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飞来横祸

    邓良在女儿面前挑拨我和她的关系,叶星为了帮我出气又找人打了他一顿,我们之间这种种错综复杂的矛盾令彤彤对我和她爸爸都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情qíng)绪,原来彤彤是站在我这一边的,现在她是既不信任我,也不信任她爸爸,大礼拜她既不愿意来我这里,也不愿意去她爸爸那里,有时候竟然会去她好朋友朱然然家里。

    朱然然是朱云修的女儿,彤彤和然然这两个孩子在幼儿园的时候就一个班,后来上了小学她们还是同一个班级,再到后来,小学毕业择校时,因为两个孩子感(情qíng)实在是要好,我们两个家庭当时关系也很好,就让两个孩子报考了同一所重点学,然后朱云修又找人将她们分在了同一个重点班,这样互相有个照应。

    现在大城市家家都是独生子女,说实话一个孩子有点孤单,所以看彤彤和然然感(情qíng)这么好,亲如姐妹,其实我心里是很高兴的,这样一来,她们彼此在各方面都能有个照应,两个孩子都很聪明,学习方面也能互相促进。

    只是自从上次朱云修对我表白以后,我们两个家庭这种良好的关系有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我对朱云修的个人看法很复杂,一方面他在我眼里是个温柔体贴的父亲和大哥形象,另一方面他那天对我那番炽(热rè)的表白又令我对他心生忌惮,这些话我又不能当着他太太的面说,所以只能憋在肚子里。

    我能做到的,就是尽量避免和朱云修产生任何瓜葛,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但是,关于两个孩子在一起这件事我又无法左右,毕竟两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感(情qíng)深如姐妹,所以彤彤大礼拜去朱云修家和然然一起住,我也无可奈何。

    这样一来,我又是半个月没有见到女儿,我心里当然思念她,所以思虑再三,我决定还是要找女儿谈一谈,看看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不是个大礼拜,因为我害怕一到了大礼拜,彤彤又会找借口不来我这里,所以我专门挑一个不是礼拜天的时候去了她们学校,在和彤彤班主任周老师提前打过招呼的(情qíng)况下,午将彤彤带了出来。

    我带着女儿来到校外一家幽雅的餐厅,找到靠窗的一个安静位置坐了下来。

    我给女儿点了她(爱ài)吃的排骨饭,又给她点了一盘水果布丁和草莓味道的(奶nǎi)茶,这些东西都是女儿平常(爱ài)吃的。

    在整个过程,彤彤的反应都很平淡,饭端上来以后她就顾埋头苦吃,不主动和我说什么话,只有在我问她的(情qíng)况下,她才简短地答复我一两句。

    看着沉默寡言的女儿,说实话我心里很难受,仔细端详彤彤那张透着稚气的小脸,你会发现虽然她那张可(爱ài)的面庞还象昔(日rì)一样天真可人,但是在她那双美丽天真的大眼睛,不可避免地留下了一些淡淡的(阴yīn)霾,我想这就是我还有她爸爸以及我们各自纷纷扰扰的感(情qíng)生活留给她的(阴yīn)影。

    那一刻,我心里真的很难受。

    我自己点了一份青菜炒年糕,还有一杯珍珠(奶nǎi)茶,但实际上我一点胃口也没有。

    看女儿吃得差不多了,我让服务员将盘碟撤下去,然后对彤彤说:“我们再坐一会儿吧,妈妈有话要对你说。”

    彤彤淡淡地“哦”了一声,低头喝着面前的(奶nǎi)茶,又是一阵沉默。

    看着她这副样子,我心里沉沉地叹了一口气,我用小勺轻轻搅拌着那杯(奶nǎi)茶,思忖着将要说出的话,最后我犹豫着问彤彤道:“彤彤,你心里是不是在……怨恨妈妈?”

    彤彤抬起头看向我,对上我那略带感伤的目光,她赶紧将头又低了下去,然后喃喃回答我道:“没有,你是我妈妈,我怎么会……怨恨你呢?”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徐徐对她说道:“你看,你现在不和妈妈交流,也不愿意上妈妈那里去住,说实话,妈妈都不知道应该怎样来说服你了,也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说到这里,我以伤感的目光看向女儿,恳切地询问她道,“彤彤,你能把你心里真实的想法告诉妈妈吗?你这样对待妈妈,是不是只因为妈妈和叶星哥哥在一起这件事?”

    彤彤低头坐在那里,紧紧抿着嘴唇,还是沉默不语。

    我知道女儿心里有顾虑,于是又鼓励她道:“没事儿,妈妈今天特意来找你,就是想听听你心里真实的想法,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我的女儿终于抬起头来,此时我才发现她眼里已经有了莹莹的泪光,彤彤嗫嚅着,最后对我吞吞吐吐地说道:“妈妈,我确实不想让你和……叶星哥哥在一起,在我眼里,叶星哥哥是我们的同龄人,而不是我爸爸的同龄人,让他做我……后爸,我怎么也……叫不出口……”

    我轻轻点头,心里舒了一口长气,彤彤毕竟是愿意和我交流了,这就算是我们母女之间僵持多(日rì)的关系终于有了突破(性xìng)的进展,无论如何这都不是坏事。

    我略带感伤地询问女儿:“彤彤,你不能接受叶星哥哥,只是因为他比妈妈小很多吗?”

    彤彤看着我,她的目光有些闪烁,她低着头,一只手绞着另一只手的手指,思索良久,才喃喃回复我道:“是的,你不知道,其实我和然然,还有小琳,内心都很喜欢叶星哥哥,他又帅,又会弹好听的钢琴曲,我们私下……都收藏着他弹琴的照片,我们都很崇拜他,然然有时还开玩笑,说她长大后想……嫁给叶星哥哥,所以我不能接受你和叶星哥哥同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能接受……”

    说到这里,彤彤开始“噼里啪啦”的掉眼泪。

    我怔怔地坐在那里,呆坐良久,我拉着椅子坐在女儿旁边,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动(情qíng)地对她说道:“彤彤,妈妈和你爸爸分开那天就对你说过,在我心,没有人比你更重要,所以如果你不同意我和叶星哥哥……在一起,我就会同他……分手,因为在妈妈心里,你比任何人都重要。”

    听我这样说,彤彤抬起一双朦胧的泪眼看着我,片刻,她一头扎进我怀里,哽咽地呼唤了我一声:“妈妈!”

    这一声妈妈叫得我百感交集,(热rè)泪盈满眼眶,我紧紧搂着女儿,抚摸着她的秀发,彤彤在我怀里哽咽地说道:“妈妈,我知道你孤单,我也希望有人陪你,我也希望你能幸福,可是我就是不希望那个人是……叶星哥哥,妈妈,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女儿抬起迷蒙的泪眼哽咽地问我,看着她那双透满稚气的大眼睛,我无奈而辛酸地笑了,我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轻声宽慰她道:“你这不是……自私,你有这种想法也是很正常的,毕竟叶星哥哥确实比妈妈小太多,我们如果在一起生活,可能会有种种问题,所以妈妈也是综合考虑之后,才做出这个决定的,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听我这样说,彤彤才放下心来,她对我轻轻点了点头,又依偎进我的怀里,两只小手还反手将我抱紧。

    那一刻,我心里的感觉既甜蜜又酸楚,甜蜜的是,我终于赢回了女儿的心,酸楚的是,我可能马上就要失去叶星了……

    从女儿的学校回来,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忘记了打车,也忘记了乘坐公交车,就那样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走过一个十字路口,又是一个十字路口。

    前面是刺眼的红灯,我象木偶一般呆呆地伫立在斑马线的一端,在待等绿灯亮起。

    此刻,我的(身shēn)体象是与灵魂分开一般,(身shēn)体只是毫无知觉的行尸走(肉ròu),而灵魂已经随着那些痛楚而虚无缥缈的思绪飘出很远、很远……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所谓可以超越年龄和世俗压力而在一起的(爱ài)(情qíng)故事,只存在于学作品和影视作品里,在真正的现实世界里,这样的(爱ài)(情qíng)故事最终将毁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我和叶星那有如昙花一现般的(爱ài)(情qíng)也不外乎这种命运……

    可为什么,我还贪恋那其的一点美好呢?我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了?还是我,真的动了真(情qíng)……

    我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对面的绿灯何时亮起,我都浑然不知,直到看到(身shēn)旁的路人都纷纷减少,看到他们疾步走向马路对面,我才呆呆地跟了上去,可是,就当我刚刚走到斑马线间的时候,一辆自北向南开来的车猛然拐了过来,它将我重重地刮倒了!

    我被刮倒后,(身shēn)体由于惯(性xìng)又向路边翻滚过去,最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当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听见了轻轻的哭泣声,我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病(床chuáng)上,周围围了不少人,我渐渐看清了女儿的面庞,看见她哭泣着呼唤我道:“妈妈!妈妈!”

    这时候,我又听到了另一声呼唤:“漫姐,你醒了?”

    我费力地转动头部,发现叶星就站在我左边,此刻他正俯下(身shēn),握着我的一只手,在轻轻呼唤我的名字。

    我费力地点了点头,这时候我认出了更多熟悉的面孔,我看到朱云修就站在我病(床chuáng)右侧,他的(身shēn)后站着(身shēn)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透过半敞开的门,我甚至还看到了邓良和杨可馨的(身shēn)影,他们就站在门外的走廊里,在时不时地向里面张望。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