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遇见无厘头少女

    也许快乐的甜能掩盖一些孤寂的苦。为了那可以拥抱的光亮,请试着打开有风的窗。

    ----题记

    清晨的阳光柔和的像一层层薄薄的真丝羽衣,轻轻的从天际覆盖下来,让人的心也随之静谧祥和。纷飞的樱花和碧蓝的天幕相互映衬,给人一种甜美的享受,周围清新的一切都预示着美好的一天。浅川沫曈走在去青学的路上,心境明朗的如这四月的晨光,脸部柔和的线条显示出她此时的轻松与欢乐。

    可是,打破这安静如梦的事件发生了:

    只见一个穿着溜冰鞋的青衣少女,从远处猛然的朝她冲来,一边摇晃一边大叫道:“不想死的快闪开啦!”

    旁边的人都大呼着闪到了一边,更有几个不甚惊讶失控的学生跌倒在地上,又惊恐的像一边退去。而罪魁祸首一路跌跌撞撞,摇摇摆摆的冲过来却依旧没倒,浅川沫曈望着像不倒翁似的女孩有些感慨她的幸运。;;但浅川突然捕捉到她眼中的一闪而过的狡黠与笑意后明白过来:这女孩哪是不会溜冰啊!她只是为了吓人好玩,故意装出跌撞失控的样子的吧!浅川沫曈心中一阵无奈,这女生真是……

    “哪里来的野女孩出来吓人啊!?”一声极其败坏的声音从后传来,青衣女孩闻声回头愤怒大叫道:“刚刚是谁说的!?”

    众人望望双眼怒瞪的女生有些惧意,都快速闪开,不再说话。女孩这才有几许满意的回过头然后看着即将撞上的浅川沫曈惊讶喊道:“妈妈,救命啊!”

    浅川沫曈皱起眉头,这女孩太能闹了,能闪开还不闪吗?然后,她在女孩即将撞上的前一秒,淡定的轻而快的侧一闪,女孩飞驰过去,两人都毫发无损。浅川沫曈揉揉被尖叫声吵到的耳朵,不顾众人惊讶的目光,冷冷的向前走去。

    冲到她后的青衣红发女孩突然潇洒的停了下来,嘴角勾起一丝赞赏的笑,脚下灵活一转,子划了个弧形,迅速划到了浅川边:“嗨!帅哥!”;;浅川沫曈脚下顿了顿,又立即不再停步的向前走去,她可不想又被坏人牵扯,网球社里的一群怪物就已经快让她吃不消了。

    “帅哥,别走嘛!”女孩喝一声,伸手就要去拉浅川的手臂,浅川沫曈又及时一闪,表有些僵硬(话说她表好像一直都是僵硬的呢…)她现在可是男装,这女孩是不是太随便了些?!她不悦的抬头望着眼前的笑的一脸灿烂的少女,冷冷道:“有事?!”

    “哎?不要那么冷嘛!”青衣少女一转委屈,一脸的紧张加羞涩,(绝对是装的)完全没有了刚刚的强悍样,小声的开口:“帅哥有没有女朋友啊!?人家喜欢你好久了,我们可不可以交往?”

    周围的人开始恶寒和倒吸凉气,浅川沫曈更是嘴角有些抽搐,他们才第一次见面吧?喜欢个好久个什么啊!就算认识也就两天吧!她可是刚回本今天才是第三天的人啊!姑娘你告白也编个靠谱点的吧?!浅川沫曈的脸色黑了黑,“这位同学我不认识你,请你自重,别闹了。”(浅川的嘴巴真的很不饶人啊!)

    “我才没有闹!”少女有些怒气,但在想到什么后又一转微笑:“我就是很喜欢你啊!浅川同学。”她话里透出的坚定和自信让浅川再次望向她,好像浅川必定会是她的囊中之物似的。

    浅川沫曈虽然惊讶她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想到昨天排名赛自己的不错赛绩,被校友知道也不是没可能的事,只是这个女孩从她的反方向冲过来,学校门口在她后,她难道不是青学的吗?少女看出她的疑惑,又装羞涩的低头一笑旁边有人对她鄙视不已她也依旧我行我素道:“人家是专门来找你一起去学校的,浅川,我们一班哦!”

    浅川又愣了一下,这么闹腾的无厘头少女和她一班?她昨天一点都没注意到!(那是因为浅川在班时她还在逛校园,都忘了进班报道。)她也捕捉到“专门找她”这个词汇,对这个女生暂时没什么好感,脸上冰冷加重:“同学,你跟踪我吗?”不然怎么知道她租的房子在这个方向?!

    “没有啦没有啦!不小心看到的。”少女笑着的摆摆手,察觉浅川的疏远警惕,有些抱歉躲闪。

    “哼!”浅川生气的冷哼一声,上凛冽的气势加深,不在理会少女,大步向前走去。不管她想怎样,她也不会和她有过多接触,以免危险和伤害。

    “啊,搭讪不行呢!”少女轻轻滑动,赶上浅川沫曈,嘴角勾起狡黠的笑,湊近浅川,在她耳边轻轻的呵气:“我没恶意,只是想和你做好朋友呢!浅川…小姐。”;;

    浅川沫曈心下一惊,愣在了那儿,半晌回过神,转头望向活泼的少女,心中有万分的怒火:她在威胁她!她是谁?怎么知道她是女生的?她刚下定决心要与那群少年一起追寻自己想要的青快乐,她不想就这样…被拆穿,被迫离开。更不想不二他们误会她是什么坏人……她眼中的怒气,难过,紧张许多绪都混在了一起,定定的望着少女没有言语。

    少女一顿,看出她的担忧与紧张,还有敌意与提防?!她好敏感,是受过伤害,努力保护自己的姿态。少女心里也有了一丝慌张与愧疚。她无意间知道她是女生,真心想和她做朋友,觉得她不好接近,会不理自己才想着用这个秘密吓吓她,让她同意的。本来觉得这会是尽快和她知心的优势,没想到自己想错了呢。她连忙摆摆手,紧张的解释道:“我不是坏人啦!我叫九岛绯兰,虽然我有些闹,但我真的是好人啦!”说完,又转头望望周围寥寥无几的人群,大叫道:“浅川,我们快跑,要迟到了啊!”

    浅川看到她双眸的纯净,微微相信了她,但还是不敢这么轻易就让她在自己边,她条件反的躲开九岛绯兰的手臂,快步向前跑去,九岛绯兰看着面前越来越远的影有些无奈伤心:“浅川,等等我啦!”

    网球社里——

    铃木队长从场外走来,对着各自玩闹的众人,严肃又不失温和的拍手吩咐道:“各位,部活现在开始,大家集合,开始训练!”

    “是!”众人应声答道,快速站好队伍,浅川压压帽子从一旁走来,桃城和越前也一起来到了她边,“哎呀,幸运啊幸运,昨天没有落选呢。”桃城武笑着挠着头,大声的说道。

    浅川听后轻弯嘴角,她就知道青学的几位王子肯定会又拿下正选的位置,也许北条琦有一定实力,但比起他们还是差了一些。(所以,这次青学的正选为:铃木瑾田,不二周助,乾贞治,菊丸英二,大石秀一郎,海堂熏,桃城武,越前龙马,浅川宇新。宇新是沫曈的化名,大家没忘吧。)

    越前龙马毫不留的打击桃城:“那又怎样?阿桃学长,你算起来也就是正选的最后一名了,再不加油就太丢人了,连新来的都比不上。”越前龙马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浅川沫曈,他就是看不惯这个新来的,比自己还低了两厘米,清瘦漂亮,看起来还很强的小男生!

    “越前,你这个臭小子,怎么和学长说话呢,啊?”桃城武几乎要跳脚,愤愤的看着长高不少,但依旧矮自己一截的小鬼不满的大叫。

    “你还差的远呢。”浅川冷冷的看越前一眼,漫不经心的开口说道。新来的,他自己还不是一样刚进高中部?

    越前龙马耐不住了:“喂,那是我的台词吧?”

    “你的台词?”浅川以同样冷漠的语气开口:“你有申请专利吗?”

    “你……”越前语塞。

    菊丸英二两眼放光的看着浅川,一脸的崇拜:“哇,小美好厉害哦,你打败越前了哎!小鬼的毒嘴巴第一次有人堵住了喵!”浅川很受用这句话,骄傲的抬了抬下巴,突然又意识到自己的幼稚,自己居然会因这种事有开心的绪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压了压帽子,冷冷的站在队伍里不再说话。不二周助望望她,有了更大的笑意:其实还很孩子啊。

    “好了,我说一下,越前,浅川你们两个训练完留下让老师测量形,定做新队服,现在开始训练,挥拍500下后倒立十分钟,再跑场10圈,最后回原地集合。好了,开始吧。”

    “是!”

    大家整齐有序的站好,开始部活,做完简单的挥拍之后,正选们开始准备倒立。浅川沫曈迅速在大家没看到的地方紧了紧帽子上的纽扣,又用小发卡把帽子和头发夹紧才走向众人,面对大墙,准备翻倒立。

    “浅川,你不摘帽子吗?”不二从一旁走来,看着准备倒立的浅川,疑惑的询问。

    “不了,我带着就好。”浅川平静的回答。

    “可是,帽子不会掉吗?会很不方便吧。”不二接着关心的询问。

    “不会。”浅川暗叹不二的心,立刻翻倒立在墙上。

    “哎?!”某只可的大猫跑来,蹲在浅川边,摸摸她的帽子疑惑又兴奋的问道:“浅川的帽子真不会掉啊,为什么喵、好神奇!”

    众人都齐齐望来,浅川的脸微红起来,急忙用手捂了一下帽子,这猫跟她有仇啊?她侧眼看了一下旁边的乾贞治嘴角微挑:“菊丸学长,乾学长比我更厉害,他可以让眼镜不掉呢。”

    经浅川一说,众人的目光都转移倒了乾学长上,菊丸也一下子跳了过去,更兴奋的问道:“对啊阿乾,你的眼镜为什么不掉?”说着,猫爪就要向眼镜伸去。乾贞治快速阻止他:“你想干嘛?”菊丸呲牙笑了笑,众人都在一旁看着好戏,一时都忘了倒立这回事了。

    “你们几个在干嘛?”龙骑教练在不远处大吼道,几人惊了一下,连忙倒立在墙上。不二在浅川旁,轻声说道:“浅川真是聪明的孩子。”

    浅川知道他指的是刚刚自己把焦点转移到乾贞治上的事,心中暗忖:真正聪明的是他吧。什么都可以看透。但她表面不动声色,静静的开口道:“不二学长,我不是小孩子。”

    “呵呵。”不二笑笑没再说什么。浅川心中更加无奈的汗:这腹黑的熊不会有想捉弄她的念头了吧?!

    可刚过五分钟,浅川等人还在忍受着血液倒流,手臂支撑体的训练时,一声雷死人不偿命的声音从场外传来了;“浅川,亲的宝贝,我来看你了!达令!”

    整个网球场寂静了下来,然后都齐齐的朝浅川望去,后者则在看到一青衣和一头张扬的红色长发时心里一惊,手臂一软,整个体向旁边砸了过去--“啊!”“啊!”两道吃痛的声音响起,众人愣了一下,都大笑起来。

    浅川和不二以非常不雅的姿势倒在了一起,听到大家的销售,浅川快速从不二上坐起,脸红的像只煮熟的大虾,伸手去拉被她压倒的少年,满脸的尴尬与害羞:“不二学长,你没事吧?”

    “没,没事。”不二周助有些忍痛的拉着浅川沫曈的手站起,可脸上的表怎么看怎么痛苦。忽然被一个大活人砸到在地能不疼吗?浅川没多大事,就可怜了青学里最瘦弱的不二周助了啊。浅川意识到两人相握的手掌时,又猛然抽回,害的不二又向前栽去,浅川无奈,又一把扶住了不二,“学长,对不起。”浅川更加尴尬起来,然后不等不二言语,她转头狠狠的瞪向满脸担忧跑来的少女。

    九岛绯兰强忍笑意,装出一脸的无辜与担心,不着痕迹的推开了不二,抱住浅川沫曈紧张的询问:“亲的,你有没有怎么样啊?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看到我也不要那么激动嘛,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

    “抱,抱住了?!”越前龙马手臂一抖,几乎也要从墙上栽下来。

    “还亲的?”菊丸英二眨眨眼睛,尽量保持平衡的接口道。

    “哎呀呀,浅川你这小子,刚来一天就把到了这么可活泼的小女朋友啊!”桃城武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

    “女朋友?!”剩下的几人惊讶的齐齐开口。

    “桃城学长你不要乱说。”浅川瞪了他一眼,又转向九岛绯兰冷冷道:“你来干嘛?没看到我们在训练吗、快出去吧!”她还没想好怎么对付这个无厘头少女呢,她怎么又跑来了这里捣乱?

    “宇新,你怎么可以这样?哪有这样对待女朋友的嘛?”九岛绯兰装出委屈的小媳妇样,眼中蒙上一层雾水,让人看了一阵心疼。

    “果然就是女朋友。”越前龙马冷冷的说了句,然后翻从墙上下来:“时间到了。”

    众人也都立即翻下来,围到浅川边,菊丸率先开口:“小美,你别对女朋友这么凶啦!你看小妹妹快哭了喵!”

    浅川头上出现个大大的十字路口,低头握紧拳头,努力平静心中的怒火。这时,大石又说话了:“浅川,虽然恋没有错,但你刚来青学加入校队,功课暂且不说,网球社的训练会越来越多,越来越严的,我们快开始都大会了,还有接着的关东大赛……”

    “stop!”浅川沫曈忍无可忍的一声怒吼,让八卦的几人都吓了一跳,然后她黑着一张脸,等着装可怜却眼有笑意,看好戏的九岛绯兰,冰冷万分的拉住她:“你给我出来!”

    “嗯?”越前龙马望着远去的两人,扬起玩味的笑;“跑掉了。”

    “啊,是侣的机率为76。8%,正在闹别扭的机率是89。9%。”乾贞治不知从哪拿出了本子念念有词。

    “哎呀呀,年轻就是啊啊。”桃城武装老成的感慨。

    “shi~~”海堂熏不太感兴趣的唏嘘。

    “为什么小美对他女朋友这么冷喵?”菊丸一脸的疑惑。

    “呵呵,侣之间的事就交给他们自己解决吧。”不二摸着下巴,眼底有一丝精光闪过。(恶寒!!)

    “各位,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大石觉得他们好像忘了什么事?然后众人猛然一顿,慢慢的回头望去。

    “全体罚跑场20圈,俯卧撑100下!”铃木队长和龙骑教练一起大声的吼道。他们刚一会没在他们居然聊起天来了!

    “啊……是!”众人一阵哭喊的跑向了场。

    “铃木队长和手冢队长一点也不像怎么也喜欢罚跑圈?”越前压压帽子,冷冷的嘀咕。

    “越前你在说什么?”铃木瑾田一脸严肃,一群正选队员在训练期间玩闹的忘了练习,这也太不把他这个队长放眼里了吧。”“啊!没什么。”越前龙马快速向前冲去。

    “可是为什么浅川惹的祸,他跑走了,我们却在这受罚啊?”桃城武伤心的大叫。众人一听,想起来和女朋友跑走的浅川,都 恶狠狠的大声喊道:“浅川宇新!!!”

    某处冰冷严肃正在和九岛绯兰谈判的浅川沫曈突然重重的打了个喷嚏,背后一阵恶寒,她无奈的想到:她的生活好像无法平静下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球王子之星泪雪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