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葬礼晚宴

    这是一起真实的交通意外事故,我很快在本地报纸上看到了对这则事故的报道。

    “昨晚八时左右,宁泉县通往本市的公路上,一辆本市牌照的长城哈弗越野车驶到一处“s”形弯道的部时,突然驶出了公路,翻到了十几米深的悬崖下,事发地点距离宁泉县城大约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出事后,宁泉县当地交警、消防、医院的救援人员在接到报警后,迅赶到了出事现场。

    因为出事的车头发生严重变形,并且随后发生起火爆炸,所以给救援工作带来很大难度,据消防人员介绍说,当他们赶到现场时,那辆白色的长城哈弗越野车已经发生爆炸,随后车(身shēn)迅燃起熊熊大火,火势很旺,间还不时还传出零星的爆炸声,周围四处都可以看到散落的汽车零件。

    消防人员迅对那辆滚滚燃烧的长城哈弗越野车展开了扑救工作,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紧张扑救,大火终于渐渐熄灭,此时,那辆越野车已经烧得只剩下了铁壳,车上三人均遇难。

    据悉这辆越野车上乘坐的是一家三口,出事当(日rì),男主人杨丛山亲自驾驶这辆购买不久的白色长城哈弗越野车,带着妻子夏珍玲和女儿杨可可,一家三口准备去宁泉县的亲戚家串门,未料半路突遭横祸,交警部门对事故原因做出的初步分析是:汽车行驶到一段山路弯道的拐弯处时,因为驾驶员缺乏经验,误认为前方是直道,而前方弯道的部并没有加设护栏,所以来不及刹车的这辆长城哈弗越野车就翻下了山崖,事故的具体原因有关部门正在调查分析当。

    车上遇难三人具体(身shēn)份:杨丛山,男,四十九岁,个体商户;夏珍玲杨丛山之妻,四十七岁,个体商户;杨可可杨丛山与夏珍玲之幼女,十三岁,初学生。”

    看到这则车祸报道,我只感觉脊背一阵阵发凉,这样突然发生的灾难事故总是会给人带来悲凉的感觉,虽然出事的一家三口是夺走我丈夫的那个女人的亲人,但我还是感慨事故无(情qíng),生命的脆弱,为逝者哀悼。

    这则事故也给年少的女儿彤彤带来不小的震动,杨可馨的妹妹杨可可和彤彤是小学同学,但杨可可的成绩不太好,所以小学毕业后她并没有考上我女儿彤彤所上的这所重点学,但因为彤彤的另一个好朋友小琳和杨可可家原来住一条街,加之杨可可又是杨可馨的妹妹,所以彤彤对她的(情qíng)况比较。

    现在,知道他们一家三口遇难后,彤彤喃喃对我说道:“妈妈,好可怕呀!杨可可在出事前还到小琳家去玩,炫耀她姐夫,也就是我爸爸,给他们家买了一辆崭新的越野车,还说要带着小琳一起去兜风,没想到他们现在都已经……不在人世间了。”

    看着女儿那惊惧而胆怯的眼神,我将她慢慢搂进怀里,轻声对她说道:“所以说,我们每个人都要珍(爱ài)生命啊,因为生命对我们而言,是这么重要,一生只有一次,失去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生命又是如此脆弱,任何突然发生的灾难,都可能对它造成威胁,所以我们活在人世间,一定要加倍珍惜和亲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这样我们才不会带着遗憾……离开人间。”

    听着我的一席话,年少的女儿似懂非懂地冲我点了点头,后来,她又颇为担心地询问我道:“妈妈,你说杨可可她们家出事的那辆越野车是我爸爸给他们买的,到时警察会不会来找我爸爸麻烦啊?”

    我一听这话,愣了,随即淡淡一笑,安慰女儿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你没看报纸上已经就事故原因做出分析了吗?是因为驾驶员缺乏经验对路况不熟悉,才会造成这次车祸事故,跟你爸爸应该没什么关系,他只是送车给他们,后来发生的事并不在他的责任范围内。”

    这样说,彤彤才放下心来,徐徐冲我点了点头。

    几天后,朱云修约我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底层的餐厅见面,我按照之前的设想,叫上了汪华。

    我告诉汪华,这就是普通朋友之间的一次会面,因为朱云修以前曾救过我,我们两个家庭因为孩子的关系,关系一直也比较要好,所以虽然朱云修是个商场上的大腕,让他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就当是普通朋友之间抽空见个面叙叙旧吧。

    汪华是个通(情qíng)达理的人,听我这样说,他也慨然应(允yǔn)下来,当(日rì)陪我一同前往香格里拉大酒店。

    我们是坐汪华的车去的,在酒店门口下车后,我们正(欲yù)往酒店里走去,这时候我无意间却发现了邓良和杨可馨的(身shēn)影。

    只见杨可馨(身shēn)穿一(身shēn)黑衣黑裙,头发散开着,头顶右侧还别了一朵白花,神(情qíng)比较悲哀,邓良穿了一(身shēn)黑色的西服,陪在她(身shēn)边,他们(身shēn)边还有其他一些(身shēn)着正装的人,可能是杨家的亲属,也可能是邓良的朋友。

    看这一群人的样子,应该是刚刚参加完葬礼的样子,这场葬礼无疑就是杨可馨养父母以及她妹妹的葬礼,现在,可能是邓良在香格里拉宴请这些参加葬礼的宾客,以尽地主之谊。

    因为是来赴朱云修这位商业大颚的宴席,仪表仪容一定要拿得出手,这也是对对方的一种尊重,所以今天我和汪华都稍微打扮了一下,我(身shēn)上穿的是一(套tào)薰衣草紫色的(套tào)裙,脖子上围绕着雪白的丝绒围巾,脚上蹬着一双紫黑色的软皮靴,顺直的黑色发就那样自然散开着,脸上施了淡淡的妆容,我自己感觉这一(身shēn)修饰打扮前来赴宴还是比较得体的。

    今天的汪华(身shēn)穿一(套tào)铁灰色的西服(套tào)装,颈上打着紫红色的领带,他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配上他质彬彬的学者形象,看上去还是很儒雅,很有气质的。

    我们二人在香格里拉大酒店门口,与邓良还有杨可馨遥遥相对,邓良皱着眉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旁边的汪华,神(情qíng)显得有点复杂。

    杨可馨基本上没有看汪华,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我(身shēn)上,她呆呆地凝望着我,我注意到她的眼睛是红肿的,眼角似乎还有未干的泪痕,但她看我的眼神却是异常冰冷的,甚至有一种冰至骨髓的寒意,令我感到很不解,同时也有一种本能的畏惧。

    我们对视片刻,邓良轻轻揽过杨可馨的肩,对她轻声说道:“咱们进去吧。”

    杨可馨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对邓良轻轻颔首,他们俩人就带着那些宾朋亲友走进了酒店大堂。

    我则和汪华从酒店的侧门进入,在服务生引领下去了朱云修预订的那间包房。

    朱云修预订的是一间豪华包房,里面的装饰风格是式的,隔断以及屏风都刻有国传统图案,地上铺着金黄色的地毯,一面墙上是一副巨大的传统花鸟绘画,包房的右侧空间摆着供多名客人休息的长沙发以及茶几等物,左侧靠落地窗的位置,是一张巨大的餐桌,餐桌周围摆了很多豪华的坐椅。

    此刻,朱云修早已经坐在那里等候我们了,今天的他穿着比较休闲,一件淡青色的立领高档衬衫,没有打领结。

    看到我们进来,朱云修本来脸上是挂着淡淡的笑意的,但当他看清楚汪华是陪同我一同前来的时候,他的眼闪过一瞬间的诧异,他看着汪华轻声询问我道:“小苏,这位是?”

    我赶紧面带微笑,指着汪华给朱云修引荐道:“哦,朱大哥,这位是我新交的……男朋友——汪华。”

    同时,我还回过头来对汪华说道:“这位就是我和你提的朱大哥,xxx集团的老总,一直对我帮助有加的。”

    听我这样说了,汪华自然是上前一步主动和朱云修握手示好,其也有着代表我感谢他的意思,朱云修是见惯各种场面的人,今天这个会面,虽然他没有料到我会带汪华前来,但他毕竟久经沙场,有着临阵不乱的气势,于是也就很自然地站起(身shēn)与汪华握手互致问候,同时请我们随意坐下。

    我们两人都落座后,朱云修吩咐服务小姐可以陆续上菜,同时与我们礼貌地攀谈起来。

    菜很快就上来了,朱云修客气地请我们用菜,还让服务小姐给我们倒酒,接下来我们边吃边聊。

    因为有汪华在场,我和朱云修自然不可能聊什么隐秘的话题,他们二人主要聊了聊一些社会上的新闻,比如财经或者民生方面的社会(热rè)点话题,当然也没有聊得太深,只是表达了一些浅层次的观点。

    应该说这次宴会还是比较令人尴尬的,因为到后来,基本我们就没什么话题了,如果没有汪华到场,我猜测朱云修一定会跟我提他感(情qíng)方面的烦恼和困扰,然后进一步对我提出要求,而我正是不想听他谈这些,所以我才带汪华前来,就是想打消朱云修心里对我的念头。

    但我这样做,显然伤了朱云修的自尊心,我能明显感觉到这次会面后期,他的(情qíng)绪明显有些怏怏不乐。

    实话说我对朱云修的感觉一直是好的,看到他这副模样,我心里也不好受,我并不希望伤害他的自尊心,但我有我自己的底线,不和已婚男人纠缠,就是我的基本底线。

    宴会快结束时,汪华代表我对朱云修前一阵子救我那件事表达真诚的谢意,同时还特意对他做出邀请,说回头我们会专门设宴以示感谢。

    面对汪华的这番诚意,朱云修只是淡淡一笑,随口说道:“客气了。”并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