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父与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二十一 书名:末世全级进化
    噗咚……一盆冰冷的水,将李叶从梦境中浇醒。

    缓缓抬起眼皮,眼前的场景,让一向镇定的李叶也呆在了原地。

    因为他看见,那个被自己杀掉的巨大异种,此刻站在自己对面,正瞪着双眼怒视着他。

    难道还是在做梦?李叶挤了挤眼睛,又仔细的看了看这个恶心的怪物。

    只见他的体型,与自己之前猎杀的异种并无区别,唯一不同的是,那个长在肚子中间的脑袋,好像有些变化:比之前的更加狰狞丑陋,而且块头,好像小了不少。

    就在这时,从李叶后,缓缓走出一脸yin沉的拉古,他走到异种边,嘴角带着一丝残酷的笑意,双目冷冷的注视着李叶。

    这是一个巨大的石室,室内点着摇曳的灯火,地上堆满了人类的尸骨,李叶的双手被碗口粗的铁链捆着,整个人被悬空吊在石室正中。他的那把黑se长剑,此刻在拉古手中紧紧握着。

    李叶轻轻晃了晃头,理了理自己刚刚从昏迷中醒来,还有些懵懂的思绪,紧接着,他试图调动一下体内的力量,可刚要用力,钻心的疼痛从腹内传来,让他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别费劲了。拉古冷笑,我给你的那块石头里,混入了异种的血液,你知道,异种和新人类的血液,是不能混合的,一旦混合,嘿嘿,你会丧失自己的能力不说,可能还会变为异种哟……

    我早该猜到是你。从剧痛中渐渐恢复过来的李叶,淡淡的说道,这个村子里,出现那么多起jin杀案,按理说家里有女眷的人,早该把自己的女人或孩子送出去。

    拉古微微一笑,坐在后的椅子上,一只手轻轻抚摸着边那个恶心的异种。

    他们确实这样做了,可在送出去的途中,嘿嘿嘿……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从拉古干瘪的嘴里传来,让这个yin暗的密室又添了几分恐怖的意味。

    可是你总会提前将这些女人的行踪告诉那个怪物,所以村子里的人,走也不行,不走也不行,只能在这里活活等死。

    不错,他们走不掉。拉古点了点头,你很聪明,也很强大,我想不到塔吉克居然会花一万新币请你来,当你没来的时候,我还有点担心,可当你来了,我看你年轻,才放松了jing惕,想不到……说到这里,拉古的神se中闪过一抹悲伤。

    想不到你为一村之长,居然拿你们村落女人的xing命和异种做交易。李叶不屑的说道。

    交易?拉古尖声说道:我和他需要交易?他又抚摸了一下边的异种,你见过父亲和儿子做交易的吗?

    李叶闻言,神se不由一变。

    只见拉古带着溺的表,无限慈祥的看着边的异种。

    我的两个儿子,在末ri浩劫后,变成了这幅模样,他们不敢出去见人,整ri躲在家中,我以为村民们会念在往ri的分上接纳他们,就在我想着将这一切公布于众的时候,一个愚蠢的女人擅自进了他们的房间,当他看见我的孩子变成异种后,尖叫了起来。

    那个女人光是尖叫,没吐出来就算对得起他们两个怪物了。李叶轻笑道。

    拉古没有理他,继续说道:她是第一个死的女人,她该死,我告诉过她,我说提玛,这是我的孩子,拉西亚和贡克多啊,可她尖叫着,要去城里告诉联盟zheng fu。是她,忘记了这是曾经和她一起成长的朋友,是一个村子里的同族。

    拉西亚喜欢提玛,在提玛死后,他占有了她,这是对提玛的赐福,是真主对提玛的眷顾。拉古看着室内角落的一堆白骨,微笑说道。

    李叶摇了摇头,他不想反驳什么,他知道面对这种丧心病狂的人,任何真理在他们眼前都是悖论。

    我只是没想到,居然有两只异种。杀掉了一只,却漏掉了一只。早知道,就该两只一起干掉,收一只的钱,干两只的事,这样算起来,还是你赚了。

    拉古闻言,神se瞬间变得yin森恐怖,他狠狠的瞪着李叶,双目中就像是要喷出火一般。过了许久,他又恢复到一脸平静的模样,你错了,异种只有一个。

    可你却有两个儿子。

    不错。拉古站起来,拍了拍边的怪物,但是我的两个儿子,早就融为一体了。

    在异种进化过程中,两个异种融为一体的事,李叶还是第一次听到,想象着面前这个恶心的怪物融合时那恐怖的场景,李叶做了个反胃的表,随后咧开嘴笑道:所以,我最先杀掉的,是你的哪个杂种儿子?

    拉古听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他对着边的异种怒喝道:贡克多,让他吃点苦头!

    爸……爸……杀!在拉古的指令下,那叫贡克多的异种张开大口,抬起一只脚猛踩地面,紧接着伸出丑陋的脑袋,朝着李叶嘶吼一声,口中的绿se粘液蓄势待发。

    就在这时,从密室顶上传来一阵轻微的敲门声,拉古村长,拉古村长,您在家吗?村民们为了庆贺那该死的恶魔下了地狱,今天各家都宰了好几只肥羊,现在正堆在广场上,篝火都点燃了,唯独不见您的影。我听玛依那孩子说您把勇士大人也留了下来,大家都高兴的期盼着您能和勇士出来一起庆祝庆祝呢!

    听见这个声音,拉古连忙示意贡克多停止攻击。他看了被吊在空中的李叶一眼,转推开了一扇秘门,沿着的昏暗石梯缓缓走了上去。

    不多时,李叶就听见拉古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阿布提,我早就闻到了羊的香味,不过我刚才和勇士喝了不少酒,他已经醉了,现在正在房里睡觉呢!

    那叫阿布提的汉子憨厚一笑,道:勇士大人骁勇善战,就是一百个村民也比不过他,不过说起酒量,他却比不过村长您老人家呢!既然勇士大人在休息,那就请村长和我们一起庆祝庆祝吧!

    拉古哈哈大笑道:是啊,他比不过我的!你等一会儿,我去准备准备。

    李叶听见二人的对话,心想要是我现在求救,那叫阿布提的人肯定能听见,不过……

    他看了看蹲在自己前的异种,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若是被阿布提发现了贡克多的存在,那么这个村子里的所有人,都有可能被它杀掉,罢了罢了,自己死,总好过连累他人。

    然而李叶没有说话,不代表那思维已经退化的异种不会有什么动静,它知道面前吊着的这个人类,就是杀掉自己哥哥的人,它才不管现在是什么况,虽然父亲下令让它暂时不要动手,可它还是忍不住朝着李叶怒喝了一声,以示威慑。

    这一声怒喝,隔着地表传到了上面。

    阿布提听见这个声音,原本因为兴奋而微红的脸se瞬间变得惨白。

    这……这……是什么声音……

    拉古面se一变,忙干笑道:是勇士的打呼声,这些力大如牛的勇士,打起呼噜来也是这般威武呢!

    不……不……阿布提颤抖着倒退了两步,我记得这个声音,玛依的妈妈被掠走的那天晚上,就是这个声音……它……它还活着……那个怪物……它还活着!

    阿布提!拉古高声喝道,你喝醉了!快进来休息一会儿!

    阿布提看向村长的眼se变得复杂起来,他一个跳跃,与拉古保持了数米的距离。

    村长!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怪物的声音,会从你家地下的酒窖传来!阿布提的声音里充满了惊恐和不可思议,高声问道。

    李叶听见阿布提和拉古的对话,就知道这事不能善了,而贡克多则抬起了脑袋,静静的关注着上面的一举一动。

    对贡克多这种智力严重退化的异种来说,阿布提和拉古的对话不重要,重要的是阿布提是个陌生人,而陌生人存在的意义,就是被吃掉。

    李叶看着贡克多眼里越来越兴奋的神采,知道阿布提已是凶多吉少,想到这里,他仰起头,对着地面高声喝道:阿布提,快跑!;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全级进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