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分道扬镳

    我听到女儿的声音,这时候头发也吹得差不多了,我急忙理了下衣衫,然后推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

    只见女儿正站在玄关那里,四下打量着我这间崭新的小屋,叶星则在厨房里挥舞着大勺炒菜。

    今天的彤彤穿了条浅粉色的小花苞裙,配上她雪白的肌肤,整个人就象是初夏时节正含苞待放的一朵莲花。

    “妈妈在这儿呢!”我冲女儿微笑着,向她走了过去。

    “妈妈!”看到我,彤彤开心地大叫,扑到我怀里,似乎有些难以确信地再次打量整个房间,喃喃对我说道:“妈妈,这儿真的是咱们原来那个家吗?怎么收拾得这么漂亮啊?”

    我笑了,轻轻搂住女儿的(身shēn)体,她又长高了,已经比我矮不了多少了,我对女儿轻声解释道:“其实只是粉刷了一下,换了些布帘,并没有太大改变。”

    “但是就不一样了呀!”女儿瞪着大眼睛欢欣地雀跃着,“干净得象是童话世界一样!”她由衷地赞美道。

    我想,可能是我选择的窗帘还有沙发罩之类的颜色比较清新,再加上那些翠绿的绿色植物,和雪白的墙壁形成鲜明对比,所以才会给人视觉这么大的冲击力吧。

    这时候叶星端着炒好的一盘菜走了出来。

    餐桌和餐具刚才已经被我摆好了,看叶星端菜出来,我赶紧去帮他的忙,将厨房已经煨好的鸡(肉ròu)炖野菇还有排骨炖豆角用大碗盛了出来,同时轻声吩咐女儿去洗手,过来吃饭。

    女儿开心地答应着,跑去了卫生间。

    叶星按我切好的菜和(肉ròu)炒了三个菜,有鲜竹笋炒(肉ròu)片,还有青椒炒(肉ròu)段,还有一个是蒜苗炒鸡蛋,我又拌了一个简易的凉菜,就这样和两道炖菜凑了六道菜,也算是非常丰盛了。

    我开了一瓶本地产的香槟酒,女儿欢快地帮我递来晶莹透亮的玻璃杯,我给每个人杯里都斟满了冒着泡泡的香槟酒,我们三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甜美的微笑,在圆形的餐桌前相对坐下。

    女儿拿起筷子,赶紧夹了一口叶星炒的菜,放里嘴里慢慢品尝,叶星专注地看着她的表(情qíng),须臾,彤彤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甜甜地对叶星说道:“叶星哥哥炒的菜味道还不错嘛!”

    听到彤彤的赞誉,叶星开心地笑了,彤彤又转向我,补充了一句,“当然,照我妈妈炒的还要差一点点,哈?”

    我和叶星相视,都笑了,心想这小丫头还真会说话,夸赞客人的厨艺的同时,还不忘记捧一下自己的老妈。

    这顿饭就在这开开心心的氛围结束了。

    吃完饭后,我安排女儿回她的房间去做作业,我已经把女儿那间卧室收拾出来了,(床chuáng)上的被褥都换了新的,同时窗帘也换了新的,还给她新买了一张小书桌。

    我和叶星坐在客厅看了一会儿电视,我看了叶星一眼,思忖着,漫不经心地问他:“叶星,我记得你说过你老家是三叶市的,是吧?”三叶市是距离本市七百多里的一个小城市,我记得以前叶星曾跟我说起过,说他生长在那个城市。

    “是啊,怎么了?”叶星将盯在电视上的目光转了过来,不解地询问我道。

    “哦,没什么,”我冲他淡淡一笑,放了一块切好的水果在他手里,然后继续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小时候一直生活在三叶市吗?”

    叶星肯定地冲我点了点头,应道:“是啊,从小就在那个城市。”

    我轻轻点头,没有再问下去了,但心里的狐疑却是越来越重。

    叶星生长在三叶市,而杜芳华回国后一直生活在临海市,这两个城市相距至少几百公里,那么杜芳华是怎样成为叶星的启蒙老师的呢?按道理说,叶家没理由会从那么远的地方为孩子请一位音乐教师,而叶星成年后杜芳华早已经去世了,两人更没有成为师生的机会,所以这个问题始终在我心里划了个问号。

    时间不早了,叶星起(身shēn)告辞,临走前他对我说道:“哦,你不准备在城村那边开店了,我也准备搬走了。”

    听到这话,我很诧异,随即问他:“你准备搬到哪儿去呀?”

    叶星微笑着对我说:“搬回我室友那里呀,本来我搬走后,他那房就一直空着,临时找了个合租的,那人没住多久也搬走了,所以现我搬回去正好。”

    看他说这话时波澜不惊的平静样子,我怔了一下,然后喃喃问他:“你搬到城村,就纯粹是为了我吗?”

    叶星低了低头,尴尬地笑了,没有说话。

    看着他这副缄默不言的样子,我(欲yù)言又止。

    想想女儿就在隔壁做作业,我们在客厅说什么恐怕不是很方便,于是我对叶星轻声道:“反正我想去超市买点东西,晚上外面凉快,我陪你下楼去转转吧?”

    叶星看了看我,没有反对,我走到女儿房间门口,轻轻推开门,对她轻声说:“彤彤,妈妈到小区外面的小超市买点东西,顺便送叶星哥哥下楼,一会儿就回来,啊?”

    女儿乖巧地冲我点了点头,于是我就披了件衣服,陪着叶星向楼下走去。

    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初秋季节,晚风已经带了些许凉意,幸亏我披了件衣服。

    看我微微抱起肩膀,叶星关切地问了一句:“冷吧?要不你回去吧?”

    我冲他淡淡一笑,低声道:“没事儿,这个时候冷不到哪儿去。”然后我看着前方对他说道,“咱们再往前走走吧。”

    于是,我们又默默无语地沿着小区那条街向前面踱去。

    叶星在前面的一个站台坐车,快要到那个位置的时候,我停住脚步,对叶星说道:“叶星,以后你别再来找我了。”

    听到我这句话,叶星微微一愣,然后轻声问道:“哦,有什么不方便了吗?”

    我苦笑了一下,思索着,然后对叶星郑重地说:“你看,现在我已经搬回自己的房子住了,下一步城村那块就要拆了,那个店我也就不开了,然后会在市区找个好一点的店面开个快餐店,到时会请人((操cāo)cāo)作,我只负责整体管理,也不会再象以前那样起早贪黑的加班了,所以你也不用……再象以前那样担心我了。”

    叶星默默地听着我的诉说,他微微低着头,等我说完了,良久,他才轻轻“哦”了一声。

    看他有了反应,我又对他说道:“叶星,虽然我……不能完全忘记以前的事,但你这段时间对我的好……我也看在眼里,怎么说呢,我还是感谢你陪我度过了最低潮的一段时期,现在既然我已经渐渐走过了那个时期,我也希望我们彼此都能回到各自原来的人生轨迹上去,你应该有你自己的生活,而我,也将有我以后的打算。”

    我想,我上面这段话已经说得很明了了,叶星听了后,抬起头看着我,片刻,他轻声问道:“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我笑了一下,否定道:“目前没有,”然后还向他解释道,“我眼下只想快点将我构想的快餐店开起来,别的事都暂且靠边,不做考虑。”

    叶星双手插兜,低着头,沉默良久,然后抬起头对我缓缓说:“你不想让我介入你的生活,我理解,但是我想,在你没有遇到喜欢的人之前,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吧?”

    他的目光在路灯下奕奕发光,我知道他是认真的,但我不想再这样拖泥带水下去,于是我对他淡淡说道:“还是不要了吧?”

    叶星呆呆地注视着我,良久没有说话,后来,他无奈地点了点头,沙哑地回了一声:“好吧。”

    这时候,叶星要坐的那趟车来了,我急忙提醒他道:“车来了,你快走吧!”

    叶星冲我点了点头,向后面倒退着,冲我挥着手,最后转过(身shēn)去,向那辆缓缓停下的公交车跑去。

    我注视着他上了车,他坐在那趟公交最后面的位置,坐在车里还在冲我挥着手,我也冲他挥了挥手,然后转过(身shēn),义无反顾地向我家的位置走去。

    其后的一些天,我在城村的小店基本处于半停业的状态。

    因为拆迁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那些天,每天都在拆迁办的人来动员房东早(日rì)接受安置条件搬家,很多外来商户人心惶惶,都在早做打算,城村的租客人数也越来越少,麻辣烫的销售当然再也不象过去那样火爆,每天只有寥寥无几的散客上门。

    所以,我只留下小梅帮助看店后招呼那些为数不多的散客,我自己则在市里主要的商业路段来回转悠,寻找合适的店铺位置。

    市里心路段的商铺我还是不敢考虑的,那边虽然人流汹涌,但高昂的房租也让我望而却步,最后,我在市区比较靠近近郊的地方选了一个正在招租的商铺位置,那里虽然比较偏僻,但周围却是一个新建成的科技园区,有着大量的写字楼和上班一族,我预感到此处开设快餐店,效果一定会非常不错。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