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莫名敌意

    那一段时间,我们象一对真正处于(热rè)恋的(情qíng)侣一般,选择在晚上约会,甜蜜地腻在一起,(日rì)子过得虽然隐密,但却依旧快乐。

    可是,我们却都没有料到,危机正在渐渐向我们靠近。

    自从邓良来过以后,我女儿彤彤就不怎么愿意来我这里了,我不知道邓良和她说了什么,但自从邓良那次来过之后,彤彤连续两个大礼拜没有来我这里,以前,通常(情qíng)况下她都是周六到她爸爸那里呆半天,但一般不会在那边住,大礼拜她还是和我呆得时间比较长,象这种连续两个礼拜没有和我见面的(情qíng)况,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我心里感觉有一点不好,但我又不能催促和((逼bī)bī)迫女儿做什么,毕竟去她爸爸那里或者来我这里,都是她的自由,可是我心里又着实地想念女儿,于是我就在第三个周末来到了女儿的学校门口。

    先前我和女儿电话联系过,彤彤是有手机的,学校规定上课时间不(允yǔn)许携带手机,所以她的手机一般放在寝室里,我只能在她晚上放学以后联系她。

    可是出我意料的,女儿彤彤对我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冷淡,在电话里,她冷冷地告诉我说:“我这个大礼拜要到爸爸那里去,周六上午他要带我逛商场,给我买衣服和鞋子,下午带我去游乐园玩儿;周(日rì)爸爸要带我去梁叔叔家做客,所以没时间过去你那边。”

    一听这话我就愣住了。

    女儿当季穿的衣服和鞋子我前不久刚陪她买过,衣服买了三(套tào),鞋子买了两双,应该说已经足够她平时穿用了,因为女儿平时在学校是穿校服的,这些衣服只能在她节假(日rì)或大礼拜时穿戴,所以根本用不着这么快就换新的,彤彤这个理由完全是个借口。

    我愣了片刻,然后对彤彤说道:“你已经三个礼拜没有见妈妈了,妈妈很想你,这个礼拜你过来吧,你想要什么样的衣服和鞋子,妈妈帮你挑选,想去游乐园玩,妈妈也可以陪着你去。你可以周末直接来妈妈这里,或者我去接你,然后周六陪妈妈呆一天,周(日rì)那天再去你爸爸那里,和他一起去梁叔叔家玩,然后周一就从你那爸爸那边直接去学校。”

    彤彤默默地听着我的话语,半天没有吱声,后来,她以几不可闻的蚊子一般的低弱声调答复我道:“到时看看再说吧。”说完这句她就挂了电话。

    我呆呆地听着电话那边的忙音,神(情qíng)显得十分错愕!我的女儿以前可从来没有这样没有礼貌过!

    我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xìng),我决定周末直接去她的学校接她,看看彤彤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令她对我有这么大意见,以至于两三个星期不愿意见我。

    周末那天下午,离女儿放学时间还有一段时间的时候,我就早早守在了她们学校的西门外。

    按照规定,学生放学回家只能从这个大门出入,所以我相信在这里一定能堵到女儿。

    彤彤是五点半放学,离放学时间还有不到两分钟的时候,我看到邓良开着他那辆黑色奔驰轿车,来到了彤彤所就读的这所学校门外,看来他今天也是来接女儿的。

    邓良是和杨可馨一起过来的,邓良的装束没变,还是西装笔(挺tǐng)风度翩翩的模样,因为天气已冷,所以(身shēn)为女(性xìng)的杨可馨可能是怕冷吧,她(身shēn)上已经有了过冬的一些迹象,今天她(身shēn)着一件时髦的鹅黄色呢子大衣,脖颈上还围绕着一条印着棕黄相间复杂图案的围巾,大衣的样式很新颖独特,开袖,下摆很大,有点象个斗篷,手腕处露出了里面的棕色毛衣,她脚上蹬着一双棕黄色的软靴,和她上(身shēn)的衣服颜色遥相呼应。

    邓良和杨可馨一左一右分别下了车,杨可馨下了车就一个劲跺脚搓手哈气,看样子是怕冷。

    邓良则用力甩上车门,然后走到杨可馨(身shēn)旁,搂住她,给她取暖,杨可馨顺势倒在邓良怀里,两人那副模样看上去煞是恩(爱ài)。

    我默默地观赏着眼前这一幕场景,心里没什么感觉,奇怪的是,经过了离婚后这么长时间的众多事(情qíng),我心对邓良和杨可馨的那份恨意已经被打磨得不剩几分了,现在看到他们和看到任何陌生人没什么区别,也不会再有强烈的嫉妒和憎恨,只是觉得他们是一对比较做作的(情qíng)侣罢了。

    我现在对邓良唯一的(情qíng)绪就是,如果他在我和女儿之间制造了什么事端,我一定不会轻易饶过他。

    因为我站在校门左侧,而邓良将车停在了校门右侧的位置,加之天色渐暗,所以开始他们没有发现我。

    放学的铃声响起后,学生们鱼贯而出,我紧紧守在校门边缘,着女儿的(身shēn)影。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从众多(身shēn)着校服的的孩子里面发现了彤彤那熟悉的(身shēn)影,我可(爱ài)的女儿(身shēn)着宽大的校服,背上背着沉重的大书包。

    看到女儿那一瞬间,我心里惊喜交加,我刚要高喊女儿的名字,却发现她的目光看向停在校门右侧的她爸爸的那辆车上,继而她就发现了她爸爸和杨可馨的(身shēn)影,然后慢慢向他们走了过去。

    我的声音戛然而止,被阻挡在了喉咙之间。

    我看到女儿走到邓良和杨可馨面前,邓良搂住女儿,微笑着向她说着什么,然后似乎不经意地,向我这边瞟了一眼,那一刻我才明白,其实邓良早已经发现我了,他这是故意做给我看呢。

    我稍一思索,就大步向他们走了过去,然后轻声呼唤了女儿一声:“彤彤!”

    彤彤蓦然转过头看向我,那一刻她的目光显得很复杂。

    邓良看了看女儿,然后面带微笑,假装和我打招呼道:“哦,小漫你也来了?来接彤彤吧?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呢?要是知道你来接彤彤,我就不过来了。”说着,他还和杨可馨对视了一眼,他们二人相视而笑,那份彼此之间的默契,还有对我的揶揄之意溢于言表。

    我没有搭理这对虚伪男女装腔作势的表演,我上前一步握住女儿的手,轻声对她说道:“彤彤,你已经两个礼拜没到妈妈这里来了,今天跟妈妈走吧?”

    彤彤毕竟是我的亲骨(肉ròu),不管她心里有什么想法,但血(肉ròu)亲(情qíng)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彤彤瞪着大眼睛看着我,又看了看她爸爸,然后以征求的语气小声对她爸爸说道:“爸爸,要不你和……杨阿姨先回去吧,今天我先到妈妈那里去,明天再去你们那里。”

    邓良装正人君子的功夫当然一流,现在听女儿这样说了,他也就顺水推舟,马上摆出一副慈父的面孔,面带微笑抚摸着女儿的头,对着我们打哈哈道:“好好,那今天你就跟你妈妈去吧,回头再到爸爸这里来。”然后还俯下(身shēn),耐心地对女儿补充了一句,“要不你到时给爸爸打电话也行,爸爸有时间就亲自去接你,没时间就派人去接你过来。”

    我冷眼看着邓良在这里装腔作势,没有说什么,彤彤眨着大眼睛冲他点了点头,邓良直起(身shēn),冲我面露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然后搂着杨可馨,对她轻声说道:“咱们走吧?”

    这个时候,杨可馨特意看了我一眼,目光显得非常不友好,似乎带着浓重的敌意,这种敌意令我感觉非常奇怪,因为就算是以前杨可馨刚刚插足我和邓良婚姻那段时间,我们三人正是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时候,她看我的眼神也没有这么强烈的敌意,那个时候她与我对视时虽然有轻蔑和不屑,但还是有几分收敛的,毕竟对于我和邓良的婚姻而言,她才是个不光彩的侵入者。

    但是,此刻她看我的这种带有强烈敌视意味的目光,我感觉好象我是个插入她生活的第三者一般。

    杨可馨就那样冷冷地注视了我一秒钟,然后转过头去,给了邓良一个媚态万方的微笑,轻声答复他道:“好的,咱们走吧。”就这样,他们俩人就向着邓良那辆黑色奔驰轿车走去。

    杨可馨打开副驾驶座位那边的车门坐了上去,邓良上车前手扶车门,目光又在我(身shēn)上逡巡了两眼,里面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

    他这样一打量,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今天我穿着一件米白色的修(身shēn)泥子大衣,下(身shēn)是一条长及脚踝棕色花纹的长裙,脚上是一双舒服的黑色坡跟小羊皮皮靴,因为怕路上风冷,所以我今天披了条白底带浅绿色碎花的披肩,这(身shēn)打扮应该说还是比较洋气的。

    我看着邓良看我的目光,冷冷地白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对女儿说道:“彤彤,我们走吧。”

    这时候,邓良也别开目光,他很快就上了车,然后关好车门,他那辆黑色奔驰轿车缓缓驶离了学校门口。

    看着她爸爸那辆车离去的背影,彤彤冲我点了点头,以几不可闻的声调答复我道:“嗯。”

    我搂着彤彤向前走去,在路边拦截了一辆的士,然后向着我新家的那个地点驶去。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