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真实来历

    我走到那家“真真”超市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家不大的小超市,里面的陈设比较凌乱,间摆着几排小货架,上面的货品是五花八门,没有什么具体分类,看样子就是那种为了满足小区居民(日rì)常需要的生活超市。

    有一个年妇女站在收银台前看店,她的年龄看上去在四十到五十岁之间,相貌很平凡,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平民大妈。

    看到我进来,她礼貌地询问我道:“这位妹妹想买点什么东西呀?”

    经过刚才与那位老太太的一席对话,此时我的脑子已经比较清醒了,也在心里编排好了一(套tào)说词,于是我走到这位大妈面前,礼貌地对她徐徐说道:“阿姨,请问您是姓杜吗?”

    大妈听说我知道她的姓,有点诧异,她以略带疑虑的目光打量着我,喃喃答道:“是啊,怎么了?”

    听到她承认自己姓杜,我心里暗自开心,看来这回没有找错人,于是我赶紧对她说道:“您就是杜芳华老师的侄女吧?”

    那位大妈的表(情qíng)变得更加错愕,她轻声答道:“是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我赶紧说明来意,把刚才在(胸xiōng)编织的那一(套tào)说词说给她听:“噢,杜阿姨,是这样,我表弟小时候在琴艺方面曾经接受过杜老师的启蒙教育,对他后来的成长很有帮助,他现在已经长大了,这些年并没有荒废琴技,目前就以钢琴为职业,所以回忆起以前的事,特别感谢杜老师的栽培,这次来临海市,他就拜托我来看望一下杜老师和她的后人,所以我就一路打听,找到这里来了。”

    听到我这段话,这位杜大妈神态显得很错愕,她以疑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问道:“我姑姑的学生?您表弟今年多大呀?他是在临海市音乐学院上过学吗?”

    我一听这话,愣住了,然后如实答道:“我表弟今年二十二岁,他没有在临海市音乐学院上过学,他只是小时候接受过杜老师的音乐启蒙教育。”

    这位杜大妈盯着我的脸庞,然后对我说道:“那你找错人了吧?我姑妈没有收过那么小的学生,她是二十年前在临海市音乐学院担任客座教师,不过她当年教过的学生现在最少都有三十几岁了,一般都是四十岁左右了,所以和你表弟的年龄对不上。”

    听到这番话,我呆呆地立在了那里,呆愣片刻,我急忙问她道:“但是我刚从烟霞街111号那栋旧别墅过来,据那边的主人说,杜老师原来租过那栋旧别墅,在那边开办过一个学校啊,是不是我表弟就是在那里接受的杜老师的音乐启蒙教育呢?”

    杜大妈呆呆地看着我,良久,她才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徐徐说道:“哦,你说的这位表弟,应该是我姑姑当年收养的一个孤儿吧?”

    听到这段话,我是彻彻底底地愣在了那里,当时的呆愣程度可以用瞠目结舌来形容!

    叶星是孤儿?这怎么可能!

    他明明是有父有母生长在正常家庭的孩子啊!虽然他父母后来离婚了,但他们那个完整的家庭确确实实存在过啊,他又怎么会是孤儿呢?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叶星确实对我隐瞒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看着我这副目瞪口呆的模样,这位好心的杜大妈给我解释了起来:“啊,是这样,我姑姑当年回国后,先是在临海市音乐学院担任客座讲师,后来她年龄大了,就退休了。因为我姑姑和姑父一生膝下无子,但她又特别疼(爱ài)孩子,所以她退休后就用我姑父留下来的遗产在烟霞街那边租了一栋大房子,收留了几个无家可归的孤儿,然后给他们传授一些音乐方面的知识,如果您表弟确实在小时候接受了我姑姑的音乐启蒙教育,那他当年就应该是我姑姑收养的一个孤儿。”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这个消息带给我的冲击过于强大,我的脑海里要好好消化一下。

    良久,我轻声询问杜大妈道:“杜阿姨,那杜老师生病后的(情qíng)况是怎样呢?”

    听到我这样问,杜大妈脸上露出遗憾之色,她缓缓向我讲述道:“大约在十三年前,我姑姑突然脑风人事不知,当时我和我老公孩子生活在乡下,我姑姑住的这片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还有政府上的几个工作人员找到我,和我商量,让我来照顾重病的姑姑,因为当时姑姑在国内没有其他近亲,所以这个责任责无旁贷地落到了我(身shēn)上,就这样我和我老公搬到了临海市,开始照顾重病的姑姑,直到她三年后去世。”

    我缓缓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杜老师办的那个家庭式孤儿院后来何去何从了呢?”

    杜大妈不无遗憾地对我说道:“当时因为我们刚从乡下搬来,不熟悉(情qíng)况,再说照顾一个全(身shēn)瘫痪的重病人就够我们呛了,实在没有精力也没有金钱继续开办那个家庭式孤儿院,所以那个孤儿院后来就解散了,雇佣的老师和保姆都走了,房子也被房东收了回去。”

    听到这里,我的心悬到了嗓子眼儿,我冲口问道:“那那几个孤儿呢?”

    杜大妈回复我道:“他们都被公办的福利院给暂时接受了,有的后来可能又被一些家庭给收养了,您这位表弟就是其一个吧?”说着,杜大妈以疑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

    让她这么一打量,我变得十分不好意思,脸有些发烧,好象是已经被她识破了我编织的谎言,是啊,我打着替自己表弟来感谢师恩的旗号,但却不知道这位表弟的真实来历,细想起来,这实在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大笑话啊!

    好在这位杜大妈并不是那么喜欢刨根问底的人,她只是淡淡地向我描述了当年的一些(情qíng)况,其他的问题她并不关心。

    直到这时,我才明白了很多当初没有弄明白的问题,比如,我看到的那本关于叶星的相册,他和他父母的首次合影,那时候他年龄就很大了,看上去象是岁接近十岁的模样,而他更小的时候的一些合影里,并没有他父母的(身shēn)影,这就充分说明叶星可能是十岁左右被叶家收养的,所以在那之前,他的生活里并没有叶家夫妇。

    现在回忆起来,叶星更小的时候的一些合影,他所处的那个场景,就应该是烟霞街那栋别墅,当时应该是个家庭式的孤儿院,也是个小型的音乐学校,因为我当时在照片里还看到了一些乐器,而和叶星合影的那些孩子,应该都是被杜老师收养的孤儿,那个戴着眼镜慈眉善目仪表不凡的老太太,应该就是杜芳华本人了。

    我更加明白了,为什么叶星的母亲在和他父亲离婚后,就远走他乡从来没有回来看过他的原因了,因为他们母子关系持续的时间并不长,维系的纽带很薄弱。

    叶星被叶家收养时,应该是接近十岁的年龄了,在叶星养父母离婚前,可能他养母对他还是很疼(爱ài)的,因为以前听叶星说过,在他母亲离开前,他一直接受钢琴训练,家里也特意为他购置过一台不错的钢琴,从这些细节来推断他们一家的生活那时候还是比较优越和谐的。

    但是,这种和谐的关系在叶星养父母离婚后,就变得支离破碎了,毕竟叶星是个收养的孩子,而且他来到叶家时已经很大了,在这个家庭还算完整的时候,他养母会努力保持着和他良好的母子关系,但一旦这个家庭破裂了,那么他母亲可能就去寻找自己的另一份幸福了,所以也就舍弃了这个和她相处年头并不多的养子,所以她才会离婚后从来没有回来看望过叶星。

    这一切都搞明白了,我心里还有个疑问,就是叶星为什么要向我隐瞒他被收养的这一段经历呢?

    虽然被收养不是什么光荣的过去,但也不至于见不得人吧?以我们后来的恩(爱ài)亲(热rè)程度,我相信他已经把我当成他心目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了,可是为什么我们的关系到了这个程度,他还是不肯向我吐露他真实的(身shēn)世背景呢?

    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怀着这种心(情qíng),我决定这一趟既然来了,不能就这样草草回去,怎么也要见到一些真实存在的物证,我才会心甘(情qíng)愿地回去,这样想着,我又对杜大妈恳切地说道:“杜阿姨,您看我这趟既然来了,也知道了我表弟以前很少对我们提起的一些往事,那么您能不能给我看一些他们当年的照片呢?因为这些照片对我表弟来说非常重要,也算是一段珍贵的过去,您能不能满足我这个心愿呢?”

    杜大妈看着我,为难地说道:“看看旧照片倒是没什么,我姑姑和她收养的那些孤儿的照片就在我家的一本旧影集里,只是我跟你回去看,我这超市可怎么办呢?这里可就我一个人看店啊。”说着,杜大妈用目光扫视了一下她这家小超市,言外之意暗示我,如果她跟我回去看照片,就会耽误她的生意。

    其实从我进门来,我就发现她这家超市生意并不是很火爆,我在这呆了一个小时左右,间只有一两个人进来买过一些便宜的生活用品,但尽管如此,既然人家关门停业是为了陪我去办事,我理应做出补偿。

    于是我想了想,从包里拿出钱包,抽出五张人民币递给杜大妈,轻声对她说道:“这个您收下,也算我和我表弟对您的一点心意。”

    杜大妈假装推辞道:“哎哎,这怎么好意思?”

    我抓住她的手,把钱硬塞进她手里,微笑着对她说道:“本来我这趟来,受我表弟之托,也是准备对您表示一下感谢的,这点小意思不成敬意,您一定要收下。”

    听我这样说,杜大妈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笑着将钱收了起来,嘴还一边说:“哎,您远道而来看望我就够了,何必这么客气,”然后还一摆手,对我豪气地说道,“关门!阿姨陪你回去找找那些旧照片!”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二十九章 真实来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