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王子聚集的樱花盛会(二)

    阳光倾泻,清风柔绕,樱花灿漫的迷离,一边鲜活盛开,一边随风飞舞,似梦幻了整片天空的粉色雪花,更若散发粉色光亮的灵动蝴蝶。周围的空气中时时传来阵阵的樱花的淡香,为眼前的一切都蒙上了令人恍惚的美丽。

    而在公园高架的豪华舞台中央,迹部景吾一洁白的正装更显示出他的贵族帝王之气,他大手一揽,把精致的麦克风送至了唇边,霸气嚣张的开口道:“各位---”瞬间,原本烦杂吵闹的公园安静了下来,各个角落都飘着迹部清亮磁的声音,受万众瞩目的某大爷满意的扶扶泪痣,继续开口:“现在,就跟着本大爷一起尽享受华丽的樱花盛会吧---”

    未等众人的惊叫声喊出,宽广的舞台上空开始下起了纷纷扬扬的玫瑰花雨,众人定定的望着舞台上帅气高贵的少年有些惊艳之时,几声巨响在公园上空响起,空中隐约闪烁着烟花的五彩光亮,接着,舞台左右两方突然升起神秘的青色烟雾慢慢弥漫四周,而舞台之下,几棵特定的樱花树后冲出一群可的孩童,欢快而有序的聚在了一起,伸手从自己后拿出各色各样的气球,轻轻松开,人们都激动不已的凝望着它们飞向遥远的天际。悦耳的音乐缓缓响起,万千彩带在公园的树间随樱花一起飘舞,唯美的仿佛置童话世界,众人终于发出了震惊整个京都的欢呼与尖叫……

    “这也太夸张了吧?”浅川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呵呵,迹部就这个样子。”不二温柔的开口。

    “找小孩子来表演这又是谁的主意?”越前无奈的吐糟。

    “是我是我,我觉得这种场合最少不了小孩子了喵,是不是?大石?”菊丸挂在大石上,兴奋地开口,大石尴尬无奈的笑了笑。

    “怎么说,大白天放烟花也太蠢了吧?”桃城武撇撇嘴,但在看到像他们走来的迹部大少时,立刻闪到了一边。

    “浅川宇新,怎么样?本大爷够华丽吧?”迹部甩甩头发,自傲的开口。

    “哦。”浅川淡淡的应了一声,懒得理他。

    “哦?本大爷就当你是在夸奖了。”迹部满意的骄傲微笑。

    “有够自恋。”浅川终于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不二看到迹部后尾随而来的都穿好华丽演出服的冰帝众人,像越前等人打了个手势,然后微笑着从包里拿出相机,一边优雅的拍照,一边云淡风轻的问道:“迹部,你们准备的什么节目呢?”

    “节目?”浅川一愣,之前完全没人告诉她!这么说青学也要表演了?然后眼神一凛,准备逃跑却被某人迅速拽住:“我们冰帝是爵士舞,不二你们呢?浅川,你可是青学的一份子,可别想逃。”浅川恨恨地望着迹部,某大爷却视而不见的盯着不二。

    不二仍是不紧不慢的一边对着摆pose的冰帝等人拍照,一边说道:“作为主办方,我们也觉得青学和冰帝应该有好节目的,可是经过我们一致商议决定,作为主办方的我们是一体的,节目就由冰帝全权主演,我们青学当观众哦。”

    “什么?”迹部愣了一下,浅川却趁机逃脱迹部的挟持,快速的窜到了不二的后,满意开口:“不二学长说的好。”

    迹部和他后的众人向前一步,大吼道:“绝对不行,一定要演!”

    “迹部,你们看。”不二仍是淡定温柔的开口。

    迹部等人齐刷刷的望向不二所指的斜后方,只见刚刚还站在不远处的青学等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什么?你们……”迹部他们怒气冲冲的转过头来-----啥?眼前是笑得一脸无害的立海大的幸村他们?!哪里还有浅川和不二的影?迹部一阵气结,刚想进行大搜捕,舞台上甜美的女声清晰的传来:“我们的主办方不光有华丽的开幕式,丰盛可口的茶点提供,更有亲自出演的精彩节目呢,现在,我们以烈的掌声有请迹部景吾,忍足侑士,凤长太郎,向岳人等为我们带来激澎湃的爵士舞!”

    “哇哇,迹部-----迹部---”“岳人----忍足------”“哗哗哗……”

    冰帝众人无奈的堆起满脸的笑容向舞台走去。迹部心中郁结加深,浅川沫曈,你可别让我逮到啊,恩啊?(作者:这事好像不是浅川的主意啊?迹部:你说什么?作者:你当我没说。⊙﹏⊙b汗)

    “还说当观众,青学的正选没一个人 在这好吧。”向岳人恨恨的嘀咕。

    “青学的那群家伙总是让人出乎意料又易让人火大呢!”忍足侑士扶眉叹息。

    “好像没有追来。”跑了不少路程的浅川转头遥望后,慢下了步伐。

    “嗯。”不二周助也停了下来,像往常一样的微笑道:“应该是已经甩掉他们了吧。”

    浅川看着坑了冰帝众人,又拉着自己狂奔一路的腹黑熊有些无语,在想到自己竟被他牵过两次手后又有些窝火,冷冷的提议道:“不二学长,大家都分开行动了,我们也各自游玩好了。”然后不等不二反应过来,她快速一掠,不二的相机到了自己手中:“学长,再见。”耍他一下好了。

    “呐?”不二不淡定的睁开了眼,其它的也就算啦,可是相机是他的心之物,而且是特地带来要记录拍摄许多有趣事的啊!看着跑向湖边的浅川,不二无奈的追来上去:“浅川,你等一下……”(哇哇,不二终于被别人闹了一次!)

    而浅川因自己的小举动而心更加轻松起来 ,跑至湖边,悠闲优雅的倚在湖边的栏杆上,轻声道:“风景不错的。”

    “嗯,就是说啊!”浅川惊讶的转向左边,差点撞上菊丸大猫的脸旁。

    “水不够清。 made made dane。”右边冷漠的声音紧接着响起,浅川条件反转过去,差点撞上越前的额头。

    “浅川你喜欢划船吗?”后又有熟悉的大石的声音传来,浅川心中暗汗:这些人都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她冷冷的回道:“不喜欢。”

    “那正好喵,小美我们快去樱花林,龙骑教练已经在等我们了。”菊丸兴奋开心的搂住了浅川,这次没让他跑掉喵!

    “菊丸学长,我说的什么你忘了吗?你还想做木头人……”浅川的威胁还没有说就觉得手中一空,抬眼望去,相机已被不知何时来到跟前的不二抢走了,而且他微笑着,熟练的开机拍摄,浅川声音加重了寒气:“不二学长,再拍,我就把相机给你丢到水里去。”

    不二的笑容僵了一下,不再敢轻举妄动了。而出人意料的,一向冷漠的越前龙马此时却和菊丸一样,一把挎上了浅川的手臂,扳住他的肩膀,酷酷的开口:“啊,你还拽的嘛,但是 made made dane。”说完,就和菊丸使了个眼色,一起像架小孩似的把浅川向樱花林里拖去。浅川有些恼火的反抗起来,可她完全被挟持,两个大男生的力气她怎么也比不过啊,她开始了不淡定大骂:“喂,你们两个不想活了是吗?快放我下来,混蛋,别以为我好欺负,再不松手你们会后悔的……还有,后面的某人,什么叫这样才像青少年啊,再拍,把你也一起丢到湖里去……”某小女生任人宰割了还在口出狂言!

    樱花飞舞铺洒的树林里,人们成群结队的在欢闹庆祝,有的是三五人坐在地席上谈笑风生,有的是几位好友一起享受美食,还有的是家人聚在一起轻松的游戏,而不管怎样,整个画面都给人一种无尽温馨之感。可唯独某处的十几个人坐在一起的大地席上却上演着闹异常的炸开锅之景:

    “越前,那个让我尝一下啦!”桃城两眼放光的望着越前龙马手中的漂亮甜点,伸手就要抓上。

    “不要。”越前快速一闪,把甜点转到了另一边,结果觉得手中一空,转头就看见了逃跑的两人,愤怒的吼道:“菊丸学长还给我。还有大石学长,你居然也跟着一起闹!”

    “那有什么关系?”大石一边吃着甜点一边毫不害羞的说道,然后看见了不远处的河村,又立即向菊丸使使眼色:“英二---”

    “哇……”菊丸英二两眼再次放光的扑向了河村隆手里的寿司,河村急忙一闪:“不行啦,这个是给教练的!”“我先尝一下嘛!”“不行啦!”说完两人开始了抓捕游戏……

    “朋香,你手艺好像还不错哎。”堀尾对着朋香打开的便当直流口水。“嘭!”只见明晃晃的叉子甩到了堀尾眼前:“那是为龙马大人和浅川大人准备的,你想都不要想!”堀尾露出惊悚加可恨的表,不甘心的调转了视线。

    “你做的东西能吃吗?浅川,来吃我的!”九岛绯兰对着小坂田朋香鄙夷的撇撇嘴,又一脸温柔的转向了浅川。

    浅川一阵无奈,不二又趁机偷拍了两张照片,接着他站起来,挂在他标志的笑容,温柔的开口:“我们来转盘表演表演游戏怎么样啊?”然后不等众人表态,不二已帅气的打开一瓶红酒为各人逐次斟满,把空酒瓶放到了地席中央:“瓶口指向谁,谁就要表演哦!”

    “听起来不错啊!”一群人中唯一的一个大人--龙骑教练竟兴奋的率先转动了空酒瓶:“如果在两人中间的话就一起表演!”

    刷刷刷-----

    众人都静默起来,紧盯着中央的空瓶。

    “啊,竟然是菊丸学长和大石学长,青学的黄金组合打前阵哎!”堀尾惊讶的叫出了声,其余的人都鼓起掌来。

    两人大方的站起,大石转头对着菊丸笑道:“英二,我们就唱一首我们拿手的歌吧。”

    “ok!”菊丸眨下眼睛,自信的比了个“v”的手势。

    “总抬头遥望天空的云朵,

    总轻声哼起我们的歌,

    你说,青像条变化万千的小河,

    但因为有你,总能将梦想与希望紧握……”

    清澈磁的声音缓缓传进众人的耳朵,浅川不得不承认赞叹他们好听的歌声和默契的配合。一首唱完,众人都拍手叫好。

    而掌声刚落,不二迫不及待的再次转动空瓶:“接下来会是谁呢?” 浅川淡定的喝着红酒,瞥眼却看见一旁一直做祈祷状的堀尾,心里邪恶的想道:说不定就会是他呢。

    “啊,出现了,是你哎堀尾!”胜雄戳戳边闭着眼的好友,小声的说道。浅川微微呛了一下,还真被她说中了。

    “表演啊……嘿嘿,我不会什么表演啦!”堀尾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可不行,一定要表演的。”桃城摇摇头,肯定的说道。

    “噢,刚刚忘了告诉大家,我有带乾汁来。”乾贞治扶扶眼镜,险的说道。

    “什么?”众人齐声喊了句,乾的潜台词就是不表演和不过关的都要喝那个嘛!堀尾吞了吞口水,无奈的站起:“我表演就是……其实,我真的不会什么表演啦,我就跟大家讲个冷笑话好了。”众人也稍有兴致,注视着堀尾:“啊,就是从前有一个鬼,他总是喜欢晚上出来吓人,但是他吓人的方式呢,就是在人面前狂笑不止,有一天,他又像往常一样出来吓人,可他遇见的那个人看着狂笑的他没有害怕,而是反问他:‘你为什么一直笑啊?’结果那个鬼突然很伤心的说道:‘因为我是笑死鬼。’”

    浅川觉得一阵冷风刮过,众人开始了大骂:“什么笑话嘛!”

    “啊,话说那个鬼为什么突然伤心了啊?”

    “不行啦,不过关,乾,给他乾汁”“不要----”……

    在众人的压制下,一名脱落。

    浅川也有了笑意,修长的手指握住空瓶,快速一转:“大家猜这次是谁?”

    “是教练!”“不对,是越前!”“应该是阿桃学长。”……

    “啊?是不二!”空瓶停在了那个温柔的少年跟前,大家有些惊讶的叫道。

    “这样啊。”不二笑着站起,伸手解开外,缓缓脱下:“那我就来表演……”

    “脱衣舞?!”越前等人震惊又不怀好意的猜测,不二眼睛瞬间睁开,凛冽的望着胡扯的几人,越前等人立即乖乖闭了嘴巴,讨好的笑笑:“开玩笑……”

    不二这才又眯起眼睛,轻声却自信的说道:“我表演--柔道。”

    “啊哇……”哗哗哗-----

    众人听罢一阵烈的掌声,可是随即,一声霸道的声音传来:“等一下!”

    众人回头,竟是一脸不满的冰帝众人,带头迹部大少爷嚣张骄傲的开口继续说道:”不二周助,既然是柔道,对打才精彩,本大爷就委屈的陪你玩玩,你可不要输的太惨!”

    “是吗?”不二冰蓝的双眸间一片较量与认真:“那就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网球王子之星泪雪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