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他的深情挽留

    周亚泽看着我,眉头拧得更紧了,他轻声询问我道:“离开?你这说的是气话么?”

    我平静地和周亚泽对视着,肯定地答复他道:“不是,我这个决定是经过仔细考虑的,并不是一时的气话,其实这个想法自从我离婚以后,就有了,那时候我因为刚刚离婚,心(情qíng)比较压抑,就想换个环境,不过想法没有现在强烈,现在,我心……”说到这里,我微微低下了头,语气有一点为难,片刻后我抬起头,继续说道,“现在我心这种想法特别强烈,我希望换个新的环境,能给自己一个全新的开始,不再令自己活得这样……压抑……”

    听我这样说,周亚泽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从兜里掏出烟盒,摸出一只烟放进嘴,缓缓点燃,看上去(情qíng)绪有一点烦躁。

    烟雾在他英俊的脸庞周围缭绕,他猛吸了几口烟后,无奈地询问我道:“你所指的压抑是什么?是指人际关系吗?可是你不想想,你到了哪里会没有人际关系?换一个新的环境,你难道就不需要和同事相处吗?难道就不要和领导打交道了吗?”

    说到这里,周亚泽的语气变得有些严厉了,他熄灭烟头,点着桌面对我说道:“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今天会遇到的问题,换到任何一个环境,都可能遇到,可能形式会有些变化,但如果你的(性xìng)格和行事方式不有所改变,那么即使你换了一个新的环境,也一样会遇到类似的问题,也许我这话你觉得不好听,但这却是事实。”

    我承认周亚泽确实说到点子上了,我蔚海潮在工作方面,要能力有能力,要魄力有魄力,但就是在人际交往方面,太不会圆滑变通,否则当初也不会离开那家大型国企,因为当时我就看不惯国企内部那种勾心斗角靠裙带关系拉帮结伙你一群我一伙的官僚风气,所以在自己而立之年愤而辞职了,希望到氛围更加开放的现代企业寻找发展良机,于是就这样来到了益友。

    来到益友之初,益友给我的感觉气氛还是蛮宽松人(性xìng)化的,毕竟老板和职工们年龄都很轻,所以企业内部融入了很多现代化的元素和时尚风格,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加上那时候是益友腾飞的黄金时期,以周亚泽为首的领导团队,带领所有员工拧成一股绳,昼夜不分不辞辛苦地加班加点,力争要将这家新兴的广告公司做大做强。

    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下,我才毅然决定留下来,以自己的绵薄之力为益友的宏图大业添砖加瓦。

    事实上,我在益友这几年,虽然有过不愉快的经历,但现在回顾起来,愉快的经历还是占大部分的,尤其是在策划那些成功的案例的时候,那些一直加班到深夜的不眠之夜,那些与同事们互勉互励共处的温馨时光,以及周亚泽给我的那些鼓励和赏识,现在回忆起来,心里都感觉到一种由衷的甜蜜。

    我承认和我赵秉燕和吴小娜的矛盾始于我过于直率张扬的个(性xìng),也源于我不太会隐藏自己锋芒毕露的行为方式,但是,有时候人的行为方式是从小就已经形成的,是在她成长过程一点一点潜移默化到她的内心和行为准则当去的,不会因为一件事(情qíng)或几件事(情qíng)才爆发出来,所以,即使我可以在和赵秉燕和吴小娜的矛盾吸取教训,也不表明我就会完全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我可以收敛自己的锋芒,但是该有的坚持,我还是会有的。

    我承认和感谢益友带给我的美好时光,但我也知道,现在我选择离开并没有错,如果我继续在这里赖着不走,因为有了和吴小娜和赵秉燕这次公开的矛盾,以后我在益友广告公司的职业生涯会更加如履薄冰,那么届时我整个(身shēn)心都会受到影响,到时势必会影响到我在事业上的发挥,那样就得不偿失了,而那时候再选择离开,很显然已经为时过晚了,所以此时选择适时的离开,其实是明智的选择。

    正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一个(身shēn)处大都市的现代企业也是如此,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谁又能保证谁会在哪个岗位上坚守一辈子呢?

    一念及此,我看着周亚泽,对他淡淡一笑,平静地回复他道:“周总,你说的对,就算我换个环境,如果我不改改自己的脾气,也可能会遇到今天这样尴尬的境地,所以,我会从这件事(情qíng)上面吸取经验的,我辞职后,会先休息一段时间,调整好心(情qíng)后再重新找工作,如果我换了一个工作环境,会收敛自己的个(性xìng),让自己不再这样锋芒毕露。但是,就目前我在益友的处境来看,我确实到了应该离开的境地了,毕竟我和几个主要员工的矛盾都摆在了表面上,如果我不走,以后我们相处起来会很尴尬,也可能会有……诸多麻烦,所以我思前想后,决定还是离开的好,只是有些愧对你对我的信任和重托,实话说我非常感谢你这几年来对我的提携和信任,希望以后如果有机会,咱们还能再次携手合作。”

    我说这番话是诚心诚意的,周亚泽听到这番话,他无奈地淡淡苦笑了一下,然后看着我,目光变得温和了许多,他对我轻声说道:“你所说的麻烦是什么意思呢?是怕有人(日rì)后会找你的麻烦吗?”

    我尴尬地笑了笑,微微低下了头,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因为我确实不知道此刻应该怎样回答他这个问题。

    周亚泽(身shēn)体微微前倾,看着我,意味深长地对我说道:“其实你现在遇到的问题,可大可小,你也不要把事(情qíng)想得太悲观了,这件事(情qíng)我仔细做过调查,也听取了当时在场的一些人,包括钱丫丫的述说,对个(情qíng)节还是了解得比较透彻的。在这件事,你虽然做过太过火了点,但吴小娜当(日rì)的行为并非全无过错,可以说是她引起了导火索,才令你这颗炸弹最终被引爆的,当然,你爆炸的方式也太极端了点儿,将一盘带着菜汤的饭,就那样倒在一个年轻小姑娘的(身shēn)上,这行为实在是太……”

    看着周亚泽微微含笑(欲yù)言又止的模样,我也无可奈何地笑了,我接着他的话问道:“太什么了?太泼辣了吧?”

    周亚泽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将那个字眼说出来,只是淡淡笑道:“反正你的行为是很出乎我的意料的,以前,我只知道你为人比较麻利侃快,没想到你发起彪来还这么惊世骇俗?在听到别人向我讲述当时那副场景的一瞬间,我确实吃饭不小,但是同时也觉得可能你当时是气坏了,要不不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儿来。”

    听以周亚泽这样为我设(身shēn)处地地着想和说话,我心里感觉暖和和的,但同时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涩在涌((荡dàng)dàng),我知道,周亚泽一直是器重甚至有些偏袒我的,说实话有这样一位老总,是谁都不太舍得离开,但我更知道,如果我继续在益友发展,可能周亚泽以后会更加为难,因为我和赵秉燕还有吴小娜的矛盾一旦公开化了,以她们犀利的个(性xìng)以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就算这次事件表面上可以被周亚泽压下去,但以后各种各样的明枪暗箭会向我(射shè)来,那时候我会腹背受敌,防不胜防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看我笑了,周亚泽以为我已经接受了他的一番意见,于是和颜悦色地对我说道:“既然你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我也仔细考虑过这件事(情qíng)的处理方案,你看事(情qíng)这样好不好?我出面蜗旋,让你和吴小娜,还有赵秉燕坐下来平心静气地谈谈,反正双方都有错,不如就各让一步,有些话当着面说开了,互相道个歉,公司再出面给吴小娜还有赵秉燕一点赔偿,毕竟她们当天也算是受到一定损失了嘛,然后这件事(情qíng)就算这样过去了,从此以后你们就握手言和,该怎样相处还怎样相处,不要影响到彼此对工作的态度,更不要影响到自己在益友的职业发展生涯,你看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说着,周亚泽以探询的目光看着我,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见。

    看着他那充满真诚的目光,我心里真的很难受,我很想说我同意他的建议,因为我也不想离开益友,但这话在(胸xiōng)翻涌了几遍,最终还是让我压了下去。

    我知道,此刻我不能动摇和后退,因为我后退的话,可能就会将自己和周亚泽都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虽然当时我们的处境还没到那个地步,但我心里已经有了这点隐忧。

    于是我苦笑了一下,抬起头对周亚泽真诚地说道:“周总,你把事(情qíng)想得太简单了,你是男人,所以你有时候并不了解女人的世界,更不了解女人之间的矛盾一旦被镌刻到心里后,会有多深,我感谢你设(身shēn)处地为我考虑,提出那个解决方案,但实话说,你那个方案,我不能接受,因为即使我和赵秉燕还有吴小娜之间的矛盾在你和公司领导的斡旋下,可以得到暂时解决,但这些都是表面现象,以后我们之间会波涛暗涌,虽然明里的争执可能不会有了,但私下里的暗斗一定少不了,那样的话,我的工作(热rè)(情qíng)就完全被牵制和束缚了,也发挥不出自己最好的水平,所以我才决定离开。”

    听到我这番拒绝的话语,周亚泽脸上的失望之(情qíng)可想而知。

    他默默地看着我,良久没有说话。

    后来,他以低沉的语调轻声询问我道:“看来,你是去意已决了?”

    我以无奈的目光看着他,对他轻轻点了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