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残酷摊牌

    我惭愧地赶紧(套tào)上外衣,抓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是上午八点多了。

    这时候我意外地发现手机里有一条未收短信,是我老公邓良发来的,他发得比较早,似乎早上六点多就发给我了,他在短信里说:“起(床chuáng)后给我来个电话。”

    我拿起电话给邓良拨了过去,这回他很快接通了。

    “喂?”我轻轻唤了他一声,他却没有马上回答,我听到了很重的鼻息声,无奈,我又唤了他一声,“喂,你在听吗?”

    良久,我老公邓良的声音缓慢传来:“我在听,你现在在外面,是吗?”

    我“嗯”了一声,说:“是的,”然后又问他,“你已经到家了吗?”

    他轻轻地回了声:“嗯,我在家,你尽快赶回来吧。”

    我以几不可闻的声音答道:“我知道了。”

    放下他的电话,我就匆匆穿好衣裤,去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在镜子前面我匆匆理着自己的头发和衣衫,觉得还大致过得去,就抓起自己的挎包,向客房外走去。

    上午的阳光很好,走出那间旅店大门时,耀眼的阳光刺得我不得不用手遮了遮眼睛,不知为什么,这个和往常没什么区别的艳阳高照的(日rì)子,今天却给人一种异样的陌生感觉,似乎周围的景物都变得和以往不同。

    我背着包,一步一步向大路的方向走去,周围路过的行人(情qíng)不自(禁jìn)地侧头看我,我感觉浑(身shēn)都有些不自在,似乎让人洞察了我内心的秘密,似乎他们每个人都知道我是个昨晚和别的男人偷(情qíng)的已婚少妇。

    我尽力压抑着内心的慌乱,匆匆打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家。

    在路上,我回味着刚才邓良在电话里说的每一个字,从他话语里那种沉着冷静的气势,我感觉他好象已经做好了和我离婚的准备。

    果不其然,当我到家时,邓良正在客厅的沙发上正襟危坐,那样子似乎就在翘首以待我的归来。

    看到我走进客厅,他勾了勾嘴角,淡淡地问候我道:“回来了?”

    我轻轻“嗯”了一声,将手的挎包放下,然后在他斜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看到我在沙发上坐好,邓良不动声色地对我说:“说吧,说说你最想说的话,你不是急着找我回来,谈离婚的事(情qíng)吗?”

    我看向他,平静地对他说:“是,我想和你离婚,我觉得既然咱们的婚姻已经到了这种名存实亡的地步,与其这样凑和着过,不如彻底分开,给彼此一个全新的开始。”

    说这段话时,我看着邓良的眼睛,态度是十分认真的。

    邓良也注视着我,听我说完,他轻轻冷笑了一声,别开了目光。

    他从兜里掏出烟盒,抽出一只放在嘴里,慢慢点燃。

    我耐心地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默默等待他的回应。

    良久,邓良将烟雾从口吐出,右手两指夹着烟,翘起二郎腿,淡淡地问我道:“真的想和我离婚?”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