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给她点教训

    吴小娜可能没料到我会这样大大方方公然挑衅她,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冷笑着反问我道:“哟,蔚海潮,你这管得可够宽的啊?你管我说谁呢?我又没指名道姓,你成的哪门子心啊?”

    这时候赵秉燕冷笑着看了我一眼,眼神里的轻蔑和讽刺是不言而喻的,似乎在暗笑我此地无银三百两。

    可惜她的这点讽刺,对于现在怒火正盛的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我心里想:

    我也冷冷地瞟了赵秉燕一眼,然后看着吴小娜,冷笑着回她道:“我听说,骂人呢,就要指名道姓的骂,因为这才算是真君子;那不敢指名道姓骂的行为,不但是小人行径,而且有人还给这样的人送了个贴切的外号,叫龟孙子!只有龟孙子才喜欢在人背后乱嚼舌根,到头来却是敢骂不敢当!连自己骂的是谁都不敢承认!”

    我这番话彻底激怒了吴小娜,她“呼”地一下站起(身shēn)来,指着我厉声喝道:“姓蔚的,你说谁呢?有种你指名道姓的说呀?在这里含沙(射shè)影的骂,算什么本事呀?”

    听到吴小娜这番话,我“噗嗤”一声笑了,我面不改色,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看着吴小娜,对她冷冷地说道:“我哪里有含沙(射shè)影啊?我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了,含沙(射shè)影没种的应该是你吧?我骂的就是那既想嘴欠骂人,又没有胆量当面单挑的孬种!怎么着,不行啊?”

    这时候我也慢慢站起(身shēn)来,毫不畏惧地和吴小娜对视着。

    我和吴小娜的(身shēn)高差不多,穿的高跟鞋高度也差不多,但吴小娜是那种骨感的美女,一眼看过去我估计她体重都不会超过一百斤;而我这样长年忙忙碌碌((操cāo)cāo)持家务出来的老妇女,(身shēn)材自然要比她壮实得多,所以此刻从(身shēn)材气魄上看,我就已经技压她一筹了。

    到了这种时刻,已经是狭路相逢别无退路,吴小娜已经被我((逼bī)bī)到了死角,她只有出来应战了,再说我刚才一席话也确实激怒了她。

    此刻看我微微抱膀,神态自若地和她对视着,吴小娜气得脸色胀得通红,高高的(胸xiōng)脯迅的一起一伏,她纤弱的(身shēn)体都在剧烈颤抖着。

    这时吴小娜看了赵秉燕一眼,其实赵秉燕(挺tǐng)不是东西的,这时候她如果站出来阻止两句,可能也不会发生后面那些事了,况且赵秉燕也算公司重要的部门领导,益友未来的一位副总,这种(情qíng)况下她本应该从大局出发,制止可能恶化的事态,可惜,她此刻只抱了看好戏的态度,并没有做任何表示。

    可能是看赵秉燕也没有出面阻止,吴小娜心里更加有了几分底气,她也抱起了双臂,和我对视着,然后冷笑一声,(阴yīn)阳怪气地对我说道:“姓蔚的,没错,我刚才说的那个人,就是你!怎么着吧?你以为你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就变孔雀了?真是天大的笑话!你听说过这个世界上有秃鹫摇(身shēn)一晃变成孔雀的事(情qíng)吗?我告诉你……”

    说着,吴小娜指着我的鼻子,冷笑着对我说:“我告诉你,秃鹫就是秃鹫!你再怎么描眉画眼,你也变不成花孔雀!”吴小娜一边说一边上下打量着我,嘲笑般地继续道,“你看看你这一(身shēn)装束,这么大一把年纪穿得这么嫩你也不嫌寒碜?这(身shēn)衣服穿在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身shēn)上那叫朝气蓬勃,而穿在你(身shēn)上,只能叫丑人多作怪!你知不知道公司里有多少人看不惯你在背后笑话你?别以为你成天假模假样地在办公室加班到点钟,大家不知道你什么目的,你加班时总往周总办公室跑,这些在咱们公司里全不是秘密了!你想贴咱们周总,这也不是秘密了!可你也不看看自己那张脸!就凭你长得那副德(性xìng),你也敢对周总痴心妄想?你连你自己老公都留不住,害得他去偷别的女人,你还想打周总的主意?说你马不知道脸长,牛不知道角弯,还说错了吗?”

    吴小娜一口气说完以上这番话,说完之后她的神态颇有几分得意,似乎她已经完全捕捉了我的痛脚,我已经被她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了似的。

    吴小娜话音落地后,我没有马上还击,更没有当即暴发,我只是静静地抱膀站在那里,定定地注视着吴小娜。

    此时坐在我左面等待看好戏的赵秉燕偷偷瞟了我一眼,她可能寻思我为什么还不暴发,而坐在我右边的钱丫丫此时心里可能紧张到了极点,她几次试图来拉我,但被我拒绝了。

    我定定地看着吴小娜,片刻后,我对她平静地说道:“吴小娜,首先,我穿什么衣服,你管不着,不但你管不着,任何人也管不着,没人规定哪个颜色只能由哪个年龄的人来穿,再说我这(套tào)衣服买的时候,店员说这个品牌的定位就是给成熟白领定的;再有,”说着,我也伸出手指指着吴小娜,狠狠地对她说道,“我加班,是为了工作,我和周总的事你完全是捕风捉影,如果你再敢这样胡说八道,我可以告你造谣诽谤!”

    听我这样说,吴小娜又是冷哼一声,显然她完全不把我的威胁当成一回事,她冷冷地瞟了我一眼,嘲笑般地悠悠说道:“哟,这话可不是我一个人说的!你大半夜的不回家,呆着没事儿总往周总办公室里跑,这事儿就连咱们公司扫地的阿姨都知道!在公司内部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再者说,”

    说着吴小娜又瞟了一眼我(身shēn)上的衣服,“你穿成这样,看不惯你的也不只是我一个呀!”说着,吴小娜不失时机地扫了赵秉燕和李亚娟一眼,似乎暗示她们也一样看不惯我平时的穿着打扮,吴小娜的目光迅扫过赵秉燕和李亚娟后又回到我(身shēn)上,她以更加嘲讽更加不屑的口吻对我说道:“你离婚后天天打扮得花红柳绿的,象只要发(春chūn)的猫似的,这事儿全公司上下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就连咱们公司新来的清洁工们都在暗地里议论你这是看上哪个男人了,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才这么没羞没臊地往年轻了打扮!加上你又三天两头的往周总办公室跑,让清洁工阿姨和保安撞见就不只一回,你心里那点猫腻儿,还瞒得过谁呀?”

    说完这番话,吴小娜又洋洋得意地看向我。

    我微笑着听完她这一番话,然后站直(身shēn)体,指着她,掷地有声地回复她道:“吴小娜,你听好了,我离婚后不管怎么拼命打扮自己,那是我的自由!就算我看上哪个男人了,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而打扮自己,只要他没娶我没嫁,那就轮不到谁来说三道四!”

    说着,我眯眼看着吴小娜,道:“你以为我这么打扮自己,只是为了吸引周总的注意吗?”说到这里,我冷笑一声,继续道,“你也太小瞧我蔚海潮了!这个世界何其之大,除了他周亚泽,就没有别的男人了吗?也许在你眼,周总是个登峰造极无人可代替的天王巨子,可惜在我眼,他只是个普通的上司。如果排除掉工作方面的因素,只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男人来看,要我说,他来做我的终(身shēn)伴侣,我还看不上他呢!除了工作关系,我和他什么都不是,我也不稀罕和他建立工作以外的关系。”

    我这话一出,满座皆惊。

    这时候我们(身shēn)边已经围了很多看(热rè)闹的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说我看不上周总,可见在这些人眼里,当时的我有多么狂了。

    可是,这就是我的蔚海潮的作风,也许我不够美丽,不够优秀,但我绝对不(允yǔn)许别人看扁我。

    在片刻的惊愕之后,吴小娜失声尖笑起来,她的笑声特别假,特别尖利,所以在这间空阔的餐厅里显得特别的刺耳。

    吴小娜一边笑,一边象打量怪物一样的看着我,嘲笑地对我缓缓说道:“蔚海潮,你行啊!你连咱们周总都看不上?牛皮吹大了吧?还是让我识破了你的心事不好意思了,所以(欲yù)盖弥彰找出这么一痛可笑至极的理由?”

    我也冷笑,我看着吴小娜,平静地对她说道:“吴小娜,我敢保证我说的一番话全是真心话,不信以后咱们走着瞧,事实可以证明我说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吴小娜抱着膀,盛气凌人地看着我,眼神里还是充满了讽刺和不屑一顾。

    这时候,我就要来刚才早已经准备好的最后的戏码了。

    我攥紧双拳,语气尽量平静地对吴小娜说道:“吴小娜,其实你刚才说我那些话,我一点也不生气,因为事实会证明你说的那些话不过是放(屁pì)。不过呢,既然你敢这样公然挑衅我,我怎么也得给你点颜色瞧瞧,让你长点经验教训,以后管住自己那张臭嘴,要不你一直象这样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早晚会吃大苦头的,今天就让姐姐我先来给你上一课吧!”

    说着,我回转(身shēn),迅端起自己刚只吃了几口还装着很多米饭和菜汤的大餐盘,一下子向吴小娜脑子上扣去!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四章 给她点教训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