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无可奈何

    一看到这条短信,我就恼了!

    本来,我觉得周亚泽毕竟是我曾经尊敬和喜(爱ài)过的男人,虽然他白(日rì)里的行为很令我光火,但我还是不希望和他撕破脸皮,希望彼此能在心保留那么一点儿美好的印象,所以我刚才才给他客客气气地回复了那么一条短信,万万没有料到,他不但不领(情qíng),还变本加厉,更加露骨地挑逗我,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着那条短信,我心里涌起一股怒气,我紧紧握着手机思忖片刻,然后“啪啪啪”按响键盘,给周亚泽回复了一条较长的短信。

    我在短信里对他说:周总,你今天是不是喝高了?要不怎么净做离谱的事呢?没错,边旭不是我的表弟,他只是我的普通朋友,我们除了周末一起出去运动打球,没有其他交往。白天我那样介绍他只是为了避免闲人说三道四,节外生枝,怎么就触到了你的g点上了?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讽刺我有意思吗?我希望你不要再做这种掉价的事了,实话说你今天的行为真令我大跌眼镜,觉得你和以前简直判若两人。

    接到我这个回复,周亚泽可能也很难堪,但他这份难堪是他自找的,谁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试探讽刺我呢?

    发完刚才那条短信,我就象卸掉心一块沉重的包袱一样,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想这回周亚泽应该知难而退,不会再那么无聊地来试探我了吧?我觉得我刚才那条短信语气虽然不轻不重,但也足够令他尴尬的了,他应该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再给我回复了,那么今天这件事就算到此为止了。

    这样想着,我将手机扔到一边,关掉笔记本电脑,熄灭台灯,然后躺下准备睡觉。

    就在我半合着眼睛准备入眠的时候,手机的知信提示音又响了。

    我看着在黑暗闪烁着绿光的手机,想不去理会它,可是又硬不下那个心来,于是我干脆打开台灯披衣起(身shēn),抓起手机拿过来看了一下。

    短信是周亚泽发来的,他在短信里对我说:对不起,我晚上确实喝了点儿酒,心里有点儿不痛快,可能言多有失,如果给你造成困扰,我道歉,同时也为白天的行为向你道歉,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晚安。

    我呆呆地拿着手机,看着这条短信,良久没有反应。

    后来,我放下手机,轻轻叹了口气,又关上了台灯,重新躺了下来。

    那一晚,我睡得并不太好,好象睡着了,但似乎又处在半梦半醒状态,白天经历的事儿总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周亚泽的脸,边旭的脸,甚至是daisy的脸,他们都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脸上带着讽刺的笑容,忽然,我听到了一声尖利的笑声,那个声音对我不无嘲讽地喊道:“蔚海潮啊蔚海潮,你活得可真是失败!你明明喜欢周亚泽,却不敢承认!带个男伴出去玩吧,又不敢承认他是你的普通朋友,还说是什么亲戚,结果让人家识穿了,哈哈哈,你可真是太好笑,太失败了!”

    我抬眼望去,只见这个用尖利的声音讽刺嘲笑我的女人正是赵秉燕!

    只见她双臂拢在前(胸xiōng),就那样趾高气扬地看着我,一边继续喋喋不休地嘲笑我道:“你找个那么小的男孩子带在(身shēn)边,不就是显示你不服老的心理吗?可不管怎么样,你的年纪都是没法更改的,你整天和那么年轻的男孩子在一起玩,只会落人笑柄,因为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你和那个男孩在一起,他就象你包养的(情qíng)人!”

    赵秉燕的嘴喋喋不休地在那里说着,我心焦急似火,想反击她,可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嘴头一回这么笨!我着急地冲她大声喊道:“不!不是!事(情qíng)不像你说的那样!”

    赵秉燕指着我的鼻子,凶神恶煞地大声对我喝道:“就是这样!就是这样!你再反驳也改变不了这个事(情qíng)!”

    我心里要急疯了,心里有一大堆话要去反驳赵秉燕,可是口就是发不出声音!就在这时候,我猛然坐了起来,才惊觉刚才那一切不过是一场恶梦。

    自从被周亚泽识破我和边旭的关系,尤其是做了那个恶梦以后,我渐渐地疏远了和边旭之间的来往。

    我觉得我们总在一起玩儿也不是那么回事儿,边旭虽然刚刚参加工作,还没来得及谈恋(爱ài),但他早晚是要有女朋友的;而我也应该考虑自己的终(身shēn)大事了,我们两个朋友不象朋友,姐弟不象姐弟,总是厮混在一起,确实有点容易引人非议,所以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我觉得还是保持一定距离的好。

    那一阵子,边旭也很忙,他们公司新接了一个项目,周六经常要加班,所以他也没什么时间来找我玩,另外,daisy后来还找过他几回,他曾经跟我说过这件事,并且邀请我和他们一起出去玩,但被我婉言谢绝了,我觉得人家小男生小女生在一起约会肯定有很多共同话题,我一个半老徐娘何必跟在(身shēn)边做那个电灯泡呢?所以我就拒绝了。

    少了边旭这个共同出玩的小朋友,我的生活一下子又变得单调起来,又回到以往的状态去了。

    业余时间实在闷得无聊,我就去找许心诺聊聊天儿,说说心里话,毕竟我们是同龄人,心诺又是那么善解人意,所以我和她还是(挺tǐng)有共同语言的。

    有一次我去心诺那里,聊着聊着,许心诺突然向我提到了一个人,她问我道:“哎,海潮,你还记得李万详这个人吗?”

    初听到李万祥这个名字,我有点发懵,随后我就记了起来,这是个我以前接触过的客户,他是一家家具制造企业的老总,我曾经给他们公司策划过一个宣传方案。

    我一边吃着桔子,一边囫囵地回复许心诺道:“记得啊,祥云家具公司的老总嘛,怎么了?”

    看我记起了这个人,许心诺脸上浮现起笑意,她凑近我,认真地对我说道:“我家老梁和这个李万祥关系不错,私交(挺tǐng)好的,有一次我们聊天时,不知怎么就提到了你,然后李万祥说了认识你,好象对你的感觉还(挺tǐng)不错。”

    说着,许心诺眼睛亮亮地看着我,目光里颇有一番暗示的意味。

    看她这副样子,我差点被桔子噎住,好不容易将嘴里的桔子咽了下去,喘了口气,我瞪大眼睛问许心诺道:“不会吧?据我所知,那个李总年纪可不小了!”

    许心诺轻轻白了我一眼,柔声道:“也没有多大,五十出头。”

    我惊语:“五十出头?五十出头还比我大十几岁呢!”

    许心诺不以为意地拿起一瓣桔子放时嘴里,慢条斯里的咀嚼着,然后轻声对我说道:“反正老李(身shēn)体可好呢,打球和保龄球什么的,体力不逊于我家老梁,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

    听她这样说,我下意识地追问了一句:“这个老梁家里什么(情qíng)况?”

    看我来了兴趣,许心诺拍拍手掌,然后认真地给我介绍道:“他前妻几年前因为癌症去世了,给他留下一儿一女,现在呢,儿女都已经长大了,好象还(挺tǐng)有出息的,女儿已经嫁人了,嫁得还(挺tǐng)不错。儿子呢,在海外留学归来,现在在帮他管理公司,听说也已经订婚准备结婚了。”

    然后许心诺拍着我的肩,对我语重心长地说道:“反正如果你要是嫁给老李,没什么后顾之忧,人家孩子都大了,再说有儿有女,也不指望你再给他生儿育女,当然,如果你们愿意锦上添花,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qíng)。”

    听着许心诺半开玩笑的话语,我轻轻捅了她一下:“去去,什么叫锦上添花?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许心诺煞有介事地对我说道:“哎,这事儿你别不当成回事,如果你要是找个三十多岁没有小孩的,那你不得给人家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你都这个年纪了,真的愿意再给他生一个啊?所以我才说你跟老李这样的比较务实,最起码没有什么思想负担了,不愿意生,就享受你们二人的二人世界,愿意生,那就是锦上添花的好事。”

    我有些无可奈何地苦笑着摇了摇头,(身shēn)体向沙发后背倚去,淡淡说:“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你这想得可够远的啊。”

    许心诺认真地对我说:“这些事你不得不考虑到,要不你见见老李吧?我看他是真的有那个意思,你们见了面再说。”

    我无奈地摆摆手,急忙说:“算了,姐姐,我还是先不见他了。”然后我也很认真地对她说,“他都五十多了,你想想十多年后我四十多时他都六十多了,到那时候如果(身shēn)体出点什么问题怎么办?不是我咒他,而是这些问题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许心诺无奈地笑了,然后对我道:“人家有那么多财产呢,就算有什么事(情qíng),也会请保姆照顾,不会麻烦着你的。”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