大了眼睛,很是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张明智,眼前的一切实在让他疑惑不已,怎么可能遇到这样的事

    张明智哈哈大笑,看着眼前的攻击消失了后,就解开了屏障,等着眼前的赵黎明道:“你,我,以为我没有防着你吗?你不要以为有一枚破戒指就无敌了,只要用最简单的防御符咒正好就可以拦截下你的攻击。”

    周围注意的人看着对方召唤出来的防御罩能够抵挡下赵黎明的攻击,那么对方的攻击很有可能也是一件传说中的装备,可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没想到仅仅只是一件普通的防御符咒。

    “不可能,你骗我,怎么可能一件普通的防御符咒就能拦截下我的攻击,你一定是骗我是不是?!”赵黎明根本不相信眼前只是一件普通的防御符咒,就可以抵挡下来他的攻击,眼前的一切很有可都是对方自欺欺人的说法,一定是这样的。

    张明智心底却是感激的一笑,他试图从人群中搜索出铺好了的影,不够很显然是失败了,这一次能够拿出这话总防御符咒,也是多哦亏了蒲浩龙,整合四他的体型,张明智抱着唱诗般的态度拿了出来,结果没想到哦啊还真的嫩巩固阻拦下眼前的攻击。

    蒲浩龙骑士嫩巩固知道防御符咒可以阻拦下对方的戒指攻击,还是一次从张明智的子里面得知后,蒲浩龙想着人工智能老头询问了一番,才得到了如此重要的信息,没想到原来看上去厉害无标的额戒指只要靠着一枚简单地防御高符咒就可以破解了,这真的是让人没想到。

    看着赵黎明的样子,张明智摇摇头,笑了笑道:“怎么?用不用你咋攻击我一下次,我在用着防御符咒防御一下啊。”

    “哼。我知道你嘴上数的哦好听,张明智恐怕你现在的心里面已经在想着怎么反悔了把,哈哈,我就要用戒指发动攻击。让你知道后悔,这就是你刺激我的下场。”恕我按赵黎明同样的再一次发动了戒指攻击,就想要看到眼前的蒲浩龙被他的而结合自攻击到的样子了。

    可是让他撤回是彻底死心的一幕发生了,攻击很快击打过去,这一下击中了对方的体,只见到同样的一层防雨罩不再了前面,让攻击根本没有办法击中张明智的体。

    这一会赵黎明是相信了,他已经完全看清楚了,原来真的凭着一张简单地防御符咒就肯以阻拦下他的攻击,他想不通为什么。为了这样一枚接孩子,他抛弃了他的兄弟,一切到头来是一无所有,甚至是天天天抱着这枚接孩子,是难以入睡。现在却得知这样一枚戒指,竟然是一个垃圾产品,他完全想不通。

    赵黎明扬起脖子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他竟然被这枚戒指欺骗了这么久,本来以为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东西,到头才知道竟然就是一个垃圾,就是他眼前的这枚戒指。他的手不断颤抖,失手之下把戒指扔到了地上。

    看着掉在地上的戒指,赵黎明也来不及去见这枚地上的戒指,他现在才发现他真是月底啊大傻瓜,乖哦不得无论如何这没接孩子都没有被系统评定为神器,原来隐藏的血线竟然在这里。现在知道了,这就是一枚垃圾,他的新慌乱之下,根本来不及去见地上的戒指。

    不远处的两个正字啊胶粘的玩家,耳朵中听到了赵丽玲两人的交谈。特闷惊愕的停下了手,原来这枚看上去很是珍贵无比的戒指,原来仅仅只是一件垃圾产品。

    这两名玩家的停手,好像x宣告了什么,周围的玩家都不傻,本来他们就是势均力敌的,又是一ufa,却是什么也没有老者,既然这样打下去,纯属杯费工夫,他们又怎么会在继续战斗下去。

    躲在人群中的蒲浩龙看到眼前玩家的停手,他本来应该站出来战斗一番的,可是他并没有这样做,反而是满脸含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对于他来说,这些玩家的停手正字啊他的而预测中,不过蒲浩龙并不着急,他还有一个手段没有用,等到那个消息传来的时候,这些玩家肯定不会在留在这里了,一定会发疯一般的想着消息的地点赶去。

    他并没有显露形,就这样看着玩家们,不着调他们会接着怎么做。

    “赵黎明,你当初杀了我,所蝴蝶我那个游戏账号彻底报废了,我本来很恨你的,继续过你这杀死你这个忘恩负义之人,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不会再杀你了,你走吧。”说完蒲浩龙掉准过头向着来路走去。

    看着离开的张明智,赵黎明哭了,他蹲下体痛苦了起来,本来作为一个男的,他不应该这样,但是刚才曾经朋友的离去,连杀死他都不吭,就是字啊告诉他,她两被对方杀死的可能都没有想,想到这里的张明智无奈的哭了。

    看着痛哭流涕的赵黎明,没有人会觉得对方可怜,反而一个个都是不屑的看着对方,这个张明智,别看一副可怜的样子,但是一个为了一枚破烂戒指,连自己朋友豆沙的人,是根本不值得同的。

    不过现在不是顾忌这赵黎明的时候,而是要想想到底哪个他们一开始想要寻找的顽疾躲藏在哪里,为什么那么奇怪,,对方到底炮打哪里去了?

    黑宇智波无奈的叹了口气,差一点就被眼前的场景骗了,原来娜美看上去珍贵无比的戒指原来就是一个垃圾,这是在让他太生气了,这都是白白错过了,真是可惜。

    不过奇怪,那个和格鲁关系很好的玩家到底去哪里了?怎么一直都没有看见对方的影,难道说他还会隐不成,摇摇头的黑宇智波又仔细地看了看,他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眼前这两个张超起来的玩家,很有可能就是他要找的那个玩家的脱了。

    这种感觉说不出来,可是黑宇智波还是走上前去,看着这个叫做赵黎明的玩家。不懈的道:‘你就是赵黎明是吧?“

    可是赵黎明并没有搭理他,还是在一个人嚎啕大哭,好像用泪水他爸的尴尬抹去,可是任凭他怎么哭泣。他都不知道怎么改版才好,难道就这样傻傻的看着对方不成。

    黑宇智波也有自己的办法,笑道:“怎么,你难道就像是也给懦夫这样的活下去,还是想要让你的那个朋友回心转意?”

    “什么?真的有这样的好事?”赵黎明惊喜不已偶的占了起来,充满了激动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他并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但是他心里面清楚,这个人既然嫩巩固在这么多的玩家注视下,走出来。本就一定有着不小的胆量。

    现在的赵黎明唯一的想法就是能够真的完成他的想法,弥补他和张明智的关系,同时不再这样窝囊下去。

    只听眼前的人接着道:“我知道那个人就藏子啊我们这周围,你只要帮助我把这个人找出来,对方上有这很多生气的东西。你只要随便招商一件交给你的那位朋友,他就一定会和你和好如初了,毕竟他的心里面最多就是愿你抢走了娜美接孩子而已。”

    “是吗?正是如此?”赵黎明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眼巴巴的望着黑宇智波,好像不确定一般。

    “是啊,正是,你不就是在游戏里面杀了度覅昂吗。只要想办法还是能够复活的,最多就是掉了一些等级,这又有什么想不开的,又不是真的死亡。”

    看着黑宇智波循循善的样子,张明智好像明白了一样,很是高兴的点点头。实在是太好了,他擦了擦眼泪,激动的站了起来,很是信任的看着眼前这个唯一的依靠。

    黑宇智波本来以为对方是在和张明智演戏,可是仙子阿看上去好凶昂并不是这样。难道说对方假扮的能力很高不成,可是原本将定的认为可以通过赵黎明最发现幕后那个人的办法好像要失败了。

    躲在暗处的蒲浩龙盯着黑宇智波,对方这个玩家导师聪明的,还知道从赵黎明的上下手,可是很可惜对方从一开始就选错了方向,要是换做是张明智的话,他也许可以成功,但是他现在完全选错了方向,一切都不可能了。

    就在普好头小不值得时候,远处终于有人前来,大声的呼喊道:“前面有况,大哥你们快点看看去。”

    一对玩家点点头,他们当先跑了出去,原来他们很犹豫是留在原地,还是应该去前方看看,所以就拍了一个玩家前去,他们留在原地,毕竟认为对方是在这里不见了,也许就藏在这周围也说不定。

    随着这名传话的玩家的到来,有更多的玩家喊了起来,看来前面一定是有着重大发现了,原本刘子啊原地的顽疾啊再也忍不住了,丰登的想着前方跑去。

    看着一起走向前方的玩家,蒲浩龙甩甩头,没想到用了点计谋,对方就真的乖乖上够了,不过前方倒是真的存在宝物,不过就算是这里的玩家全部打上了命,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把宝物弄走的。

    看着走向前方的玩家,黑宇智波的手下着急了,他们很是不解的而看他们的额老大,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对方到底是怎么了,这么好的动手机会,为什么就不动手一次,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机会错过了。

    “不,我们不懂,就在这里等着,我不相信什么宝物,就算是前方真的存在什么宝贝,以我们这几个人也不占据什么优势,与其临渊羡鱼,不让退而结网。”

    “老大,你又开始揣词了,不过你读书的哦没错,我们不能走,就留在这里好了,倒要看看那个隐藏起来的玩具会不会出现。”

    蒲浩龙本来想要之上前面走去的玩家,前去前面的宝贝地方看看的,说不定乘乱也可以浑水摸个鱼,不过暂时他不想前去了,先把后这届玩家解决了再说。

    他从黑宇智波的眼神中发现度覅昂绝对是个狠人,这个玩家盯着他很久了,也许是一是自己没有发现,但是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眼前之人,要不然他一定会惹上麻烦的。

    对于麻烦。蒲浩龙不愿意躲起来,而是去解决,也许这就是人工智能老头欣赏他的另外一点了。

    黑宇智波的眼神一直在也给人的上打着转,他发现度覅昂的这个影四层在哪里见过。可是对方的羊毛确实让他想不起来了,他本来想要上前去稳稳地,不过看到这么多人想着前方走去,他不想放过那个对哦藏起来的玩家,也就没有询问。

    黑宇智波打定了注意,多起来的那个玩家根本不敢向前方走去,虽然撑着混乱他可以多拖延一段时间,但是还不如撑着玩具都离开了,然后就走的好,所以黑宇智波相信那个玩家没有离开。

    终于在场的大多数的女玩家都走的车不多了。也给玩具影却落入了黑宇智波的眼中,他猛的响了起来,大声的骂道:“竟然真的是你,你,你一定是那个格鲁把东西转交给的人是不是。”

    蒲浩龙笑着转过来。他此时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满是喜悦的看着眼前的黑宇智波,道:“看来你才想起我来啊,没错就是我,你就是按个把消息送出去的人吧,你哥我惹了不少的麻烦,很好嘛。”

    黑宇智波暗暗笑道:“不错。这正是我做的,不过我现在才发现你,还是多亏了你,不过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有可能离开的,为什么还要你选择留下来,让我想想啊。难道是因为我?”

    “你倒是猜测的没错,你很让我提防,说实话,这么多的玩家就是你一直在搜寻着我,而且都是盯着每个人的面貌是。我就知道你见过的样貌了,既然如此,那么就解决你好了。”

    “哈哈,解决我?难道你不怕我吧你的找平发到网上吗,到时候不就是会有很多人摘掉你了,你难道不怕吗。”

    蒲浩龙笑笑哦:“你的威胁好像看上去是那么回事,但是你想过没有,我是那么容易被你威胁的吗,我只要多发很多的赵破电脑到网上去,那你能够说得清楚到底是谁吗。”

    “算你狠,好吧,这样看来只有拼死一战,看是我和我的手下解决你,还是你能够挑战的了我们。”

    黑宇智波才不相信凭着眼前也给玩具能偶对付他们这么多人,至于单挑这样的想法,他亮相也没有想过,无论如何,他是不会跟人单挑的,为了到的,而放弃他的小名他可没有那么傻。

    再说眼前这个玩家不一定就那么好战胜,毕竟对方手里面有着太多的东西了,格鲁也不知道给了对方多少的好东西,他可要防着点,万一一个不好被对方挑了他们一群可就不好了。

    黑宇智波说完没有给蒲浩龙便捷的机会,已经胡迪欧诺个着手腕,让手下的让人开始动手了,就看听到他妈呢同事泛起耀眼的光芒,这是法术预先使用的征兆。

    法术向着他所站立的地方发过来,几人同事使用的额是迟缓一类的法术,看来这些玩家是想要把他的苏丢限制住,然后再发动攻击了,不过蒲浩龙没有着急,他笑着想着后面车去。

    这些玩家好像也知道第一个技能不会有很大的效果了,不过九子啊这是,几个人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动了技能攻击。

    这招技能攻击,就是李永乐人的思维盲区,本来以为对方的攻击会规规矩矩攻击的,又有谁给想到会有人不按照规矩出牌,竟然向着他边不同的方向发动了攻击。

    要是在想着刚才那样的车通牒话,所幸经的范围一定会被攻击笼罩住,可是蒲浩龙也有自己得办法,他解释一棍,缩短了与技能的接触时间,趁着技能落地的一瞬间,在地上打起了滚。

    这一招还是蒲浩龙从一个擅长逃命的玩家那里学到的,度覅昂的躲闪能力很强,总是能够在攻击到来之前,想出各种办法躲开技能攻击,这一招果然让他得救了。

    看着蒲浩龙如此灵气哦啊的躲闪掉了他们的攻击,黑宇智波不相信的瞪大了眼睛,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够避开他精巧设计好的攻击阵型,这一定是假的。

    看着攻击听了下来,蒲浩龙一笑,拍了拍肩膀占了起来,总算是没有让对方几人的攻击击中,不过这一招还是狗狼狈的了,竟然在地上扬起了很大的灰尘。

    看着站起来的蒲浩龙,咬咬牙的黑宇智波叫道:“大家给我上,既然这个玩家如此灵巧的躲闪开攻击,那么就不应该在让对方好过下去,大家给我上,我要看看近战攻击的话,你还能不能躲过去。”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老板是系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