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既然无缘,陌路相见

    注视着周亚泽棱角分明的英俊面庞,那一刻我有一瞬间的恍惚,我差点就听了他的话开门上车,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从远处驶来的车流里,有一辆熟悉的白色宝马530缓缓驶了过来,车内那个穿着耦合色职业(套tào)装,戴着高级墨镜的女人我太熟悉了,因为她就是赵秉燕。

    此时刚刚到下班时间,按照常规,赵秉燕一般不会这么快就离开公司的,今天她这么快离开,并且尾随周总的车前来,她到底在担心什么?又想窥测什么呢?

    那一刻,我心里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奈,我不知道赵秉燕这个女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她如果真的那么喜欢周亚泽,为什么不公开向他示(爱ài)呢?现在,周亚泽已经和其他女人订婚了,赵秉燕的竞争对手应该是那个吴嫣然,而不是我,她这样亦步亦趋地监视着我和周亚泽,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心里感到匪夷所思,同时也想尽快逃离这个是非场。

    周亚泽不属于我,他也从来没有向我表达过一点喜欢的意思,现在,他已经有了其他女人,并且可能很快要结婚了。我却被一群暗恋他的疯女人当成假想(情qíng)敌,实在是很冤枉,就象一群饿得眼冒金星的乞丐嫉妒另一个乞丐,因为他们觉得他偷吃了他们一直向往的肥(肉ròu),但其实那个被嫉妒的乞丐真是冤枉得很,因为他没有吃那块(肉ròu)!而我现在的(身shēn)份,就是那个被嫉妒的乞丐。

    所以,在看到赵秉燕的车尾随在周亚泽的车的后面缓缓驶来,她还从车窗里不断往我们这边张望时,我在心里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心想:我既然已经逃离了这个是非地,何必再卷入这些与我无关的是是非非当去呢?

    于是,我对周亚泽勉强笑笑,然后轻声回复他道:“周总,谢谢你,不过,我等的那趟车马上就要来了,那趟车能直接到我家门口,很方便的,而你如果送我,还要饶路,所以,还是算了吧,谢谢你的好意。”

    看着我拒绝他的尴尬样子,周亚泽苦笑了一下,他语气淡淡地问我道:“有必要这么避嫌么?就算是你离开益友了,我们还应该算是朋友吧?”周亚泽的目光透着十足的诚意,他的语气带着豁达,同时也有一点无奈。

    我想,他一定是知道了吴小娜和赵秉燕在背后是怎样议论我对他的向往的,所以才会这样说。

    这样想来,我心里更加感觉到尴尬,甚至窘得脸都有些发红了。

    我不想让周亚泽知道我对他有一点点动心,这是一个女人起码的矜持,更何况周亚泽现在已经有了其他女人,如果他洞察了我的对他的动心,还要对我这样暧昧,那么就将我摆在了一个不清不楚的尴尬位置。

    我记得,原来徐明辉曾对我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上男女之间没有纯粹的友谊。

    徐明辉当时对我说,凡是打着什么“好朋友”“好哥们”“好发小”旗号的所谓男女之间的纯友谊,最后都会变了味道,要么因为彼此双方各自有了(爱ài)人而(日rì)益疏远,要么就是从朋友发展为(情qíng)人,最终滚上了(床chuáng)。

    所以,所谓男女之间不掺一丝杂质的纯友谊,纯粹是男人为了骗取更多红颜知己而打的好听的幌子。

    我是过来人,我其实理解徐明辉话里的意思,也许有的男女不合适做(情qíng)侣,但彼此还有那么一点好感,所以就做了比恋人少一点,比朋友多一点的所谓“异(性xìng)好友”,但这种关系往往是很难把握的,因为男女之间毕竟存在着吸引力,这是由生理差异决定的,所以在(日rì)益密切的交往,这种所谓的纯友谊就会变了味道。

    此刻的我既然已经离开了益友那个是非之地,就想有个全新的开始,不想再拖泥带水藕断丝连,这其也包括和周亚泽的关系,他有他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他是一个那么完美的男人,靠近他的女人很难不被他(身shēn)上的某项特质吸引,但同时,这样的男人也是极其危险的,因为他最终只能属于一个女人,那么其他被他吸引的女人终将成为炮灰,也终将面对自己内心的失落。

    我不想有这份失落,因为我虽然不优秀,但骨子里还是有着一股傲气的,我觉得没有一个男人值得我那样朝思暮想魂不守舍,所以,既然明知自己动了心,同时也知道没有什么可能,那么上上之策就是快刀斩乱麻,断得个干干净净,也好了无牵挂,去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所以,此时面对周亚泽的诘问,我略带歉意地冲他笑了笑,然后语气肯定地轻声对他说道:“周总,你别见怪,我坐那趟公交车确实很方便,你(挺tǐng)忙的,就不麻烦你了,谢谢你的好意思。”

    听着我淡漠而疏离的话语,周亚泽脸上的笑意彻底敛去了,目光里带上了一种浓重的失望之(情qíng),他叹了一口气,默默地低下了头,良久没有说话,双手却无意识地轻轻拍打着方向盘。

    后来,他抬起头来,微微蹙眉轻声问我道:“你走时所说的希望还有机会合作,是应付我的客(套tào)话吧?”

    听到这句话,我一愣,然后尴尬地笑了笑,想说点儿什么,但最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周亚泽看我这副样子,无奈地笑了一下,然后缓缓对我说道:“如果你觉得这样对你的生活有好处,那我尊重你的想法,多的我也不多说了,你多保重吧。”说着,周亚泽冲我点了点头,然后合上了车窗,他的车慢慢向前驶去,最后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看着他的车驶远了,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此时此刻,我心里清晰地响起了一首诗,很符合我此时的心境: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

    既然无缘,何须誓言?

    今(日rì)种种,似水无痕。

    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想到这首诗,我心里更加感慨,是啊,既然不想回头了,又何必念念不忘呢?

    既然没有那份缘分,又何必戴着沉重的假面具,去做什么所谓的“异(性xìng)”知己呢?

    在这个上千万人口的大都市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何其薄弱,除了那个真正想娶你过门的男人,谁又能与谁牵绊一生呢?既然双方没有那份缘分,与其左右摇摆难以把握这其的关系,不如干脆做一对陌路人吧……

    就在我陷入深思的时候,赵秉燕那辆白色宝马轿车慢慢驶了过来,她将车在我(身shēn)旁停了下来,然后摘下了墨镜,就那样默默地注视着我。

    这时我已经从沉思抬起头来,面无表(情qíng)地与她对视着,良久,赵秉燕轻启朱唇,问我道:“为什么不坐周总的车?”

    我冲她冷冷一笑,将怀里的纸箱抱紧了些,以漫不经心的语气回答她道:“没什么,不顺路,再说我等的车马上就要来了。”

    赵秉燕默默地看着我,她没有说话,此刻她没有戴眼镜,我方才发觉她的眼睛其实很漂亮,而且她不戴眼镜和戴眼镜简直是判若两人,平时戴眼镜的她总是给人一种很严厉的学究之感,可是摘下眼镜的她,却给人一种柔美的感觉。

    片刻后,赵秉燕打开车门,轻声对我说:“上车吧,我和你顺路,我送你回去吧。”

    我没想到她会提出主动送我回家,那一刻我心里有些吃惊,但很快,我就收起自己眼的惊讶,大大方方地回复她道:“不麻烦赵经理了,我等的那趟车马上就要来了。”

    听我这样说,赵秉燕淡淡一笑,也不再坚持,又戴上她那副美丽的墨镜,然后对我微微点了点头,合上车窗,快将车驶离了我站的这个位置。

    看着她那辆白色宝马的背影,我自嘲地笑了笑。

    那一天,我终于是等到了我要等的那趟公交车,虽然它让我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但它最终还是来了,并且将我安全地送到了家。

    我没有马上开始找工作,在家赋闲了几天,同时也顺便在上闲逛了几天,看了一些同行们制作的精品案例样本,也看了几家规模适的广告公司的招聘启示。

    这回择业,我不准备打无准备之仗,如果要找,就找一家各方面都比较合适的,环境和公司化都比较出色的公司,反正我现在也不忙着等米下锅,我之前的积蓄还足够我撑一阵子用。

    妹妹海静出差来了s市,在我这里住了几天。

    她已经知道我辞职的事(情qíng)了,同时,因为她有大量做传媒的朋友,她居然也听到我在公司里和人争执的那些来龙去脉,甚至知道了我和周亚泽的一些传闻!

    “姐,你真行啊!看不出来啊,你居然和周亚泽有那么点儿事儿?而且为了你和他的那些桃色新闻辞职了?”海静盘着一条腿坐在我家的沙发里,凑近我,捉狭地看着我的眼睛,笑着问道。

    “去去去,少拿你姐穷开心,别人瞎造谣,你也信?”我一把推开她,没好气儿地回她道。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