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为何跟踪

    “在你的小店外面跟过你几次,后来被你发现了,我怕你生气,所以就没在那边跟了。”叶星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瞅着我的眼睛,他的目光有点闪烁,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我知道了你坐车的路线,这几天基本都守在这边的公交站对面等你,昨晚看你迟迟没有回来,我还以为我错过了你坐的那趟公交,于是就慢慢向你住的方向走去,看你的房间里没有亮灯,才知道你还没有回来,我就折回来往车站的方向走,后来就……就听到了你的呼救声……”

    我默默地注视着他,心里想说:你来的还真(挺tǐng)是时候……

    自从在城中村偶然遇到了叶星,他后来确实几次到我店外徘徊,只是我没有搭理他,每次看见他靠近时,都会用冰冷的眼神将他驱走,后来就没有再看到他了。

    可是我没想到,他居然会变换了跟踪形式,跑到我住处附近来偷窥我,这一点令我很气恼。

    同时,我又不得不承认,昨晚如果没有叶星,我的后果将不堪设想,轻则被那个歹徒玷污,重则可能会被他弄死,虽然我不屑叶星一直跟踪我的行为,但实话实话,他确实救了我一命。

    良久,我声音不含温度地问他:“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呢?”

    听到这句话,叶星猛地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目光有点急切,可是他(欲yù)言又止,最后只是喃喃说道:“因为……我想知道你过得怎么样……”

    看我没有反应,他又懦懦地补充了一句:“我觉得,你开店那边人多,还不是那么危险,但你住的这边,到了晚上就没什么人,一个女人单独走,太危险了……”

    看着他眼中流露出的不加掩饰的关切之(情qíng),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相信他是真的在替我担忧,但是,既然这样在乎我,当初为什么要那样害我呢?

    我默默地和他对视着,被我的的目光所迫,他渐渐地低下了头。

    “你在担心我?”良久,我问了一句。

    他猛地抬起头看向我,目光定定的,片刻,他冲我轻轻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当初为什么要那样害我?”沉默良久,我终于问出了心底最想要说的话。

    “我……我……”叶星嗫嚅了两声,他晶亮的眼中渐渐浮现出泪光,可是他却始终没有告诉我那样做的原因,最后他深深地低下了头。

    “是因为钱吗?你很缺钱吗?”我紧紧盯着他的脸庞,((逼bī)bī)问他道。

    他哽咽地点了点头,哑声徐徐说道:“开始是为了钱,我爸妈离婚后,我妈就远走他乡了,我爸和他的(情qíng)人结婚了,又生了个弟弟,因为炒股失败,所以我爸欠了外面不少钱,自从我上大学后,他就不管我了,我的生活费还有学费全是靠平时和假期自己打工赚来的……”

    “所以邓文良找到你的时候,你就很痛快地答应了他的要求?”我继续问道。

    “是,”叶星轻轻点了点头,喃喃道,“开始他只是说陪你聊天,散心,我觉得这……没有什么难度,所以就……答应了他。”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叶星的眼神又有些闪烁,他低声说道,“是我在艺术学院的一个老师把我……引荐给他的。”

    我狠狠地注视着坐在面前的叶星,眼中似能喷出火焰,良久,我狠狠地质问他道:“你把我们**的过程偷拍下来交给他!你……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说这番话时,我的声音都带着颤抖。

    “咱们第一次上(床chuáng)时,我并没有偷拍!那时我是真的喜欢你的!可事实上,咱们第一次在你家上(床chuáng)后,邓文良就知道了,他后来威胁我,说我既然做了就做到底,把咱们在一起的……证据,交给他……”

    “你为什么要对他言听计从?仅仅是因为钱吗?还是怕他会把你怎么样?”

    叶星看着我,眼神再次黯淡下去,他垂了下了头,以一种极为低哑的音调轻轻对我说道:“各方面原因都有,有钱的原因,也有其他一些原因……”

    看着他这副闪烁其词的孬样,我暗暗冷笑,冷冷说道:“我记得你那时候还劝我尽快和他离婚,开始自己的新生活,那些话全是你伪装出来的吧?还是邓文良教给你的?”

    “那是我的心理话,不是伪装的,也不是谁教给我的,我是真的很希望你能尽快离开他,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其实我将那些视频资料交给他时,心理也挣扎过,但我想,如果这样就能让你坚决地离开他,未尝也不是件……好事……”

    “呵呵,那么说我还应该感谢你了?”我冷笑着说道。

    “不!我没想让你感谢我,我知道自己很混蛋,做了世上最不是人的事,对你的愧疚,我根本无法言表。我也没有奢望你能原谅我,只是希望你能过得好……”叶星抬头看着我,这时候他眼中已经布满泪水,他的眼睛本来就很好看,现在这副满是泪水的样子更是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看了让人心动。

    那一瞬间,我几乎都要被他感动了,但很快,我就冷静下来,我心想,这可能是这个花样男孩子给我使的又一个花招,我不能再象以前那样轻易上当了。

    于是我移开目光,不再与他对视,冷冷地问他道:“那么你跟踪我的这一系列行为,也是为了弥补你心里那点愧疚了?”

    叶星呆呆地看着我,轻轻点了点头,嗫嚅着说道:“虽然我知道那根本……于事无补,但我就是想看看你过得……到底好不好……”

    我在心里冷笑,就象我所预料的,他还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可能是因为年龄太小,还没有被这个社会彻底浸染,所以就算是有了坏的念头和行动,到头来心理还是会有一些摇摆。

    但是,他的这些摇摆都已经不能再打动我了,我和他之间的缘分,从他将那些视频录像交给邓文良那一刻起,就已经结束了。

    我站起(身shēn)来,面无表(情qíng)地对叶星说道:“天还没有亮,你又受了伤,你就在我这里休息一下吧,就在这条长沙发上,我去给你取个被子。但是你记住,以后再也不许跟踪我,天亮后就请你离开,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再无任何瓜葛!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面对我(阴yīn)狠冰冷的一席话,叶星呆呆地点了点头,想说什么但(欲yù)言又止。

    我没有再看他那双充满痛楚和哀怜的眼神,因为我怕我真的会心软,我再也不想和这个一面是天使一面是魔鬼的男孩子纠缠下去了。

    我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扯了条被子,拿到客厅递给叶星,然后就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脱下(身shēn)上所有的衣服,一头栽倒在(床chuáng)上。

    等我醒来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叶星早已经离开,他将我递给他的那条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放置在沙发上,然后在茶几上给我留了个字条,上面写着:漫姐,我走了,你多保重,照顾好自己。

    旁边还放着一杯(热rè)气腾腾的豆浆,还有一个油汪汪的煎饼果子,看来是他到楼下给我买的早餐。

    我没吃那份早餐,将其直接丢进了垃圾桶,这时候,我才拿出背包,打开里面的手机来看。

    昨天,在派出所,警察同志已经将被歹徒抢去的我的背包还给了我,但手机因为剧烈震((荡dàng)dàng)而自动关机了。

    手机里有好几条小梅发来的短信,语气很着急,因为我不到,她无法开始正常营业,我想了想,给小梅打了个电话,让她先回去休息,说我晚一些到,到了会给她打电话。

    睡了几个小时,这时候(身shēn)上已经有些力气了,我来到洗手间,站在镜子前,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的狼狈,昨晚因为和歹徒搏斗,所以(身shēn)上有几处轻微的擦伤,头发也凌乱不堪,昨晚穿的衣服就放在旁边的篮子里面。

    看着那件上衣和长裤,我就想起了昨晚那个穷凶极恶的歹徒对我做的污秽之事,于是想都没想,就将它们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我打开莲蓬头,开始冲洗自己的(身shēn)体,一边冲洗一边拼命打着浴泡,冲了好久,直到(身shēn)上的皮肤都被自己搓得发红了,才关掉莲蓬头,擦干(身shēn)体换上干净的衣服走了出来。

    此时我只感觉浑(身shēn)上下一阵阵的无力,想了想,才发现自己从昨晚到现在还没怎么好好吃东西呢,一般营业时间我根本吃不好饭,所以每天晚上回到家我会来一顿夜宵,吃完这顿夜宵,我才会甜美地睡去。

    而昨晚发生了那样恶心的事,回来后连惊带吓,根本来不及吃什么夜宵,于是我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牛(奶nǎi)还有面包片,将牛(奶nǎi)放在小锅里(热rè)了(热rè),又将几片面包放进烤箱,最后拿着我的早餐,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回到客厅。

    我在昨晚叶星坐过的地方享用我的早餐,心里思忖着:现在他应该早已经到学校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