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心机巧遇

    他的话勾起了我的伤心事,正所谓好了伤疤忘了痛,眼下我和叶星的关系渐入佳境,似乎我已经忘记了他曾经联合邓良对我做的那些前尘往事。

    但是,其实我没有忘记。

    那样大的伤害,怎么可能就那样轻易忘记呢?

    所以,虽然此刻我纵容叶星走入我的世界,但是,这一回我不会再把真心交付与他。

    我冷笑着,半真半假地对叶星说道:“当然还在恨你呀,当初你那样耍我,那个仇我怎么可能轻易就忘记?”

    叶星眼的笑意隐去了,他颇为认真地问我道:“那你为什么又(允yǔn)许我接近你呢?”

    我得意地笑了,然后看着叶星,对他(阴yīn)阳怪气地说道:“因为我想报复你呀!”说着,我点着叶星的鼻子,调笑地对他说道,“我要让你深深的(爱ài)上我,然后再狠狠地抛弃你!”

    叶星定定地与我对视着,我的目光丝毫不输给他,良久,他笑了,然后意味深长地对我了句:“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我得意地仰了仰脖子,淡淡说:“那咱们走着瞧?”说着,我站起(身shēn),就要挣开叶星的手。

    他却一个用力,将我狠狠拉到他的面前!

    此时他的眼都在冒火,那是青(春chūn)的(欲yù)火,我知道年轻男孩经不住挑逗,他的征服已经被我重新挑了起来,但这一回我不会轻易让他得逞。

    叶星猛地将我拉到他的怀里,然后贴着我的(身shēn)体就把我往(床chuáng)上压……

    “不行!不行!放开我……”我用力挣扎,手脚并用不让他得逞,这一回我可不想和他玩真的。

    他的呼吸声很急促,动作也变得粗野起来,把我死死压在(身shēn)下,一只手探进我的衣服隔着(胸xiōng)衣抚摸我。

    “叶星你再继续,我就真的生气了?”我停止了挣扎,冲他大声喊道。

    他饱含(欲yù)火的目光与我对峙着,良久,他的目光松懈下来,无奈地一笑,渐渐放开了我,嘴还喃喃说道:“你呀,你可真会拱火……”

    我佯装愠怒地起(身shēn),摇着被他刚才捏得生痛的手腕,冲他低低地吼道:“你这个混小子!手差点被你捏断了!”

    叶星“吃吃”地傻笑,回我道:“谁让你逗我?”

    我轻叹一声,站起(身shēn),整理了下衣裙,然后拿起背包对他说道:“不理你了,我走了。”

    听说我要走,叶星一惊,随即喊道:“急着走什么呀?咱们晚上一起吃饭吧?然后我送你回去。”

    我微笑着转(身shēn),郑重其事地对他说道:“算了吧,我怕你晚上要吃的东西,就是我……”然后我笑着快出了门去。

    叶星追了出来,这时候我已经“蹬蹬蹬”下了他住的那座小楼的铁梯,我站在楼下冲他挥手,喊道:“你回去吧,别送了!”

    他无奈,只好冲我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一只手扶着栏杆,冲我挥手道别。

    我给了他一个明媚的微笑,大步走出了他住的那个小院。

    邓良和杨可馨的婚礼定在一个礼拜天,在举行婚礼前,彤彤来和我商量,她试探(性xìng)地问我:“妈,我爸和那个女人的婚礼,我不去参加了,那天我来陪你。”

    看着女儿认真可(爱ài)的眼神儿,我笑了。

    我听许心诺说,邓良为了迎娶他这个小新娘,在这场婚礼上费了不少心思,他们的婚礼在一家著名的五星级大酒店的顶楼举行,据说现场有不少花样,什么花车呀,花童呀,光是场地的设计费就是一笔不小的数字,所以,到时候那现场的景象一定是既美丽又灿烂,象童话世界一般梦幻。

    其实现在我已经对邓良和杨可馨的事(情qíng)看淡了,毕竟我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生活,我知道小孩子都喜欢(热rè)闹,所以其实我并不阻止女儿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我认真的问彤彤:“你跟妈妈说实话,你真的不想去看看你爸爸结婚现场是什么样吗?”

    彤彤眨着大眼睛,咬着小嘴唇,没有回答。

    我笑了,用额头顶上女儿光洁的小额头,柔声对她说道:“宝贝儿,其实妈妈并不介意你去参加你爸爸和别人的婚礼,毕竟他们现在对我来说都是陌生人了,我也将拥有自己的生活,”然后我搂着女儿,亲切地对她说道,“也许有一天,妈妈也会让你去参加我的婚礼呢!”

    看着我那真挚而坦诚的眼神,彤彤善解人意地笑了,她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喃喃对我说道:“好吧,妈妈,那我就听你的。”

    我笑着拍了拍女儿的肩头,表示赞同。

    彤彤去参加她爸爸婚礼那天穿的衣服是我帮着挑选的,是一件浅粉色的小礼服裙。

    看得出来,虽然彤彤很讨厌杨可馨,但她对于这种大人世界的婚宴喜事也是颇为好奇的,我给她换上漂亮的小礼服裙的时候,她看着镜子那个美丽可(爱ài)的自己,眼底眉梢都带着一种孩童式的喜悦。

    看着女儿开心的样子,我知道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不管别人怎样伤害我们,但我要灌输给女儿正确的人生观,那就是以正确的心态去看待所有事(情qíng)。

    因为我相信,一个人做了不道德或者亏心的事(情qíng),哪怕他她可以一时得逞,但总有一天,他她要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沉重的代价。

    而我们这些被伤害的人或者旁观者,没有必要浪费大量时间和牺牲大量精力去仇视甚至报复他们,因为那样做不值得,我们只需要走好自己以后的每一步路,就是对自己最好的回报。

    至于那些坏人什么时候受到惩罚,那就交给天意吧。

    尤其是我的彤彤,她正处在成长发育期间,我更不希望她过多的大人世界这些恩怨(情qíng)仇,她应该有她那个年龄段该有的童真和快乐,所以,我才在她面前尽量淡化我对邓良和杨可馨的反感之(情qíng),因为不想让这些(情qíng)绪影响她以后的人生之路。

    彤彤去参加了她爸爸和杨可馨的婚礼,至于婚礼具体细节是怎样的,我过后没有盘问,因为我也不感兴趣,我只需要知道我的女儿过得很快乐就足够了。

    那一阵子,我在为另外的事(情qíng)闹心,因为城村内越来越多的谣言甚嚣尘上,很多消息传出来,说政府对这个区域已经有具体规划了,可能年底之前就要将这片区域完全拆除,然后兴建新的小区。

    说实话,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并不开心,因为这样一来,我这家路边麻辣烫小店就要开不下去了,但同时,我也有自己的打算,其实麻辣烫店开了这么久,在餐饮行业消费群体这方面我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同时,也积累了一定资金,下一步,我准备租一家上点档次的店面,开一家比较规范的快餐店,主要经营式快餐,比如盖浇饭。

    一天午,我到城村外边的一家大超市买几味调料,就在我买完调料穿越马路准备往城村里走的时候,路边的一辆银灰色奥迪商务车缓缓在我(身shēn)后停下,车窗摇下,坐在车后座的男人轻轻唤了我一声:“小苏?”

    听到他的呼唤声,我恍然回头,才发现是然然的爸爸朱云修。

    朱云修是个很有涵养的年人,看到他,我急忙走过去和他打了个招呼:“朱大哥,你到这边办事呀?”

    朱云修微笑着冲我点了点头,然后对我温和地说道:“是呀,到前面的规划局办点事,”他又好奇地打量着我,问我道:“你这是?”

    我瞟了眼自己手拎的调料,急忙笑着向他解释道:“哦,我到对面的超市买点东西,”又指了指后面我开店的位置,对朱云修说道,“朱大哥,我在那边开了家小店,主要经营麻辣烫小吃,要不要去看看?”

    本来只是客气之词,但没想到朱云修竟然微笑着冲我点了点头,然后他对前面的司机说道:“你找个地方停车等我,我下车到小苏那边看看。”

    司机急忙应(允yǔn),朱云修就下了车来,对我笑着说道:“走,到你的小店去参观参观。”

    他这样一说,我可是真的窘了,因为刚才只是随口那么一客气,没想到他就当真了,其实我真不想让他大驾光临我那家小店,毕竟我的庙小,象朱云修这样在商海叱咤风云的大佛,咱们哪敢在人家面前献丑啊?

    我尴尬地冲朱云修笑了笑,然后喃喃说道:“只是一家不起眼的路边小店,朱大哥不要见笑才好!”

    朱云修爽朗地笑着对我说道:“怎么会?怎么会?”然后还解释道,“反正今天我也没什么事,就到你那边去坐坐吧。”

    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好强作推辞,只好勉强笑着点了点头,于是就带着朱云修,向我开店的那个位置走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