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个男人,一个我曾经深深暗恋过的有魅力的男人,当着我的面说出这番(肉ròu)麻至极的话,纵然泼辣开朗如我,也招架不住了。

    我的脸当即就“腾”地一下红到了耳朵根儿!

    而周亚泽却丝毫不以为意,他甚至更加靠近了我,用那种能将我灼化的火(热rè)目光呆呆地注视着我,继而伸出手,轻轻抚上了我的面庞。

    此刻,他的脸庞就近在咫尺,甚至他口腔散发出的带着淡淡烟草气息的味道都清晰可闻,我这样一个不算年轻的老女人,就这样羞羞答答的,被他这样一个被众多美女环绕的青年才俊象挑逗小女生一样的抚弄,我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真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我胀红着脸,用手用力抵住他的(身shēn)体,急促地对他说道:“不!不行!别这样……”

    可是,我的反抗不但没有起效,反倒更加激起了他的征服,他一下子将我搂了过去,一只手穿过我的腋下用力抚摸着我的(身shēn)体。

    我已经感觉他的手触到了我的那两团(挺tǐng)拔的柔软,登时间,我方寸大乱,我一边用力扭动着(身shēn)子,一边面红耳赤语无伦次地对他喊道:“别……别这样!我……我……要喊人了!”

    听我这样说,周亚泽不怒反倒笑了,他在我耳畔轻轻问道:“你喊吧,看看能有什么效果?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往这边带了吧?”

    怪不得周亚泽硬要开着车把我往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拉,原来他安的是这个心思……

    想到这里,我在心里暗骂着周亚泽的黑心和流氓,他居然会想出这样的高招来调戏我?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心里这样想,羞恼交加的我反抗也就更加激烈,可是,车里的空间本来就不大,狭小的空间根本就不够我们两个大活人折腾的,再加上我毕竟是个女流之辈,无论是力气还是精力都不能和周亚泽这样一个人高马大的大男人相比,于是我很快就被他制服了,他紧紧地接我抱在了怀里……

    “知道吗?这段时间,我夜夜都在想你,睡梦里经常能梦见你的样子,有时候想着想着你我就有了感觉……”周亚泽一边胡乱地在我面颊上亲吻着,一边急促地对我说出这番炽(热rè)撩人的话语。

    “你不要再说了!”我打断周亚泽,厉声冲他喊道,因为我知道继续让他说下去,肯定会是一些令人脸红心跳儿童不宜的话语了。

    可是周亚泽不但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他用力搂着我的腰(身shēn),唇轻轻摩挲在我脸侧,然后用那种充满磁(性xìng)的沙哑音调在我耳畔轻轻道:“你这么喜(爱ài)运动,(身shēn)体的柔韧(性xìng)一定非常好……”说着,他的动作却越来越失控,我甚至已经感觉他的一只手拉开了我的裙子的拉链,并且向里用力摸索着……

    我再也受不了,冲口对周亚泽叫道:“周亚泽,如果你真的喜欢我,那现在就住手!”

    黑暗,周亚泽在我(身shēn)上下其手的动作停了下来,他剧烈地喘息着,我能感觉得到他那炽(热rè)明亮的目光定定地看着我,我甚至能闻到他那浓烈的气息喷洒着强烈的荷尔蒙的味道……

    “好,我尊重你。”喘息良久,周亚泽低低地对我说出这几个字,他的(身shēn)体远离了我,沉沉地靠在了座椅上。

    暂时摆脱了危险的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我又羞又恼地将被周亚泽拉开的拉链拉好,周亚泽则坐在那里良久无语。

    看我的动作终于平静下来,坐在黑暗的周亚泽幽幽地对我说道:“你刚才说要下车,如果,我就将你扔在这个荒凉的地方,你会怎么办?”

    一听他这话,我就恼了,我冷冷地反问他道:“你以为这能难倒我?”

    听到我这句赌气的回答,周亚泽笑了,他的一只手又慢慢伸了过来,轻轻抚摸了一下我的脸庞,轻声对我说道:“我就知道你最要强了,什么都难不倒你,我的小刺梅……”

    听着他充满色彩的话语,我心里没有羞怯和喜悦,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烦恼,我又用力拨弄开他的手,看我如此,周亚泽轻轻叹了口气,在座位上复又坐好。

    沉默片刻,我低声问周亚泽道:“你知道你刚才在坐什么吗?”

    听我突然这样问他,仰着头目视前方的周亚泽突然转过脸来,淡淡对我说道:“当然知道。”

    “你不知道我比你大四岁吗?”我冷冷地((逼bī)bī)问他。

    听我这样说,周亚泽沉沉地叹了口气,倚靠在那里,轻声对我说道:“如果要是真的喜欢上了,区区四岁的年龄差距算什么?大个十岁都完全不是问题,主要看两人有没有感觉……”

    听着他平静而舒缓的话语,我有些负气地对他说道:“喜欢和有感觉就可以胡来吗?我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

    听我这样说,周亚泽又叹了口气,他看着我,认真地对我说道:“我知道你不是随便的女人,其实,我也不是随便的人啊,我对你,是认真的。虽然今天我喝酒了,但我刚才对你说的话其实早就想对你说了,也算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包括我和嫣然分开,当时也是经过了痛苦的斟酌,我向她提出让我们彼此二人冷静一下,其实就是为我们的分手做预演了。我当时想的就是,我和嫣然确实不合适,如果勉强成婚,只会令双方更加痛苦,甚至会贻害下一代。所以,我当时就下定决心,不管这次顶住多大的压力,我都要和她分手。只是没料到她会节外生枝,搞出这么一出名堂……”

    “这不正如你的愿了?”我没好气地轻声诘问他。

    周亚泽笑了,他一只手轻轻碰了下我的脸庞,然后轻声对我道:“那还不是为了你?”

    我马上反驳:“你少来!你们的事儿少把我掺和进去!”

    周亚泽无奈地笑:“行,和你没关系。”然后他又故意我反问我道,“难道你敢说心里对我一点没有感觉?”

    我没有理会他,将目光投向黑幽幽的窗外,默默地坐在那里深思着,良久,我转过头喃喃对他说道:“我还是没法接受这种感(情qíng),咱们都不是尚未更事的少男少女了,尤其是我,已经算是淌过一趟男人河了,你也不想想,你父母那里的工作你能做通吗?所以我觉得与其鸡蛋碰石头,不如干脆不去冒那个险,咱们还是恢复成普通朋友的关系,这样对双方都有好处。”

    听着我这番心灵的陈词,周亚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娓娓对我说道:“事在人为嘛,不去争取,又怎么知道可能不可能呢?反正我对咱们的未来有信心,只要你不把机会给别人就行了。”

    听到他这番固执的坚持,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将视线重新投向窗外。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天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吧。”我正深陷于沉思当,却猛然发现周亚泽的手伸了过来,我刚要惊叫,却未料他只是帮我系好安全带,我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虚惊一场。

    那晚,有惊无险,最终周亚泽还是将我完好无损地送回了自己的住处。

    下车时,他在车里轻声问我:“用我送你上楼吗?”

    我正在伸手拿自己的背包,听到这句话赶紧厉声拒绝他道:“不!不用了!”

    看我反应这么强烈,周亚泽无可奈何地笑了,他喃喃对我说道:“你呀,真是太倔了。”然后还对我补充道,“总有一天,我会亲自送你上楼的。”

    听到他这句话,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没有再理会,“登登登”地向楼上走去。

    我在心里暗自腹诽:总有一天是什么时候?我只知道我住的这栋楼里有不少认识我的邻居,我可不想让他们看到一个这么帅这么年轻的男人半夜送我上楼,然后背后说三道四。

    这样默默地想着,我已经快步上了楼,来到自己的门前,可正当我掏出钥匙准备开门之时,却听到(身shēn)后传来一声低沉的男声:“海潮姐,你怎么才回来呀?”

    我吓了一跳,猛然转过头一看,原来竞然是边旭。

    我抚着“怦怦”乱跳的心脏,有些怨怪地对边旭说道:“原来是你呀?三更半夜的,你怎么坐在这里呀?”

    边旭刚才坐在往我家上层走的那几级台阶上,此刻听我这样说,他缓缓地站起(身shēn)来,然后拍了拍(屁pì)股上的土,淡淡对我说道:“我在等你呀,我七点钟就过来了,可是一直没等到你回来,打你手机,又不通。”

    我赶紧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原来是没电了。

    我看着边旭,不解地问他道:“大晚上的,你找我干什么呀?”

    边旭表(情qíng)莫测地冲我笑了笑,然后轻声答道:“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只是好久不见你了,想过来看看。”

    我看着边旭微微涨红的面颊,我感觉这孩子今天神态有点不寻常,好象是喝酒了。

    “你喝酒了吧?”我皱着眉头,轻声问他。

    边旭看着我,淡淡一笑,答道:“只有一点点。”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十八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