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他的骚扰

    我不会开车,也一直没有学会开车,这可能和我懦弱的(性xìng)格有关,这个大城市糟糕的道路(情qíng)况,总是令我心生畏惧,尤其是那么多形形色色的车祸现场惨状,更是令胆小的我望而却步。

    我想我这辈子还是做个乘车者吧,即使将来学会开车,我也希望到一个人烟比较稀少的地方定居,那样我才放心地驾驶着自己的车上路。

    所以我和邓良婚姻期间,我没有学会开车,离婚后当然也没有分到车,重新恢复全职工作后,我一直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上下班。

    那天,我又陪着沈总参加了一个应酬(性xìng)的酒会,我是真的不喜欢这种推杯换盏的喧闹场合,但人在江湖上,有些东西不得不适应,我勉强陪着笑脸应酬着那几位据沈总说非常重要的客户。

    酒会结束后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出了那家酒楼大门,我就急匆匆地往台阶下走去,想要乘坐晚班的地铁回租住的地方,但我却被(身shēn)后的沈总叫住了。

    他叫住我,然后对我说道:“苏姐,我顺路,送你一程吧?”

    我回过头看着他,灯光下,他的面目显得有些迷离,眼似乎带着笑意但还看不太真切,我下意识地对他说道:“沈总,咱们不顺路吧?我现在住xx路的辰帆家园,您不是住在南边吗?”

    因为以前陪他参加过几次这样的场合,所以也就大致知道了他家的方向,和我现在住的地方根本不在同一个区。

    沈天霖笑了笑,他又下了两级台阶,更加靠近我,然后对我温和地说道:“你以为我就只有一幢房子吗?”

    他这句话把我说愣住了,这倒是事实,以沈天霖的家世背景,以及他个人这些年的成就,他应该远不止拥有一(套tào)住房。

    我无语了,这时候沈天霖已经走下台阶,走到他自己车前,然后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对我轻声说道:“上车吧,不用这么客气啊!”

    我无奈,正所谓盛(情qíng)难却,到了这个时候,我只能听从他的安排,所以我尴尬了笑了笑,上了沈天霖的车。

    一路上,沈天霖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搭着话,主要询问我离婚后的一些生活(情qíng)况,我则是能简述的尽量简述,我不喜欢和不是特别亲近的人讲自己感(情qíng)方面的事。

    我不知道沈天霖是从哪里知道我离婚的(情qíng)况,不过想想,在重新入职时这些(情qíng)况都是要登记的,他大概就是听人事部门的人说的吧。

    以前,我都是乘坐地铁或者公交车回家,公交走的路线一般都比较绕,所以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从公司到租住地的具体路线,只是感觉沈天霖今天走的路线格外陌生,走了好久,也看不到一条熟悉的街道的模样,我心里越来越狐疑,我想是不是因为夜晚的缘故,所以熟悉的街道变得陌生了?

    因为心里的疑虑越来越重,最后我忍不住问了沈天霖一句:“沈总,这条路是通往辰帆家园的那条路吗?”

    沈天霖看了我的一眼,笑了笑,然后深沉地答道:“这条路近,别着急,一会就到了。”

    于是,我只好收起满腹的疑虑,闭上了嘴巴。

    又行驶了大约二十分钟,沈天霖将车开到了一个俱乐部模样的场所附近,并且在这个俱乐部外围一片寂静的小树林旁边停了车。

    这回我心里的疑虑更重了,正值夜晚时分,此处人烟稀少,他这是什么意思呢?

    沈天霖停好车后,将车内的灯打开了,正对上我目瞪口呆凝视他的模样。

    看到我这副模样,他并没有感觉惊讶,而是又笑了笑,并且将车内的灯光调暗了些。

    “你……你……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此时我才发现自己心里紧张到什么程度,说话都在打颤儿,同时我(身shēn)体下意识地向车门的方向靠了靠,做出一种防御的姿态。

    面对我这种如临大敌的模样,沈天霖一点不以为忤,他还是习惯(性xìng)地浅浅一笑,目光注视着前方,然后以一种平和的语气对我说道:“苏姐,你是过来人了,用不着摆出这样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吧?”

    说完这句话,他突然向我扑了过来,解开我(身shēn)上的安全带,然后抱着我的(身shēn)体就上下其手摸索起来……

    “你!你……放开我……啊……”我拼命挣扎着,一边喊叫一边用力摆脱着他的搂抱。

    看我反抗得太厉害,沈天霖气喘吁吁地放开了我的(身shēn)体,只是他的两只手仍然固定在我的(身shēn)体两侧,然后用那种幽深不见底的目光((逼bī)bī)视着我。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想找女人,你(身shēn)边有的是比我年轻漂亮的吧?干嘛……干嘛非要来找我呀?”我怒气冲冲地质问着沈天霖。

    闻听此言,沈天霖淡淡一笑,他的(身shēn)体渐渐远离了我的(身shēn)体,复又在他的驾驶座上坐好,然后所答非所问地对我说道:“苏姐,咱们认识有多少年了?”

    我仍然沉浸在怒气当,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