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他和新欢

    挂了他的电话后,我在餐桌前呆坐良久,面对满桌子自己用几个小时精心烹制出来的菜肴,此刻我却是一点品尝的心(情qíng)都没有,似乎肚子里已经被无边的怒气塞得满满的,此刻我才品尝了什么叫做食不甘味的感觉。

    就这样呆呆地坐在那里,不知坐了多久,我起(身shēn)开始将桌子上的菜一道道地撤下去,有两道我能吃的用保鲜膜包好后放进了冰箱,剩下的几道菜干脆直接倒掉,然后我将所有盘子全清洗了一遍,看着清水将那些滑腻腻的油渍冲刷掉,我心里无边的烦乱感觉似乎才舒解一些。

    洗干净碗盘后,我直接去浴室洗了个澡,然后拖着沉沉的(身shēn)体回到了卧室,一头倒在(床chuáng)上。

    这时候手机短信声响了,我一看是叶星发来的,看着他的短信,我心里的烦躁(情qíng)绪又加重了几分,我没有回复他,直接将手机关机了,然后关上灯,拽过被子,将自己包裹在无边的黑暗当中……

    邓文良第二天也没回来,那天下午我去本城一家大的百货商场购物,没想到在电梯上偶遇了范禹娟。

    范禹娟今天打扮得特别时尚漂亮,头发染成了稍浅的棕色,还烫了梨花卷,一条紫色的低(胸xiōng)紧(身shēn)长裙,将她(胸xiōng)前那两个波涛汹涌的东西显露得原形毕露。

    看到我,范禹娟就象看到新大陆似的,拽着我的手追问我道:“最近你忙什么呢?健(身shēn)房也不见你去了,小凌我们约你出来玩你也说没时间,到底有什么事忙得这么脚不着地呀?”

    其实我没啥忙的,我之所以推托他们的邀约,只是不想和他们走得太近了,尤其是小凌,我想调整一段心(情qíng),重新理顺一下自己的家庭关系,所以才会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婉拒和他们见面。

    我尴尬地笑着,一边掩饰地理着鬓角的碎发,一边回复她道:“哦,没什么,就是这几天……(身shēn)体有点不舒服,所以没有去健(身shēn)了。”

    范禹娟了然地笑着点了点头,用暗示的语气问我道:“是不是那几天来了?”

    我不想就这些话题和她多做纠缠,就胡乱应付着勉强笑着点了点头,范禹娟也就笑着没再提这个话头,扯着我一边走,一边又唠叨了一些别的事(情qíng)。

    走着走着,范禹娟突然压低声音问我:“小漫啊,昨天邓文良没在家吧?”

    我点了点头,冲她道:“是啊,他说工作上临时有事,去了香港那边。”

    范禹娟白了我一眼,喃喃说道:“什么工作上有事啊?还不是他那个小(情qíng)人要过生(日rì)了,他带着她去购物了。”

    晚上回到家后,我就开始拨打邓文良的电话,可是他的手机关机。

    两部手机,一部关机,一部虽然通着但却怎样打都没人接听。

    在连续拨打无果的(情qíng)况下,我给他发了条短信,我在短信中说:“速归,我在家里等你。”

    就这样,又是一宿无眠。

    第二天到了下午时分,我看他那边还是没有动静,就再次拨打了他的手机,这回终于拨通了,手机对面传来邓文良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小漫,什么事呀?这么急着让我回去?”

    我问他:“你是不是和杨可馨在一起?”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