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寒江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二十一 书名:末世全级进化
    吃饱喝足后,阿忘满意的靠在石凳上,他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笑道:华嫣,你要是天天给我带这些好吃的该多好!

    华嫣白了他一眼,嘟着嘴说道:你当我家天天大鱼大啊,今天是我爸的生ri,我妈才做了这些好吃的,要是平时,我吃的不见得有你好呢!

    阿忘嘿嘿一笑,道:我平ri吃的都是鱼,今天张叔送我几条,明天方叔送我几条,天天吃,换着法吃,清蒸红烧煎炸各种吃法,都吃腻了,不瞒你说,现在我只要一想起鱼,就想吐,还好你今天拿来的菜里没鱼,要是有的话,我还不一定吃呢!

    华嫣咯咯一笑,道:那我以后不给你送吃的了!她想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连酒也没有!

    阿忘装作害怕的说道:那可不行,吃的可以不要,酒是不能少的!

    华嫣哼的一声扭过头,过了半晌,她又转过,水灵灵的眼睛望着阿忘。

    阿忘哥,你以后想起自己是谁了,会离开桃源村吗?

    阿忘愣了一下,他突然觉得很难回答华嫣的这个问题。

    华嫣见他不说话,叹了一口气,道:你要是走,还会回来吗?

    阿忘苦涩的笑了笑,华嫣,我总觉得我在外面有一件事要办,有一样东西要取回来,等我想起来后,还是要出去的……

    华嫣的脸se黯淡了下来,她仰着头想让自己的眼泪不要掉下来,过了许久,她方才说道:你还没回答我,你出去了,还会回来吗?

    阿忘看着这个美丽的少女眼角的泪滴,心中一软,笑道:傻丫头,我当然要回来。

    华嫣破涕为笑,道:你说的,可一定要答应。说完她伸出手指,笑道:拉钩。

    阿忘哈哈一笑,伸出手指和华嫣轻轻的勾了一下。

    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去了,阿忘哥,记得明天下午我帮你打扫打扫院子!说完这句话后,华嫣提起菜篮,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看着她的影消失在夜se里,阿忘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男女之,他自然明白,然而他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现在不属于,甚至未来,也不属于。

    要伤华嫣的心吗?阿忘愣愣的望着空中的皎月,神se间充满惆怅。

    桃源村约有一百户人,除了村长洪海住在后山,其余的村民,大多都围绕湖边修建了自己的房屋,这些房屋之间的间隔不会太远,连接各个房屋之间,是村民们用青石板堆砌的小路,在这静谧的夜晚,华嫣哼着不知名的歌曲,高兴的踏着石板路向家里走去。

    华嫣。就在快到自己家门的时候,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王海哥?华嫣停下脚步,转过去。

    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梳着光亮的头发,穿着整齐的衣裳,他的眼睛不大,却透着一股jing明,嘴角勾勒出一丝自信的微笑,双手潇洒的插在裤兜,整个人坐在一株大树的树干上,正带着笑意看着华嫣。

    这么晚了,你有事吗?华嫣皱了皱眉。

    没什么事,就是看今天月亮漂亮,出来走走。王海甩了甩头发,用一种慵懒的语气说道。

    哦,那你慢慢走吧,晚安!华嫣对他挥了挥手。

    别啊。王海忙从树上跳了下来,桃源湖上的风景可漂亮了,要不要一起过去看看。

    不了,太晚了。华嫣摇了摇头,就yu转离去。

    王海咬了咬牙,强自笑道:走走吧,反正也没什么事,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老是缠着我带你去湖边玩,那时候华叔怕你下湖游泳,可没少批评我。

    在华嫣的印象中,她小时候似乎是很缠着这些比自己年龄大的哥哥玩耍,而王海,或许也是这些哥哥们中的一员。

    如今大家都长大了,那些昔ri的哥哥们大多也结婚了,王海和他们比,年龄小一些,暂时还没有成家。

    想着小时候的事,华嫣点了点头,道:好吧,不过我呆不了多久。

    王海见她答应,忙兴奋的说道:你放心,就一会儿!

    夜晚的桃源湖,平静而神秘,月光映在湖面上,有风起来,层层波光漾开去,直至远方。

    怎么样?漂亮吧!王海切的看着华嫣,也不知这一句漂亮吗,是在说这风景,还是在说眼前的佳人。

    嗯。没有注意到王海异样的眼光,华嫣的思绪,随着那些漾出去的湖水泛起涟漪。

    没想到桃源湖到了晚上,和白天的感觉完全不同!华嫣笑了笑,蹲下子用手捧了一把水。

    水中倒映着她美丽的面孔,华嫣微微一笑,轻轻梳了梳头发。

    她的动作温柔,自然,她的美丽纯洁,大方,仿似她一举一动,都与这天地间的美景融为了一体。

    王海站在她后,不由得看痴了。

    怎么没想到,这小姑娘是个美人胚子,要是早知道,她小的时候我就该多带着她玩啊……王海心中暗想,他蹲在华嫣边,也学着她捧起一把湖水。

    这水甜吗?华嫣笑着问道。

    眼前的少女美丽的像是天上的仙子,而自己却能与她一起游赏这曼妙的chunse,王海心中一阵激动,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了平和,甜。

    华嫣嘿嘿一笑,道:阿忘哥哥却说这水是苦的。

    听见华嫣说起另一个男人的名字,王海的脸se一黑。

    你怎么了?察觉到王海的变化,华嫣问道。

    没什么。王海挤出一丝微笑,阿忘懂什么,咱们村一直喝这水,他一个外来人,有什么资格评论。

    华嫣愣了一下,随后道:不是这样的,阿忘哥哥说的苦,不是味道,他是说这水的意义。

    意义?王海不屑的笑了笑,能有什么意义。

    你不会明白的。华嫣淡淡的笑了笑,思绪又飘向了远方。

    王海在一旁,脸se铁青,此刻与佳人同游,奈何她心里所想嘴里所念的,都是另一个人。

    阿忘!他咬着牙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

    就在这时,湖面上缓缓飘来一支小舟,舟上坐着一个带斗笠的人。

    是谁了,这么晚还捕鱼。王海有些好奇的说道。

    不是捕鱼,是钓鱼,你没看见他手里拿着钓竿吗。华嫣指了指舟上的蓑衣客笑道。

    装神弄鬼。王海不屑的说道。

    你不明白,我在爸爸那里读过一首诗,其中有一句叫: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写这首诗的人,当时的心很孤独郁闷,他是借着这个景象,来描述自己的心,我看现在船上的那个人,颇有几分这种味道,只是不知道他是谁,就那么淡淡的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不起眼的钓竿,便将诗里的韵味完全表达了出来。

    王海听不明白,于是说道:你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吗?

    华嫣摇了摇头,道:不能问的,你一出声,就坏了这景致。

    舟上的那人钓了一会儿,也不见他起杆,便将船缓缓的向岸边划来。

    来了!华嫣有些期盼的看着缓缓划过来的小船,在她心里,隐约猜到了这个人的份。

    当船停靠在岸,船夫摘掉了头上的斗笠,他先是一愣,随后笑道:华嫣。

    华嫣笑着站起来,跑到他面前,轻轻叫了一声:阿忘哥哥。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全级进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