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第二天早上,方瑜刚刚醒来就听到外边传来嘈杂之声,原来是有人匆匆来报,值守的衙差将他给挡在了门外。

    值守的衙差是方瑜从京城六扇门一道带出来的,他们熟知他的秉xing,自己睡觉的时候是不容许别人打扰的。

    方瑜随口问了一声,外边发生什么事了?

    门外回应,回禀大人,是本县的何捕头有急事求见。

    让他进来。

    得了方瑜的指令,门外值守的衙差这才放何捕头进去。

    大人!

    何捕头很急,却又难以启齿。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方瑜感觉事有些不妙,不会是白松出了什么状况吧?

    何捕头吃了一惊,属下该死,属下今早去牢里查验,才发现白松竟然死去多时。

    什么?方瑜心头的预感灵验了,怎么可能?他的手脚都是上了重重的镣铐,就算是用头撞墙或者悬梁自尽也会发出声响,他是怎么死的?

    何捕头连忙解释,他是服毒自尽的。

    方瑜非常恼火,我不是让你们严加看管吗?没有我的指令谁也不许接近他,你们难道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吗?

    属下不敢!三班人手从不间断,绝对没有让任何人进入牢里。

    真的没有?

    属下用xing命担保,绝对没有任何人进来过。

    县丞大人也没有?

    绝对没有,县丞大人知道方大人是受了朝廷委派,他在没有得到方大人明示之前是不会参与进来的。

    方瑜暗付,好你个老东西,发生在管辖的劫案,你倒落得个清闲,却让老子在这里忙里忙外。

    方瑜不又问道:那白松是如何得到的毒药?

    这…这…

    何捕头支支吾吾,道不出原由。

    事已经发生了,方瑜不想过多责难他,何捕头,你先到外边等候,我这就出来。

    何捕头这才如释重负溜了出来,随后方瑜同他前去牢中探查现场。

    勘查现场过后,方瑜随意坐在一张凳子上,看着桌上放置的茶碗不由心头一动,何捕头,犯人的伙食是由谁负责的?

    回大人,牢里的伙食一向都是由狱卒小伍负责的。

    把小伍给我叫来。

    小伍呢?小伍在那里?何捕头冲着牢头大声喊叫。

    牢头答应:小伍,小伍今ri没来。

    何捕头刚要发火就被方瑜给叫住,何捕头你带路,去小伍家。

    火急火燎地何捕头在前边开道,路上的行人没少遭罪,很快就来到了小伍的家门口。

    何捕头气势汹汹地挥动拳头去砸门,原来门是虚掩的一下就开了,方瑜不详的预感再次袭来。

    果然,小伍倒在了自己的房中,七窍流血,显然也是中毒亡。

    何捕头探了一下鼻息,摇了摇头,回大人,小伍毒发亡,死亡时间已过二个时辰。

    老练的方瑜当然看得出来,小伍的亲戚呢?

    大人,小伍是一个孤儿。

    那就去查一查小伍平常跟什么人来往?

    方瑜把所有人都派出去探听消息,他回到了办事行辕里等候消息……

    天渐渐暗了,衙差三三两两的回来,他们带回来的消息并不能令方瑜感到满意,何捕头是最后一个回来的。

    何捕头,打探到什么消息?

    方瑜对这个凤翔县的捕头并不报什么希望,只是例行公事随口问问而已。

    回大人,属下尽力了。

    何捕头给自己倒了杯茶水,看样子他是又渴又累。

    行了,你今天也累了,回去吧。

    何捕头走了,房间里只剩下方瑜自己一个人。

    门外值守衙差忽然来报,禀大人,李彦仙将军要见你。

    哦,李将军人现在何处?

    就在门外。

    快请。

    衙差把李彦仙给请了进来。

    方瑜瞧李彦仙的神有些不对劲,李将军大驾,不知有何指教?

    李彦仙冷冷一笑,白松死在牢里,这么大的事方大人怎么不派人通知我一声?

    我这也是刚刚忙完,正要亲自到军营中会一会李将军,赶巧,李将军自己先来了。

    是吗?

    当然了。

    哈哈哈……

    二人相视一笑。

    方大人,如今白松死了,线索不就断了吗?

    未必……

    哦,行军打仗我倒是在行,查案子这等事我就是个外行。

    方瑜笑了笑,李将军过谦了,你我同为朝廷效力,只是分工不同罢了。

    如今这案子有何进展?李彦仙看了看方瑜,方大人能否告知一二?

    方瑜没有马上回答。

    如有不便我也不勉强方大人就是了。

    今后很多事还要仰仗李将军。

    方大人客气。

    方瑜命人上来茶水,他不紧不慢地浅呷着,李彦仙也细细地品尝。

    李将军,十万两黄金并不是小数目,白松他们这次来了不少人,为的就是想以商人的份,合法的将这批黄金运送出去,不料我六扇门获悉报,又请李将军唱了一出好戏。

    那里,那里。

    所以我断定这批军饷还在凤翔县境内。

    可县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笔黄金到底在那?

    我已有些眉目……

    那就好。

    只是眼下一时半会还不能确定。

    既是如此,我也就不便打扰了。

    李彦仙起告辞,方瑜也不留他。

    还望方大人早ri破案,告辞。

    再会。

    李彦仙走了,方瑜静静的坐在那里……

    夜深了,方瑜躺在上未能入眠。

    如果不是一个熟知衙门牢狱各个环节的人,绝对不会想到让小伍送饭的时候带进去毒药,自己还是太大意了,乃至被人给钻了漏洞,不过这也说明了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里的一些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