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就是你!

    边旭的爸爸对我说:“实话说,当时一接到这个电话,我就有点懵了!我自己的儿子我最了解,按说他不是那乱来的孩子啊,怎么会突然喜欢上一个……比他大这么多的女人呢?因为着急吧,我就从老家赶到了s市,因为来得突然,也没有通知边旭。而且我有他住处的钥匙。同时,为了助自己一臂之力,我还带了个小助手,这个人就是边旭的表弟,这孩子也是学计算机的,因为我当时就留了个心眼儿,怕我过来后,问边旭,他一问三不知,什么都不承认。所以我为了掌握(情qíng)况,就将自己的外甥带了过来,这样如果边旭不跟我说实话,他可以帮助我探究一下边旭电脑里的资料,”说到这里,边旭的父亲苦笑了一下,他尴尬地对我说道,“毕竟我一个做过程的大老粗,计算机之类的东西我是一窍不通的……”

    默默地听着边先生的一席话,我轻轻点了点头,然后问他道:“那你从边旭的电脑里发现了什么资料了么?”

    听我这样一问,边先生煞有介事地瞪着眼睛使劲冲我点了点头:“有!有啊!”然后他解释道,“一开始我只以为边旭就算真的喜欢上一个比他大十几岁的女人,但这也只是一时的迷恋,造不成什么大碍。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当我外甥帮我查看了边旭的电脑,尤其盗窃了他的密码,然后进入他那个什么什么空间后,居然发现了他的很多篇(日rì)记,那里面记录的基本都是他与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包括你们一起出去打球啊,游泳啊,在(日rì)记里,他毫不掩饰对你的欣赏和(爱ài)慕,说你就是他喜欢的那种女人类型。他还一直因为你们年龄差距过大而不敢表白感到痛苦,说什么如果他早生十年应该多好这类的话。如果只有这些也就算了,问题是他还用了一些很露骨的字眼,比如,他居然提到在游泳时面对你会有(性xìng)冲动之类的,实话说,一看到这些,我就急了!因为很明显这孩子已经陷进去了!但你们明显是不般配的啊,所以我实出无奈,只好上门来打扰你了!”

    说到这里,边先生的眼圈有些发红,看样子这位父亲确实急坏了。

    看他这副模样,我无奈地轻叹了口气,低头沉思着,心想应该怎样向他解释这件事呢?

    看着我在那儿深思着,边先生又苦着脸,喃喃对我说道:“我了解自己的儿子,小旭这孩子其实是个老实孩子。上高时有女孩追求他,他也动心了,当时,我找他谈了一夜的话,我说你看现在这个阶段是你一生的转折点,爸爸当年就因为没有得到深造,所以后来的谋职之路才会这样艰辛,爸爸希望你能走好高考这道独木桥,因为只要过好这道桥,你以后的人生就会事半功倍。边旭这孩子是很懂事的,他当时对我说:爸爸,你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么做的。后来他就跟那个女孩断了联系,一心扑在功课上,第二年就考上了s市这所有名的全国重点大学。”

    说到这里,边先生的语调有一点感慨,甚至眼角都有些许泪花溢了出来。

    看此(情qíng)景,我递了一张纸巾给边先生。

    边先生轻声说了声“谢谢,”然后看了我一眼,继续对我说道:“边旭上大学后,我家就出事了,因为工程出了事故,我欠了很多外债,同时,还惹上了官司,在我被拘押那段时间,边旭开始做家庭教师,同时,你也给予了他很大的帮助,我想这段经历对他人生有很大影响,所以他才会至今对你念念不忘,但我觉得这只是一种感恩的心理,而不是真正的(爱ài)(情qíng),在我眼里,你就是他的长辈,至于你对我们边家的恩(情qíng),我边某人始终没有忘记……”

    说着,边旭的父亲从他随(身shēn)携带的黑色皮包里掏出了几沓叠得整整齐齐的钞票,然后双手颤抖地放在茶几上,并且慢慢推送到我面前,嗫嚅着对我说道:“蔚女士,当年在我们家落难时你毫无顾忌的慷慨解囊,如今我们家早已经度过难关,并且(日rì)子越过越好,所谓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这点小意思请你一定交纳。”

    看到这副(情qíng)景,我当时惊呆了!

    随后,我急忙将那五沓钞票仓促地推回到边先生跟前,急切地对他说道:“边先生,您这是干什么?当年我借给边旭的钱,他早就还给我了。再说我当年帮助边旭也并非想图点什么,只是觉得这孩子是个可造之材,如果将学业半途而废,就太可惜了。出于这种心理我才出手相助,请你一定不要多想了!”

    边先生按住那五沓钞票,再次生生将它们推到我面前,眼含泪恳切地对我说道:“蔚女士,这钱你别嫌少,我知道,多少钱都换不来一个人在别人落难时敢于出手相助的那片真(情qíng)。他(日rì)我边某人手头宽裕了,还会加倍感谢你,只是希望你……”说到这里,边先生的神(情qíng)显得有一点窘迫,他看着我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你还是要……断了小旭那份念想,他毕竟刚走入社会,还不够成熟,但您是过来人,应该知道他的某些想法是非常幼稚,也是不可行的,边旭是错把恩(情qíng)当成了(爱ài)(情qíng),如果你这头果断拒绝他,不再给他留什么念想,我想他剃头挑子一头(热rè),也持续不了多久的,而过了这个劲头,那时他就慢慢返过味来了,也成熟了,知道什么样的才是适合自己的人选。”

    听到边先生这番话,我叹了一口气,将手从那几沓钞票上移开,倚坐在沙发里,正视着边先生,然后郑重地对他说道:“边先生,有一点我希望你明白,我心里始终是将边旭当成一位普通朋友或者是弟弟这样的角色,对他绝没有其他想。以前我们一起出去玩,都是在一些公开场合,有其他人在场,参加的活动也都是一些健康的体育活动,我们二人绝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这一点请你务必放心。至于边旭现在的(情qíng)况……”我低头沉思了一下,然后对边先生保证道,“我这边能保证的就是,不再与他有任何接触,让他拥有自己的私有空间,个人生活不再受我一丝一毫的影响,我目前能做的,也只是这些了。”

    听到这些,边旭的父亲很感激,他一再点头对我说道:“蔚女士,我相信你的人品,也相信你一定能把握好这个度的,只要你这边不再搭理他,边旭那边我再给他做做思想工作,我相信他慢慢会清醒过来的。”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心若有所思。

    边旭的父亲在走前又将那几沓钞票推到我面前,看着我喃喃说道:“蔚女士,这个钱你务必收下……”

    一看他这样我就恼了,我站起(身shēn),皱着眉头低声对他说道:“边先生,你再这样,我真要生气了?”然后我指着这(套tào)房子,严肃地对他说道,“这(套tào)房子就属于我的个我资产,市值最少二百万。我本人也有不错的工作,每月收入颇丰,所以我根本不需要这笔钱,请你赶紧收回去吧。”

    看我如此,边先生也就不敢再坚持,只好悻悻地将那几万元钱收了回去。

    将边旭的父亲送走后,我站在自己家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夜景深思良久。

    第二天,我下班后出了大厦的门正要往台阶下走,刚走到最后一级台阶时,猛然抬头,却看到一辆熟悉的车。

    那时周亚泽的座驾,只见此时他正坐在车里,微微侧头看着我。

    我想了想,慢慢走到他的车前。

    “特意来找我的吗?”我平静地问他道。

    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反问我道:“今天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我抱膀冲他冷冷一笑,思忖着说道:“好啊,正好我车拿去修理了,搭你个顺风车也不错。”

    周亚泽可能没料到我这么痛快地答应他了,很殷勤地帮我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我也就不再推辞,动作麻利地上了车。

    他那辆银灰色奥迪在飞快行驶,我打开了车窗,任凉风扫过我的面庞,此时我脸上无一丝表(情qíng)。

    可能被我的沉默弄得有点心里没数,间周亚泽扫了我一眼,轻声问我道:“怎么不说话?”

    我看着周亚泽,淡淡地对他道:“让我说什么?说你为什么私下给边旭的父亲打那个电话?”

    被这句话一惊,周亚泽的车猛然打了个转儿,好在他驾驶功夫还算过硬,很快就调整好了角度,车子又恢复到平稳的驾驶状态。

    “为什么这样说?你怎么那么肯定那个电话是我打的,而不是别人?”周亚泽沉着地反问我道。

    “呵呵,”我冷冷一笑,淡淡对他说,“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你接触久了,你的行事作风我也有所了解,这件事除了你,没有别人。”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