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火山爆发

    那天晚上心(情qíng)很灰暗,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在亲眼看到周亚泽有别的女人以后,心(情qíng)会变得那样灰暗,好象一直抱有的希望一下子落空了,有点不能接受一样,但反过来想想,本来我也不应该对周亚泽抱什么希望,对不对?那样优秀的男人和我注定是两条平行线,即使离得再近也永远不可能有相交的那一天,我一个已经淌过一遍婚姻河的过来人,为什么就想不明白这一点呢?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以后,一直坐在客厅里长吁短叹,就是想不明白这件事,不明白自己到底郁闷到哪里。

    可是我这个人有一个好处,就是不管遇到怎样的打击,也许开始还愤愤不平郁结难当不知如何是好呢,但是只要过了那个劲儿,这(胸xiōng)的郁闷就会消掉一半,很多头一天想不明白的事儿一下子就变得豁然开朗了。

    以前的我遇到很多难心事时都会如此,这次也不例外,虽然撞到周亚泽和他女朋友在一起的场面后,我的(情qíng)绪变得很沮丧,那一晚上可以说都如霜打的茄子一般,失魂落魄的。

    但是第二天早上醒来,再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一切,我不(禁jìn)开始嘲笑起自己来:蔚海潮,这算什么事啊?你值得为这个沮丧吗?也许在那个男人眼里根本就没把你当一回事儿,他之所以器重你挽留你,不过是看你是个赚钱的好机器而已,为这样的男人自作多(情qíng)黯然神伤,你值得不值得?可笑不可笑?

    这样想着,我“倏地”一下从(床chuáng)上一跃而起,精神抖擞地开始穿衣服,洗漱,开始了我的崭新一天。

    在匆匆做着这些的时候,我在心里暗暗地鼓励自己:没有人能从精神上打倒我蔚海潮,也没有人能挑战我的尊严和底线!也许我不是最优秀的,但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能赏识我的男人,才是真正有眼光的男人,他周亚泽算什么?不过是我生命的匆匆过客而已,我何必那么把他当成一回事呢?为他黯然神伤,呵呵,那是再也不会有的事(情qíng)了!

    也许有人会笑我这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但问题是这样想后,我的心(情qíng)真的就变得无比敞亮了,昨晚想不明白的一切今天都变得豁然开朗了,好象自己昨晚做了一件无比可笑的事(情qíng),我开始哼着小曲,在衣柜里找自己今天想穿的衣服,然后精神焕发地去上班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是如此,心(情qíng)并没有受周亚泽有了女友这件事的影响,该工作工作,该找领导签字找领导签字,该去见客户就去见客户。

    倒是周亚泽,我在公司走廊里偶然遇见他时,当他看到我仍然是这样一副风风火火精神抖擞的模样时,眼神里稍微有一点诧异,当然这只是一晃而过的(情qíng)绪,很快,他就冲我淡淡一笑,然后点了点头过去了。

    看着他那伟岸俊郎的背影,我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我心里想:也许平凡如我,在你心目不会留下什么印迹,但我这个人该就是有股该死的骄傲,所以,纵然优秀如你,也不会在我心留下什么印迹。

    这样想着,我昂首(挺tǐng)(胸xiōng)大步向自己要去的方向走去。

    接下来的(日rì)子,一切正常,我的工作很顺利,跳跳和徐明辉那边也没出什么篓子,因为心(情qíng)好,所以我在穿着打扮上也更加时尚靓丽起来。

    周一,那是个阳光明媚微风轻佛的(日rì)子。

    早上,我在衣柜挑了一(套tào)米黄色的西式(套tào)装,这(套tào)衣裤买来后我还没怎么穿过,因为以前我赚它颜色太嫩了,怕穿出去会让同事笑话,但其实这(套tào)衣服样式非常简洁大方,也非常适合我的(身shēn)材,今天我心(情qíng)特别好,心想着周一穿一(套tào)颜色亮一点的衣服,会给一周都带来好运气,于是就决定穿着它去上班。

    换好衣服后,我还坐下来精心地画了个妆,给脸上打了一层象牙色的粉底,还打了淡淡的胭红和眼影,并且描了一下唇线,画了一个鲜嫩的唇彩。

    打扮好以后,看着梳妆镜那个面容鲜艳衣着时尚的我,我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然后踩着一双和衣服同色系的高跟鞋,拎着我的小皮包,精神抖擞地去上班了。

    因为这段时间我的穿着打扮越来越新潮靓丽,气色和精神也越来越好,所以办公室里很多同事都对我纷纷侧目,关系好的,嘴滑的,比如小李她们,就公开问我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我也不加以隐瞒,就直言不讳地告诉她们:“这样打扮,就是为了让自己心(情qíng)变得更好一点,心(情qíng)好了,工作才能多出业绩嘛,工作多出业绩,生活质量才会提高嘛,这是个良(性xìng)循环的过程。”

    听到我这(套tào)理论,策划部的几位年轻同事不(禁jìn)面面相觑,最后不约而同大笑起来,连着说“有理有理”。

    这几位同事跟我都是心无芥蒂的,所以不管他们怎样说说笑笑,我都不会往心里去。

    不过,我也知道有人看不惯我这样打扮自己,看不惯我这样抢眼。

    吴小娜因为和赵秉燕关系好,所以有事没事总(爱ài)往策划部跑,有时候是为了公事,但更多时候纯粹是没事闲的跑来扯闲话。

    看到我这样以前普普通通的老家庭主妇现在变得突然这么(爱ài)打扮了,吴小娜的眼神当然是非常不屑的,这一点她和赵秉燕非常有共识。

    每次来策划部时,吴小娜看我的眼神都是带着鄙夷的,今天,看着我穿着这(套tào)颜色亮丽的衣服,风风火火地找同事或者领导办事,赵秉燕和吴小娜很默契地会心一笑,那目光里的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充斥着对我的不屑一顾。

    看着她们那种不怀好意的笑,我嘴边泛起一丝冷笑,根本不把她们当成一回事,该怎么做还怎么做。

    我知道她们私下里不定怎么嘲笑我的穿衣风格和化妆水准呢,但这一切我根本不会当成一回事,也不予理会,只要她们不敢当着我面说,背后说的那些话就如同空气,根本不会影响到我的好心(情qíng)。

    当天午,我在职工食堂打了饭,正准备找个位置坐下来享用,这时候坐在里面的钱丫丫大声招呼我:“蔚姐,来这里,这里!”

    我抬眼一看,发现钱丫丫这疯丫头又坐在了赵秉燕和吴小娜她们那边,吴小娜(身shēn)旁还坐着业务部的那个“李大嘴”,自从上次她们三人在食堂八周总的(情qíng)事以后,似乎暗达成了某种默契,每次午用餐时,她们三人都喜欢凑在一起叽叽喳喳。

    说实话,看到这副光景,我其实不太愿意坐到那边去,但钱丫丫那么大声招呼我,我不过去,一是不给她面子,再者也好象畏惧赵秉燕她们似的,毕竟我和赵秉燕以前有过结,这件事公司里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了。

    于是,我心一横,就端着餐盘,向钱丫丫坐的位置走了过去,在赵秉燕和吴小娜旁边那张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看到我走过来坐下,正在喝汤的吴小娜放下汤碗,用纸巾轻轻试了试嘴角,看着我,眼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

    我走过来坐下后,她们三人就噤声不语了,还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儿,那眼神里带着浓浓的暗示和鄙夷,似乎她们早就对我的一系列行为看不顺眼了。

    我只当看不见,坐下来静静地吃我的饭,偶尔抬起头和钱丫丫交谈一两句。

    可是这个世界上,有时候你不惹别人,别人就上赶着主动来招惹你。

    就在我坐在那里默默用餐的时候,这时候外号“李大嘴”的李亚娟发话了,她贼眉鼠眼地问吴小娜道:“哎,听说周总和你们家那个亲戚是真的要成了!听说都要订婚了?”

    吴小娜不屑一顾地瞥了她一眼,懒懒地答道:“那是,光订婚的捧场就不小呢。”

    一听这话,李亚娟更加来了兴趣,她赶紧追问道:“这回周总一订婚,他这个有名的钻石王老王的终(身shēn)大事终于尘埃落定了,这要伤了多少暗恋他的女人的心哪?”

    听到这话,在一边静静吃饭的赵秉燕抬眼瞟了李亚娟一眼,脸色显得有些尴尬,也带着几分不快。

    但李亚娟和吴小娜此刻并没有注意到赵秉燕的反应,吴小娜此时瞟了我一眼,然后(阴yīn)阳怪气拉着长调对李亚娟说道:“暗恋周总的人是不少,谁让他那么优秀呢?可真正能配得上他的有几人呢?我那个亲戚吴嫣然要家世有家世,要相貌有相貌,要学历,人家是哥伦比亚大学的高才生!更主要的是,人家才二十五岁,可以说是女人最美好的年华!就这样几乎完美的个人条件,才能配得上周亚泽这个顶级钻石男啊!”

    听到吴小娜的一痛夸耀,李亚娟听得眼睛都有点直了,吴小娜话毕,她连声说道:“那是,那是啊!”但她马上又小声说道,“可我听说有些追周总的女人,条件也不错啊,虽然没有你家亲戚那么强悍,但也是可圈可点的啊!”

    吴小娜用汤匙喝了一口汤,冷冷一笑,道:“有的确实不错,象金凯瑞集团老总家那位千金大小姐,还有茉莉化妆品集团老总的亲妹妹,那都是百里挑一的美胚子,再加上一些没什么背景的小明星小模特小白领什么的,周总(身shēn)边确实围绕着不少这样喜欢他,巴不得嫁给他的莺莺燕燕……”

    “可他为什么没动心呢?”李亚娟好奇地追问了一句。

    吴小娜撇撇嘴,道:“各方面综合因素呗!我家亲戚吴嫣然各方面综合因素加起来要好于那些佳丽,再说周吴两家还是世交。”

    李亚娟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吴小娜又瞟了我一眼,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然后她看着李亚娟,用眼神暗示了她一下,抬高声调继续说道:“以上那些莺莺燕燕啊,围绕着周总转想嫁给他,咱们都可以理解,因为她们虽然没有嫣然优秀吧,但总的说来条件也都算不错,最次也占个年轻漂亮啊!最可笑的是……”

    说到这里,吴小娜坏笑了一下,然后又迅瞟了我一眼,对李亚娟补充道:“最可笑的是呀,有些人一把年纪了,都离过一次婚孩子老大了,还自作多(情qíng)痴心妄想,以为周总夸了她两句话就是看上她了,天天想着嫁给咱们周总一夜腾云驾雾,把自己打扮得和花母鸡老乌鸦似的,你说可笑不可笑?她也不想想,自己和咱们周总站在一起,般配不般配?真是马不知脸长,牛不知角弯,笑死个人了!”

    说完这句话,赵秉燕和李亚娟都“噗嗤”一声笑了,李亚娟还偷偷地瞟了我一眼。

    我承认,我这个暴脾气,当时那个节骨眼上,没忍住。

    虽然我竭力想忍耐,但最终还是没有将心头那股怒气压下去。

    钱丫丫应该是看出了我要怒发冲冠的前兆,她有些担心地看着我,甚至想拉着我离开这里,可惜已经晚了,谁让她刚才非让坐过来呢,其实我们和吴小娜赵秉燕她们相邻而坐,本来就是自找麻烦,但既然这个麻烦已经找来了,我蔚海潮也没有害怕后退之理。

    我用餐巾擦了擦嘴角,微笑着看着吴小娜,语气柔和地问了她一句:“吴小娜,你刚才说的那人,是谁呀?”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