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风平浪静

    我正在用毛巾擦脸,看到周亚泽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说这句话,不(禁jìn)有点气堵,我站直(身shēn)体面向他,面无表(情qíng)地发问:“怎么?你很希望我有事吗?”

    听我这样说,周亚泽愣了一下,随即他扬了扬眉毛,脸上浮现出宽容的笑意,他慢慢走过来,走到我面前,轻轻搂住我的腰,轻声对我说道:“不是,我只是为昨晚自己的粗鲁的感到歉疚,我真的怕……伤到你。”

    看到他满脸由衷的歉意,我心里的气马上就消了,我微嗔地瞟了他一眼,对他喃喃道:“我哪有那么(娇jiāo)(性xìng)啊?我又不(娇jiāo)皮娃娃,一碰就碎了?”

    听我这样说,周亚泽开心地笑了起来,他垂下头,用额头顶着我的头,(爱ài)惜地对我说道:“那就好。”

    看着他仍旧带着歉意的眼神,我犹豫着轻声问他:“你……忍了多久了?自从和她分手,就没找过别人吗?”

    听到这句话,周亚泽无奈地笑了笑,答道:“没有,”然后他严肃地给我解释道:“和不喜欢的人做那种事,我感觉那就是一种纯粹的发泄,毫无乐趣可言,我也不喜欢那样做。”

    看着他认真的眼神,我(禁jìn)不住调笑他道:“那你这几个月就靠……自撸来解决问题?”

    听我这样问,周亚泽的神(情qíng)有点吃惊,但随即他就顺坡下驴,紧紧挨近我,在我耳畔轻声地缓缓说道:“你是想知道这几个月的晚上我是怎么过的吗?要是我告诉你,拿着从公司合影上剪下来的你的照片,看着看着我就能硬,多少晚上我就拿着那个照片自……”

    他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完,我就赶紧捂住他的嘴,满脸通红地对他低声道:“好了,别说了!”

    此时我的脸羞得象个紫茄子,心里暗暗嘲笑自己:话题是你引起来的,到头来你自己却受不了了……

    可是周亚泽却没有这样嘲笑我,他反倒是伸出双臂紧紧地将我搂在怀里,然后无限感慨地对我喃喃说道:“现在,我们终于在一起了,为了这一步,我也是跨越了心灵上的很大障碍。现在,我什么都不管,只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我不管你以前有过什么样的经历,我只知道自己喜欢你,要和你在一起。”

    听到他这番(热rè)诚的话语,我是着着实实被感动了,我把手将他宽阔的腰(身shēn)抱紧,依偎在他怀里喃喃说道:“你喜欢我什么呢?我象个傻大姐似的,言谈举止什么的和优雅美丽都沾不上边儿……”

    我这番话也是发自内心的,同时也带着一丝自卑的感觉。

    周亚泽笑了,他轻轻抚摸着我的短发,耐心地对我说道:“我喜欢看到你的样子,喜欢听你说话的声音,甚至连你爽朗的笑声也喜欢,真的,”说到这里,周亚泽抬起我的下巴,认真地对我说道,“喜欢一个人,有时候是不需要理由的。”

    听着他和煦如暖风一般的话语,我轻轻地笑了,此时此刻,我内心深处感到由衷的安心,因为我找到了一个珍惜我的男人。

    “我以后在那些小节上……会多加注意的,尽量不给你……丢脸……”凝视着周亚泽那张英俊的面庞,我喃喃对他说道。

    听我这样说,周亚泽略带无奈地笑了,他轻轻摩挲着我的脸颊,耐心地对我说:“不必刻意改变自己,那样就不是你自己了,我更喜欢你按照自己内心喜欢的样式生活。”

    我红着脸,羞涩地冲周亚泽笑了笑。

    后来,我在脸上轻轻涂了点脂粉,就换上周亚泽给我买的一条裙子,然后跟着他去楼下的餐厅吃饭。

    这条裙子是米白色的,是一个知名品牌今年一个系列的新款,这个系列主要是为成熟女(性xìng)打造的,亚泽去巴黎参加一个金融峰会,就帮我选购了这条裙子。

    米白色,这以前是我想都不敢想的的着装色彩,这么嫩这么优雅的颜色,我以前只以为象赵秉燕那样出类拔萃的大美女才敢穿在(身shēn)上,但现在我却堂而皇之地将这个颜色穿在了(身shēn)上。

    周亚泽象是非常了解我的(身shēn)材一般,这条裙子买得非常合(身shēn),它的样式是修(身shēn),长袖,圆领,但间束腰,而且腰带很宽,所以这条裙子其实很挑(身shēn)材,穿在我(身shēn)上也非常合体。

    现在我梳妆完毕,打扮齐整,跟在周亚泽(身shēn)边向楼下走去,实话说内心还是有几分忐忑的。

    此时的我,就象一个又回到初恋时节的小女生一般,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渴望,同时也有几丝畏惧。

    我害怕别人拿异样的眼神看我,害怕被人说三道四,说我配不上周亚泽。

    亚泽象是看出我的心事一般,一路上,他都紧紧地挽着我的手,他的手掌宽阔而又温暖,给了我非常踏实感觉,渐渐地,我的心也安定下来。

    到了楼下的餐厅,周亚泽为我和他分别点了早餐,悉心的他还专门为我点了一碗燕窝粥,还低声在我耳边说,为我补补损失的元气。

    听到他这句话,我不(禁jìn)又回忆起昨晚那令人脸红心跳的一幕幕,下体某处的疼痛也再次蔓延开来,我的脸更加红了。

    安安静静地吃完这顿既算是早餐也算是午餐的饭,我和周亚泽就来到了山顶的温泉山庄。

    这个温泉山庄的浴池分很多种,有供很多游人泡浴的大池子,也有供私人泡浴的小池子,不过小池子一般都建立在室内,虽然设施齐全,但没有了在室外与绿树花鸟相伴的乐趣,毕竟在室外泡澡,还能看看周围的风景什么的,所以最终我和亚泽选择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大池子泡澡。

    换好泳装下了温泉池,我和亚泽倚靠在浴池一侧一块倚着山顶的大岩石,静静地享受着温泉水带给我们的滋润享受。

    还别说,这个温泉水带给人的享受真的是难以言表的,下到水后,尤其周(身shēn)被那温(热rè)的泉水包裹后,我马上就感觉昨晚因为过度激(情qíng)而造成的周(身shēn)酥软的现象在慢慢减轻,好象浑(身shēn)的筋骨都被打通了一般,周(身shēn)感到无比的舒畅惬意。

    看我倚靠着那块大石头慢慢合上了眼睛,一副享受至极的样子,坐在我(身shēn)旁的周亚泽微笑着询问我:“怎么样?舒服吗?”

    我惬意地冲他轻轻点头,并没有睁开眼睛,神态慵懒地对他缓缓答道:“舒服,别打扰我,让我眯一会儿。”

    听我这样说,周亚泽也就笑笑,不再打扰我。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岸上似乎传来不缓不疾的脚步声,紧接着,我就听到有人和周亚泽打招呼道:“哟,周总,真巧啊,您也来泡温泉啊?”

    听到来人了,我赶紧睁开眼睛,并且坐直了(身shēn)体。

    只见周亚泽落落大方地回应对方道:“是啊,钱总,你也过来了?”

    那个叫钱总的男人笑呵呵地走过来,他看上去有三十出头的样子,现在他在我们旁边的岩石上蹲了下来,客气地答道:“对啊,今天没什么事儿,我就带着女朋友这边玩了。”

    然后这个姓钱的男人看着我,犹豫着问周亚泽道:“这位是?”

    周亚泽赶紧向他介绍道:“哦,这个是我女朋友,蔚海潮。”

    钱总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看着我,然后笑着对周亚泽调侃道:“(身shēn)材不错啊!周老弟有福了。”

    他一句话又把我说了个大红脸,我想象姓钱的这种男人肯定都是混遍了风月场的,什么场面都见过,眼下看到我这样一个成熟的女人陪在周亚泽(身shēn)边,他心里一定感觉很奇怪,但既然周亚泽说我是他女朋友,出于客气他总要恭维几句,可看着我那张不能说难看,但也算不上特别美丽的脸,他恐怕也找不出合适的词来夸奖,于是只好夸夸我的(身shēn)材了。

    听姓钱的这样说,周亚泽笑了笑,然后看了看我。

    这时候正好有个妙龄女郎在那边招呼这个姓钱的,他也就笑着站起(身shēn),和我们客气地道了个别,然后向那位妙龄女郎那边走去。

    姓钱的走后,我心里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感到到了我的尴尬,周亚泽轻声对我解释道:“我选择带你来这边玩儿,就是因为这里远离市区,鲜少能遇到熟人,没想到还是碰上了这么个半生不熟的家伙。”

    我淡淡地冲他笑了笑,然后轻声道:“没事儿,反正早晚咱们的关系也得被大家知道。”

    听我这样说,周亚泽开心地笑了,他将的我(身shēn)体慢慢搂过来,在我脸颊轻轻吻了一下,轻声呢喃道:“要对自己有信心……”

    我略带羞涩地笑了笑,心里却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其实见他这些所谓的朋友和同僚我倒不怕,我最怕面对的,是以后怎么面对周亚泽的父母。

    泡完温泉,感觉浑(身shēn)舒爽怡人,昨晚因为过度遗留在我(身shēn)上的酸痛感都一扫而空,这个时候已到午时光,我和周亚泽因为早餐吃得晚,都不感觉饿,就直接去了山顶的露天酒吧,想坐在这里小憩一会儿,多面手饿了随便吃点什么东西就可以了。

    就在我和周亚泽悠闲自得地坐在酒吧一角休憩的时候,这时一个年轻美丽的大肚孕妇,在一个相貌还算英俊的年轻男人掺扶下,慢慢向我们这边缓缓走了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