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蜜一般的私生活

    周亚泽的住处位于一个私人别墅群内,里面都是整齐划一类型相同的独栋别墅,这种别墅不象富豪们单独开辟土地建设的别墅那样空阔,在小巧别致之余显出几分(情qíng)趣,同时因为一栋栋楼是独立建筑,也很好地保留了每一户的空间。

    亚泽的那一间虽然宽敞,但并不空((荡dàng)dàng),布置得很是温馨惬意,上下楼加起来大约有二百平米。

    我站在他那间明亮的客厅里,透过半敞开的磨砂玻璃门,看着周亚泽挽着袖子在厨房里忙碌。

    锅里下着(热rè)油,他在案板上切着姜片,洗好的鱼放在一旁的鱼盘里。

    我微笑着慢慢踱过去,倚靠在门上轻声问他:“原来你会做饭呀?”我一直以为他不会做饭的。

    “刺啦!”周亚泽一边将鱼放在锅里烹炸,一边笑着转头对我说道,“在国外生活过的人有几个不会做饭的?”然后他一边煎着那条鱼一边对我解释道,“老外的饮食习惯和咱们不一样的,他们的食物高(热rè)量高脂肪,但纤维却很少,吃几顿你就会疯狂地想国内的饮食,所以这些留学的孩子最终都学会了做饭。”

    我笑着听着他的解释,同时看着他正在做的那条半生不熟的鱼,我还忍不住上去指导一下。

    最后,我干脆撸起袖子对他说:“算了,我来吧,你去一边歇着吧。”

    周亚泽听我这样一说,也就不再推辞,他微笑着将掌厨的大任交给了我,他解开腰间的围裙,系到了我的腰上,然后还顺势轻轻拍了拍我的腰部,轻声在我耳边道:“宝贝儿,那就全交给你了,对于你的厨艺,我是放一百个心,”说着,他在我耳后轻轻吹了口气,用无限温柔的声音轻轻道,“你办事,我放心……”

    我冲他无奈地笑了笑,挥了挥手,假装不耐烦地:“去吧,去吧。”

    周亚泽笑着踱出了厨房,可是他并没有走远,只是站在刚才我站过的那个位置,象我刚才一样倚靠着门框,淡淡地笑着看我烧那条鱼。

    看他没走,我在做这条鱼的过程,也就顺便向他卖弄两下多年来掌握的厨艺技巧,我一边剪着鱼,一边淡淡对他道:“做鱼啊,你要记住几条窍门……”

    周亚泽一边聆听我的“教诲”,一边假装虚心地点着头,让我的自信心膨胀到爆满。

    不消片刻功夫,这条鱼就做好了,我将剪得里酥外嫩的鱼出锅,然后又在上面淋上早已经准备好的五颜六色的汤汁。

    这时候周亚泽变(身shēn)为最好的店小二,他忙不迭地将我做好的这条鱼端上了桌。

    接下来,我又炒了两个青菜,拌了一个凉菜,吩咐周亚泽一一端上去,最后我将煨在锅里的一道(肉ròu)菜盛出,今天我们这顿家庭宴会的菜也就算齐活了。

    我端着最后一道菜上了桌,看着满桌香气扑鼻的美味佳肴,周亚泽忍不住低下头使劲嗅了一下,由衷地称赞道:“好香啊,光是闻闻就让我过足馋瘾了!”

    看着他象孩子一般天真的表(情qíng),我不(禁jìn)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每个家庭主妇在厨房忙碌一遭之后,最期望得到的不就是丈夫的赞誉和夸奖吗?那个时候,什么疲乏和劳累都会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虽然现在亚泽还不是我的丈夫,但我知道他正在努力向这个角色的方向发展。

    周亚泽开了一瓶尚好的红酒,说是为庆祝我入住他这栋冷清的小别墅而庆祝一番,我微笑着表示响应。

    在吃饭的过程,我试探地问周亚泽:“对了,你把咱们的事(情qíng)告诉你父母了吗?”

    正在喝汤的亚泽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温和地对我道:“我已经告诉他们我又交了个女朋友,但具体(情qíng)况还没有完全吐露给他们,只是告诉他们,因为前任吴嫣然的幼稚任(性xìng)令我头痛至极,所以我决定再交往的对象一定要选择个成熟豁达型的,这样给他们一个心理准备。”说着,周亚泽放下勺子,耐心地向我解释道,“我希望让他们一点一点接受你的(情qíng)况,给他们一个心理缓冲的时间。海潮,这个事你别担心,交给我,放心,我会做好的。”

    看着他坦诚真挚的眼神,我发自心底地笑了,轻声对他说:“对你,我怎么可能不放心呢?不放心,我就不会答应跟你了。”

    看我这样表态,周亚泽开心地笑了起来,此时他的笑容居然有一点孩子气。

    是晚,洗浴完毕的我们躺卧在周亚泽卧室那间宽阔的大(床chuáng)上,我轻轻依偎在他怀里。

    卧室里亮着朦胧的桔色灯光,周亚泽在我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轻声问我:“喜欢这里吗?宝贝儿。”

    我冲他淡淡一笑,轻声答:“当然喜欢……”然后反手将他的腰(身shēn)搂紧。

    周亚泽暧昧地笑着,轻轻掀开覆盖在我们(身shēn)上的蚕丝被,(身shēn)体向我倾覆过来。

    他慢慢褪去我(身shēn)上的睡裙,温柔地分开了我的双腿……

    我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双臂(情qíng)不自(禁jìn)地攀上了他强劲的脖颈,口下意识地呢喃道:“亚泽……亚泽……”

    周亚泽轻轻亲吻着我的唇,我的下颌,直到我的(胸xiōng)部……

    他在我耳边轻声呢喃道:“你的(身shēn)体怎么这么敏感?”

    我紧紧搂着他的脖颈,没有说话。

    我想告诉他,我并不是面对每一个男人都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应的,包括我以前的丈夫徐明辉。

    这一生,我只跟过两个男人,一个是现在的周亚泽,再有一个就是前夫徐明辉。

    和徐明辉在一起是水到渠成的,那时候我们年龄相当,背景相当,可以说门当户对,很容易地就在一起了,我们并不是因为强烈的互相吸引而在一起的,至少我对徐明辉是这样的,我觉得他是个适合做我男朋友乃至老公的人选,至于因为强烈的异(性xìng)磁场力而产生的吸引,倒在其次了。

    我和徐明辉婚后的(性xìng)生活也和我们的感(情qíng)生活类似,有个由浅入深慢慢适应的过程,开始我们都没有经验,行房时动作相当生硬枯涩,甚至开始作为女人这方我根本感受不到快感,觉得这只是一种义务。

    直到后来我们婚姻的慢慢深入,尤其是我有了女儿以后,(身shēn)体更加放开了,才慢慢体会到带给我的刺激和乐趣,我想徐明辉也是如此。

    而我和周亚泽,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强烈吸引着我的男人,同时,跟了他之后我才明白,原来深深迷恋一个男人,和他上(床chuáng)的滋味儿会如此令人。

    和他在(床chuáng)第之间,可以说他轻微一撩拨,我很快就进入状态了,就象此时就是如此,在他的拥抱和(热rè)吻之下,我的(身shēn)体很快变得微微战栗,而后下(身shēn)就湿润了,所以周亚泽才会这样笑着询问我。

    我咬着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不管我心里有多么喜欢他,多么渴望他的进入与侵夺,但此刻作为女人,我该有的矜持还是不能放弃的,我不可能象个((荡dàng)dàng)妇一样大声对他高喊:那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面对你,我的(身shēn)体才会如此放得开!来,进入我吧!

    看着我矜持而隐忍的表(情qíng),周亚泽暗暗地笑了,他并没有象上次那样坏坏地引(诱yòu)我上钩,而是很贴心地慢慢将我的双腿打得更开,然后温柔地(挺tǐng)了进来……

    这次的动作可以说是水到渠成的,先前他已经做了充足的(爱ài)抚工作,所以我的(身shēn)体很容易地就接纳了他,我们二人很快就融为一体了。

    “亚泽!亚泽!”在他冲刺过程,我不断地呼喊着他的名字,(情qíng)(爱ài)带给我的强烈刺激和致命快感象潮水一般几乎要将我淹没……

    “大声点!大声点!宝贝儿,我(爱ài)你!”周亚泽一边卖力地在我体内冲刺,一边俯下(身shēn)亲吻我的面颊,他的声音象罂粟花一般,充满了(诱yòu)惑的味道。

    我紧紧搂住周亚泽的脖颈,我感受到他脖颈上溢出的大量汗水,也听到他沉重的喘息声,我想他已经被我勒得快到窒息了。

    “亚泽!我……我(爱ài)你!”在他一连串最强烈的顶撞之后,我终于说出了那个埋藏心底的(爱ài)字。

    这个“(爱ài)”也深深地刺激了周亚泽,他强烈动作的(身shēn)体猛然一顿,然后我就感觉到一股(热rè)流直冲谷底,他的液体悉数喷洒在了我的体内。

    释放过后的周亚泽气喘吁吁地抱着我,良久没有说话。

    过了好久,周亚泽才慢慢将我的(身shēn)体放下,搂着我重新躺好。

    我看着他那因激(情qíng)而微微泛红的眼圈,轻声对他说道:“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听到这句话,周亚泽微微一怔,随即他就开心地笑了,笑容里带着一丝感动。

    他将的(身shēn)体搂得更紧,轻声对我说道:“我也想尽快拥有一个咱们(爱ài)(情qíng)的结晶,我会尽快将你迎娶进门的。”

    我依偎在他怀里,神(情qíng)有一点忧郁,我喃喃对他说道:“可是我还带着环呢,不知道能否成功……再次受孕。”

    亚泽吻了吻我的额头,温和地对我道:“能怀上,咱们就把他生下来。如果不能,咱们就领养一个,这都没有什么的,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心理压力。”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