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转机

    我咬紧牙关立在那里,我知道这事儿要怪只能我自己,我这个人一直有个毛病,就是(热rè)(情qíng)有余,但在有些小节上谨慎不够,尤其是当面对自己熟悉的人和事的时候,就容易放松警惕。

    在婚姻里对待徐明辉是如此,在工作对待同事也是如此。

    和徐明辉婚姻期间,我一直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在他心目我就算不是那么完美无缺的,但最起码也是拿得出手的,却没料到在最后翻脸时我才知道,我在他心目的形象是如此不堪,但这能怪谁呢?只能怪我太轻信他了,在婚姻期间没有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

    而在工作,我也是如此,按照规定,益友公司内部重要件在转接时应该有部门领导签字,那天我之所以没有那么做,一是因为我当时心里太着急了,因为跳跳班主任当时的语气比较冲,我不知道孩子在学校具体是个什么(情qíng)况,所以急于过去看看。

    再者说,在平时工作,为了节省时间提高效率,我们在工作流程也会采取一些走捷径的方式,比如能不请领导签字的地方就不用她签字,因为同事之间有时也会出现一些代劳的(情qíng)况,如果次次都让领导签字的话,那就太麻烦也太费时间了。

    这样做,通常(情qíng)况下都没有什么问题,以前我急着出门见客户时也会委托小兰帮我做一些后续的工作,比如发个传真,或者发个电子邮件之类,小兰这个孩子刚进公司没两年,年纪比较轻,我们俩的关系一直不错,她见着我也是姐长姐短的叫着,她在工作的很多方面都是我手把手教会的,我万万没有料到,她会在这个时候给我下个这么重的绊子,我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但是现在没有时间考虑这些问题了,毕竟这个局面是因为我的失误造成的,如果我不是那么轻信小兰,就不会出现眼下这些事(情qíng)。眼下最主要的是,那批堆积在仓库里的废弃宣传品可怎么办呢?

    我心(情qíng)复杂地看着魏副总经理,轻声问他道:“魏总,眼下这种(情qíng)况,就没有别的补救措施了吗?”

    魏副总经理叹了一口气,对我道:“补救措施也不能说没有,如果你能和天地房地产公司那边的负责人说上话,我们给他们一个成本价,让他们把这批印刷品接下来,我们再分担一部分损失,也许事(情qíng)还有转还的余地。”

    我陷入了沉思,天地房地产公司这个策划案虽然是我接手的,但实际上我只是个接手人,对这家公司并不熟悉,这家公司是总坐在益友的老客户,他们老总和我们公司周总比较熟悉,所以实际上应该是周总拉来的,在整个策划过程,他们那边与我接洽的都是企划部的一些工作成员,公司高层我既不熟悉,也接触不到。

    我一筹莫展,但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赶了,我看着魏副总,又问了他一句:“那您说我现在去找他们公司的哪位负责人能解决问题呢?”

    魏副总蹙眉看着我,想了想,然后沉声说道:“他们公司孙总最近开始放权了,不怎么管事了,管事的是孙总的二儿子孙起刚,现在他是天地房地产公司的执行总裁,大小事都是他把关的,你要找就去找他吧。”

    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魏副总经理又对我补充说了一句:“不过他那个人脾气很暴,不怎么好说话,而且还……”说到这里魏副总的神(情qíng)显得有点为难,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还是把话说完整了,“还(挺tǐng)好色的,总之,你多注意吧。”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哑着嗓子喃喃说道:“我试试吧。”

    魏副总经理也点了点头,对我低声说道:“反正只要天地那边同意我刚才那个方案,那就能把咱们的损失降到最低,到时候周总也可能会对你开一面,否则的话,公司不但要开除你,还可能让你承担一部分损失。”

    我轻轻叹了口气,回复魏副总经理道:“我尽力而为吧。”

    魏副总经理又叮嘱了一句:“你要去找天地房地产的孙副总就抓紧时间,因为周总下午就乘坐班机从法兰克福回来了,你知道周总对于这类事(情qíng)一向公事公办,严厉有加,所以你最好趁他回来之前将这件事(情qíng)搞定,否则的话,谁也救不了你。”

    我微微点了点头,低声道:“好。”

    魏副总说完这一番话就转(身shēn)离开了,他走后,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开始整理东西,并且试图慢慢理清自己现在混乱的思绪。

    因为魏副总刚才已经发话了,所以策划部的经理赵秉燕就没有再多跟我废话,她此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为了更好的监督部门的员工,赵秉燕办公室的门经常是不关的,此时透过她那扇敞开的办公室的门,我看到赵秉燕正神态自若地坐在电脑桌前打着什么,似乎心(情qíng)一点也没受我刚才这件事影响。

    我转过头看了一眼坐在我旁边的小兰,此时她也正用眼睛偷着瞄我,看我突然看向她,她赶紧将视线移开,头垂得低低的,象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脸涨得通红。

    看着她那副窘迫而心虚的模样,我轻轻叹了口气,现在不是和她追究责任的时候,这些事(情qíng)等回头再说吧。

    我整理好自己的东西,拎上皮包然后缓步走到赵秉燕的办公室门口,轻轻叩了一下她的门,对她轻声说道:“赵经理,我到天地房地产公司去一趟。”

    赵秉燕当然明白我去做什么,所以也就神态淡定地冲我轻轻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尽快赶回来吧。”

    我对她微微点头:“好的。”

    然后转(身shēn)向写字间门口走去,出门拐弯的时候,恍惚回头我看到小兰还在偷偷地看我,我没有理会她,大步向电梯间走去。

    我以最快的度打车来到天地房地产公司所在的那栋巍峨气派的大厦,在前台处我打听到了孙副总裁办公室的楼层,然后径直乘坐电梯向他办公室的方向赶去。

    在孙起刚的办公室门外,我被他的秘书给拦了下来,那位漂亮(娇jiāo)艳的女秘书以我没有预约为名,说什么不肯让我进去。

    我递上自己的名片,并且耐着(性xìng)子给她解释了半天,说我是益友广告公司的策划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qíng)要找孙总谈,事关两家公司的利益,让我一定要进去见见孙总。

    可是不管我怎么解释,这位女秘书就是不听,她连我的名片看都不看,就盛气凌人地对我说道:“象你这样的广告销售员,我一天不知道要拦下来多少个,如果都让你们见总裁,那总裁办公室成什么了?”说着说着,她的态度变得非常倨傲无礼,她站起(身shēn),象打发一个叫饭花子一般对我挥着手说:“快走快走!再不走我叫保安了!”

    看她这么傲慢无礼,我也火了,我没有理会她,大步走到孙副总的办公室门前,用力敲了敲门。

    看我如此,那个女秘书也火了,她跑过来扯住我的胳膊,想把我从孙总门前拉开,同时对我低声叫道:“你这个女人,你想干什么呀?”

    我根本不理会她,一把甩开她的手,继续使劲敲孙总的门。

    女秘书看奈何我不得,赶紧去按铃,这时候几个保安从门卫处跑了过来。

    也就在此时,孙总的门打开了,一个三十岁上下眉眼皆凶的男人出现在我面前。

    看那一(身shēn)不俗的衣着打扮,他应该就是孙起刚本人了。

    果不其然,这个男人打开门后,就皱着眉头打量着门外的我,没好气地问道:“敲什么敲?叫魂啊?”

    看孙起刚出来了,那位女秘书赶紧战战兢兢地上前解释道:“孙……孙总,真对不起,”说着她以恼怒的眼神扫了我一眼,“这个女人非要见你,我怎么挡都挡不住,已经叫保安了,要不我让人把她拖下去?”

    这时候我赶紧对孙起刚说道:“您好,孙总,我是益友广告公司的策划员,最近你们公司委托我们制作的那批宣传品,就是我全权负责的,现在这批宣传品出了一些问题,我想和你好好谈谈,可以吗?”

    听我这样说,那个傲慢不可一世的孙总不耐烦地冲我挥挥手,道:“这事儿在电话里我已经对你们魏副总说清楚了!那批宣传品有问题!我们是不会要的!”

    我赶紧又说道:“孙总,您能坐下来听我解释几句吗?”

    这个时候那个孙副总裁才好好打量了我一番,那一刻他的目光有些发怔,好象他以前见过我似的,他沉吟片刻,然后蹙眉对我说道:“你先进来吧。”

    我应声跟着孙起刚走进他的办公室。

    进入他的办公室,我才发现孙起刚的办公室里不仅仅他一人,还有个特别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