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临近淮安,吴晓林再次举起酒杯,陶公子请满饮此杯。

    多谢吴居士多ri来的盛款待。

    陶树松仰头喝下了这杯酒,在他后还多出来一位四十来岁的汉子,一个经历过无数风雨的汉子,他脸上的纹路就是最好的证明。

    吴晓林拱手对那汉子说道:翁帮主,一切有劳了。

    请吴居士放心,翁某一定将陶公子安全送到。

    这汉子就是盐帮帮主——翁泰来。

    陶公子,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陶树松道别了吴晓林,与翁泰来一道踏上了盐帮的大船,唐信始终跟在他的后。

    风拂动着吴晓林的衣袂,他负手站立在甲板上目送着陶树松远去,久久不能自拔……

    师叔。一旁的罗玉中轻轻唤了一声。

    吴晓林这才回过神来,何事?

    师叔,有一些话我早就想问了。

    那你问吧。

    师叔,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对陶树松这般敬重?甚至…甚至…罗玉中支支吾吾。

    甚至什么?

    ……罗玉中不敢说。

    唔!吴晓林严肃地看着他,有什么话还掖着藏着,说……

    罗玉中这才张口,师叔,别怪师侄说话不中听,这陶树松有什么本事?武功稀疏寻常,才智也无法与师叔相提并论,我就纳闷,像这种人遍地都是。唐信,盐帮翁帮主,还有师叔你老人家,怎么会这么敬重这个家伙?甚至超过了你和师父之间的……

    罗玉中发觉自己最后这一句有些重了,赶紧收声。

    你懂什么?吴晓林嗔怒起来,瞧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和唐少侠相提并论。

    哼!

    说罢,拂袖而去。

    甲板上的罗玉中觉着他这是自找没趣,悻悻地走回船舱。

    三ri后,盐帮的大船抵达临安码头。

    陶公子,我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翁泰来站在甲板上与陶树松拱手道别。

    上岸不久陶树松就问:唐少侠,我们这又是要去哪?

    该去什么地方,你应该比我清楚。

    我怎么会知道?

    反正你去哪,我就去哪。

    陶树松嗤嗤偷笑,跟虫!

    临安城。

    建炎三年(1129年),宋高宗赵构置行宫于杭州,升为临安府。治所在钱塘。辖钱塘、仁和、临安、余杭、于潜、昌化、富阳、新城、盐官九县。绍兴八年(1138年)定都于此,并花费20年大事扩展城墙[3,分为内城和外城,设13座城门,城外有护城河。

    由于许多北方人随朝廷南迁,使临安府人口激增。到咸淳年间(1265-1274),包括所属几个县的居民增至124万余人。府城所在的钱塘、仁和两县人口达43万。

    陶树松和唐信走在临安街道上,这里各种交易甚盛,商业发达,据说有440行。这里手工作坊林立,能生产出许多jing巧名贵的丝织品,在国内甚至世界都享誉盛名。

    对外贸易相当发达,与ri本、高丽、波斯、大食等50多个国家有贸易关系,朝廷专设市舶司以主其事。西湖风景区吸引了不少中外游客;酒肆茶楼,艺场教坊,驿站旅舍等服务行业和夜市也很兴盛。

    夜了,临安城各处灯火通明,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坐在阁楼上的陶树松不由兴叹,难怪诗人林升会写出如此贴切的诗句。

    你就是喜欢多愁善感。

    我这不是多愁善感,我这叫忧国忧民,你懂不懂?

    随你怎么说。唐信不想与他争辩。

    说了你也不会懂的。

    深夜已至,这里各处仍是灯火通明。

    唐信看到陶树松站起来,你想去哪?

    去一个我想去的地方。

    说完,径自走下楼去,唐信很自然的跟在了后头。

    陶树松刚走出阁楼,就看到一辆马车冲着他这个方向缓缓驶过来。他忽然有一种感觉,这辆马车是冲着他来的。

    果不其然,马车来到他跟前就停住了。

    公子,请上车。

    车夫说话地声音很低沉,透着一股子诡异。

    你是在叫我吗?

    车夫点点头。

    陶树松觉得奇怪,你认识我?

    车夫摇摇头。

    那你干嘛让我上你的马车?

    因为我能带你到一个你想要去的地方。

    你知道我想去哪?

    一个不是人去的地方。

    不是人去的地方?陶树松合计了一下,你指的是哪里?

    鬼庄。

    难怪你会那么说,不过……那真的有鬼吗?

    恶鬼、se鬼、赌鬼、酒鬼,什么鬼都有。

    那我倒真想去看看。

    想见鬼,请上车。

    车夫挑开车帘,陶树松随即钻了进去,唐信没说什么,也钻了进去

    车夫挥舞鞭子,驾!

    马车徐徐前进,也不知走了多久,到了何处,陶树松在马车里边都睡着了,还是唐信将他叫醒的。

    醒醒,醒醒。

    陶树松揉揉眼睛,到了?

    不知道。

    不知道你把我叫醒干什么?

    是马车停了。

    问一问车夫不就知道了吗?

    唐信告诉他,车夫不见了。

    什么?陶树松这才抖擞起jing神,他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马车走到这里突然停了,我就想问问他,没想到他人已经不见了?

    不会吧?陶树松质疑,像唐少侠这等高手,有人在你面前走脱竟然会不知?

    你在嘲笑我?

    哪有。

    笑就笑吧!

    唐信曾经对他说过,没有人能从他的手里逃得掉,陶树松终于找到机会刺激他一下。

    满脸坏笑地陶树松率先从马车里跳了出来,你快出来瞧瞧。

    唐信根本就没打算待在车里,很自然地跳了出来。

    咦!唐信惊叹了一声。

    你叫个什么鬼?

    方才我观察过四周,发现这里除了漆黑一片根本什么都没有。

    你不会想吓唬我吧?陶树松以为唐信是在故意唬他。

    我不像你这般无聊。

    你看,那是什么?

    陶树松手指向一处,唐信朝那个方向望去,发现有几点星火时隐时现。

    唐信眉头一皱,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异样。

    陶树松看到他这副神顿觉不妙,你…你…别吓我。

    别闹。唐信本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你再仔细看看。

    陶树松又仔细瞧了瞧,他的脸se起了变化。

    你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我看见了有个东西正朝我们这边飘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里的一些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