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真实目的

    邓良冷笑起来,目光渐渐变得狠厉起来,他自言自语道:“其实知道你们第一次上(床chuáng)后,我气坏了,当时叶星也很害怕,他想退出我和他的协议,可是我不(允yǔn)许。”

    “然后呢?”我追问。

    邓良看了我一眼,目光里明显有着掩饰不住的心虚,他咳嗽了一声,继续道:“我对他说,既然事(情qíng)已经到了这一步,他必须做到底,取得我想要的东西。”

    “就是那些照片?”

    邓良点头,徐徐道:“其实那是针孔摄像头拍摄的一些影像,然后让我们抓拍下来了。”

    “叶星很配合你的这一系列指示吗?他很听话是吧?”这是我很想知道的一个真相。

    邓良笑着摇了摇头,轻声说:“并非如此,实际上在过程他反复过好几次,但在种种压力下他还是妥协了。”

    “你威胁他了?”我急切地追问道。

    邓良看着我,平静地说:“也不全是我的威胁在起作用,实际上他也有金钱方面的压力,你知道叶星是生长在单亲家庭吧?他父母离婚后他父亲再婚了,后来又给他生了个弟弟,后母对他并不算好,他大学期间的费用都是自己打工赚来的,所以才会做家教,还经常去酒吧夜店等一些娱乐场所弹琴,目的都是为了钱。”

    我想起叶星第一次和我上(床chuáng)时说不是为了钱,当时那副信誓旦旦的样子我至今记忆犹新,现在想想这小孩伪装得多么的((逼bī)bī)真啊!

    “你前前后后给了他多少钱?”

    “大约五六万吧。”邓良顿了一下,轻声回道。

    “你处心积虑做这一切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痛心疾首地质问邓良道。

    面对我带着哭腔的质问,邓良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最后他声音略带沙哑地回复我道:“简单说就是,我已经不再(爱ài)你了,但我还不想离婚。”

    我眼噙着泪,呆呆地注视着面前这个男人,这还是我(爱ài)了十三年的那个男人吗?

    “既然不再(爱ài)我了,为什么不能放我条生路让我走呢?”我哽咽着,大声冲他喊道。

    邓良脸胀得通红,他沉默了良久,然后喃喃对我说道:“小漫,如果你在十年后提这个要求,我会毫不犹豫地放你走,并且分一半的(身shēn)家给你,因为那时候我已经功成名就了,再多的金钱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可是目前,我做不到!”说这最后几个字时,他的声音坚定而冷酷。

    他看向我,此时他的眼圈都是红的,他很严肃地对我说:“我的事业目前还远没有达到巅峰状态,可以说现在正处在我创业的攻坚阶段,我们的公司下一步要面临重组,再下一步要考虑借壳上市,这种关键时刻,我不能让法院来清查我的财产,将一半的控股权分给你。因为离婚后你会有别的男人,而你手这一半控股权就要落在别的男人手里,那样我积累多年的基业就会腰斩,我以前的辛苦可能都会付诸东流,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有什么比事业半途而废更令他痛心了。所以我决不能在这种时刻离婚!更准确地说就是不能在这种时刻分割财产!”

    “如果,你现在放弃离婚的决定,咱们还可以回到从前,象以前一样过(日rì)子。我会将眼前这些东西付之一炬,当那些事实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当然,条件是你永远也不要再提离婚的话题。”

    邓良指着茶几上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定定地看着我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