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有意逗弄

    我瞥了周亚泽一眼,我不明白他这样刨根问底究竟是何用意?

    如果说,刚开始他提起这个问题时,我以为他只是出于好奇才会问起这个问题,但是现在,我已经感觉他是故意的了。

    实话说,他这样刨根问底,已经令此时的我十分的窘迫了,毕竟说边旭是我表弟,是我临时起意编排的谎话,但是,既然知道周亚泽是看穿了我的谎话故意为难我,我当然不能让他看我这个笑话,于是,为了能自圆其说,堵住周亚泽那张咄咄((逼bī)bī)人的嘴,我略加思索后,一本正经地对他说道,“周总,既然你这么关心我们之间的关系,那我就解释一下,事(情qíng)是这样,我姑妈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南方发展,我姑父是南方人,边旭也随父母在南方长大,所以口音和我略有不同。”说完这句,我看了坐在(身shēn)边的边旭一眼,他也配合地冲周亚泽点点头,意思印证我说的准确(性xìng)。

    然后我挑挑眉毛,故意反问周亚泽道,“周总,还有什么问题吗?”

    其实我现在的面色已经带了几分愠怒,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我觉得周亚泽一定能感觉得到。

    果然,看到我这副神(情qíng),他暗暗地笑了,然后装做恍然大悟的样子,微笑着回复我道:“噢,原来是这样啊!这样还说得通。”

    他这样一笑,更加印证他刚才的那番询问是故意的了,我心里那那股小火苗“噌噌”往外窜!我真想拿起手那杯果汁,向周亚泽那张完美无缺的脸上泼去,但很显然,这只是我的臆想,毕竟,从哪方面考虑,我都不会当面和他翻脸的,虽然我觉得眼下的他确实很无聊。

    已经看出我的不悦了,周亚泽脸上的笑意更加耐人寻味,他故意看了我一眼,眼含着淡淡的笑,不过此时我可没冲他笑,我故意躲避着他的目光,拿起杯子喝了口饮料。

    周亚泽笑着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淡淡地对我们说道:“不过,有一点你们可能还不知道,”然后他指着坐在他(身shēn)旁的daisy,笑着向我们解释道,“其实daisy也应该算是我的表妹。”

    听他这么一说,我和边旭都有些狐疑地看向他,只见周亚泽轻轻摊开双手,很绅士地笑着向我们解释道:“我的母亲和daisy的母亲是表姐妹,更确切地说,我的外祖母和daisy的外祖母是亲姐妹。”

    我看着生着一副混血面孔的daisy,有些不解地问了一句:“那daisy长得怎么这么象混血儿啊?”

    周亚泽笑着回复我道:“那是因为daisy的外祖父母后来去了美国,daisy的母亲也在那边嫁了当地人,所以她才生成这副样子,”说着,周亚泽又看了眼daisy,daisy也冲他顽皮地笑了笑,周亚泽转过脸,继续对我们说道,“不过老外不是很在意这些亲戚之间的称呼,比如使用英语的国家,在称呼表兄弟姐妹的时候,不论男女,不论是父母哪一边的亲属,一律用来称呼,拿daisy来说,她就不喜欢我叫她表妹,更喜欢我称她为我的朋友,所以我刚才才那样向你们介绍她。”

    这时候,daisy亲昵地挽住周亚泽的胳膊,撒(娇jiāo)一般笑着对我们说道:“我不喜欢aex说我是他的表妹,我更希望大家误认为我是他的女朋友!”

    aex是周亚泽的英名。

    听到这里,我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和边旭面面相觑。

    闹了半天,坐在我们对面这一对才是真打实凿的表亲,周亚泽和daisy之间的亲戚关系虽然有点绕,但最起码比我和边旭这对“假冒”的表姐弟要靠谱得多了。

    看我们这副神态,周亚泽了然地笑了笑,然后他还(身shēn)体前倾,煞有介事地补充了一句:“哦,当然了,我们这层表亲关系要比你们这层表亲远得多了。”

    看着周亚泽那微微含笑的目光,我脸上更加发烧,有种谎话被人当面拆穿无地自容的感觉,我在心里不住的默念着:“你一定是故意的,你一定是故意的……”

    边旭看出了我的尴尬,他适时地转换了话题,跟活泼开朗的daisy攀谈起来,他轻声问daisy道:“刚才你说到你也是刚刚毕业?”

    daisy笑着冲他点了点头,肯定地答道:“yes!”

    边旭笑着追问她道:“那你是准备工作吗?”

    听到这个问题,daisy摸了摸鼻子,颇有些无奈地回答他道:“我妈(咪mī)希望我和她喜欢的一个男孩订婚,可是我并不怎么喜欢那个男孩子,所以这次就来这边游玩,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能留在国发展,并且能在aex的公司工作!”

    原来这个daisy是为了躲婚才跑到国内来的。

    听她这样一说,周亚泽笑着逗她道:“你能干什么呀?”

    daisy使出小女孩的玩(性xìng),亲昵地挽住周亚泽的胳膊,对他撒(娇jiāo)道:“反正你是老总,你说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嘛!”

    几个人一番说话,自不必提。

    坐了一会儿之后,这时候正好钱丫丫给我发了条短信,我就借口有事,起(身shēn)要告别,看我要走,边旭也站起(身shēn)来,说也有些事(情qíng),要先走一步,就这样,我们向周亚泽和daisy告别

    在我们离开之前,daisy缠着要了边旭的联系方式,边旭大大方方地和她互换了彼此的电话号码。

    实话说,边旭虽然生长在南方,但他父母确实是一个是南方人一个是北方人,所以他(身shēn)上既有着北方人高大威猛的外形,也有着南方的清秀含蓄。

    此刻,高大帅气的他,和活泼(娇jiāo)美的daisy站在一起,确实很般配,尤其是年龄,都是二十出头如花似玉的青(春chūn)男女,看上去煞是令人羡慕。

    在他们互换电话号码的时候,周亚泽淡淡地看着我,那目光里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但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说,我和边旭就这样离开了。

    在路上的时候,边旭笑着逗我道:“海潮姐,你说同事找你有事,其实是借口吧?”

    我笑着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专心开我的车。

    看我如此,边旭的求知更加迫切,他歪着头笑看着我,轻声对我说道:“那个周亚泽确实只是你的老总?你们没有拍拖过吗?”

    听他这样说,我一着急,冲口回道:“什么拍拖过?我们只是正常的上下级关系!”

    听我这样解释,边旭狡黠地笑了笑,眯着眼睛缓缓说道:“没那么简单吧?如果只是普通上下级关系,他会对出现在你(身shēn)边的男人那么敏感?这家伙,就差把祖宗八辈给八出来了,简直是查户口啊!我总觉得他对你有那么点儿意思,要不不会这样刨根问底。”

    边旭这样说,令本来心就有事的我更加心烦意乱,也就在这个时候,前面那辆车因为遇到红灯紧急刹车,我因为思绪有点不集,差点让(爱ài)车和前面那辆车来个亲密接触,所幸我的驾驶技术还算过硬,及时刹车,所以只是虚惊一场。

    惊魂未定,我气恼地瞥了边旭一眼,恨恨地对他说道:“我开车时别和我聊天!”

    边旭象个无辜的孩子一般看了我一眼,喃喃说道:“对不起,海潮姐……”

    听他这样一说,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其实怎么能怪边旭呢?这一路开车,我心里一直在想心事,但不是因为边旭,而是因为刚才故意为难我的那个家伙。

    我其实一直在后悔,刚才在球馆时为什么要和周亚泽他们撒那个谎?

    其实我直接说边旭是我的朋友,或者解释一下,他原来当过我女儿的家庭教师,因为熟悉,加上都喜(爱ài)运动,所以周末经常约在一起打球什么的,其实这样说开了,真的没有什么。

    可是我偏偏画蛇添足地说什么边旭是我的表弟,结果让心思缜密的周亚泽一下子识穿了我的谎言,搞得我十分尴尬,似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欲yù)盖弥彰的意思,也好象我和边旭之间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似的,这事儿弄的,实在是很上档次。

    其实我刚才开车时,心里一直在后悔这个事儿,加上边旭没话找话故意提起我和周亚泽的关系,所以我就把火一下撒到他(身shēn)上了,想来真不应该……

    这样想着,我抱歉地冲边旭笑了笑,喃喃回复他道:“咳,说什么对不起啊?不怪你,怪我自己精力不集,我态度不好,你别往心里去。”

    听到这句话,边旭(阴yīn)沉的面庞绽开笑颜了,他低声回我道:“怎么会呢?海潮姐……”

    那天将边旭送回家以后,我简单弄了点吃的,然后就去浴室冲了个澡,也没心(情qíng)看电视,穿着睡衣,早早地回了卧室。

    但是看看时间还早,我又睡不着,所以我就坐在卧室的(床chuáng)上玩笔记本电脑,无聊地翻看着页。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短信的提示音。

    我拿起手机一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因为短信是周亚泽发来的。

    他在短信里问我:“干什么呢?”

    我拿着手机盯着那条短信发了半天呆,最后气恼地将手机丢在一边,不准备回复他。

    过了一会儿,我又觉得这样做不妥,于是拿起手机,给他回了条短信:“没干什么,准备睡觉了。”

    没想到周亚泽的短信很快就回了过来,他问我道:“没和你那位表弟在一起?”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