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男性友人

    我是个在交际方面大脑比较迟钝的人,所以她介绍的那些人,如果不是以后还有机会见面,我基本记不住几个,但这其中有一个我却记住了,这个人是教授范禹娟舞蹈的教练,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

    因为她频频带这个人出现在我面前,我也就感觉到了这两个人有一点不对劲儿。

    男人和女人之间,如果有了那层亲密关系,那么他们的眼神或者语言神态啊避免不了会有一些流露,纵然迟钝如我,但也发现了其中的一些端倪。

    这位健(身shēn)教练姓迟,是个外地人,长相嘛,其实就是一般,但因为是教授舞蹈的,所以(身shēn)材非常棒,没有一点赘(肉ròu)那种的,因为长年锻炼,小伙子显得也非常精神。

    接触时间长了,范禹娟也就不隐瞒我,一天在健(身shēn)房,她偷偷告诉我,这个姓迟的教练就是她的新相好。

    听她这样说,我还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追问她:“那你那个男同事呢?”

    范禹娟白了我一眼,在我耳畔小声说道:“男同事是已婚的呀,再说都四十岁了,平时约个会还偷偷摸摸象做贼似的,我已经把他踹了!哪有这个好啊?又年轻又壮实,还没有什么后顾之忧……”说着,范禹娟的目光瞥向远远站在一旁的那位舞蹈教练,目光里充满了欣喜和得意。

    我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向那个小伙子,可能感觉到我们在议论他吧,小迟的脸色显得有点羞涩,尴尬地把目光移向了旁边。

    我收回目光,对范禹娟轻声说:“那你不怕你家老程知道?”

    一听我提到程宵云的名字,范禹娟的脸色沉了下来,她没好气地对我说道:“哼,他上个月刚领他那个小(情qíng)人去了欧洲,一呆就是大半个月,玩遍了欧洲好玩的地方,他在外面逍遥快活,我凭什么为他独守空房啊?”说着,范禹娟一梗脖子,对我义正词严地说道,“所以我找相好的,一点也不觉得对不起他。”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又看了看站在远处的那位阳光健美的小迟,不(禁jìn)又多嘴地追问了一句:“那……那他就这样心甘(情qíng)愿地跟着你?不介意你有家庭?”

    范禹娟看着我,眼神中流露出你可真是很傻很天真的不屑味道,她微微皱了皱眉头,对我低声说道:“哪能啊?人家那么年轻,在这个城市一没家,二没房,跟我个三十几岁老女人图个什么呀?虽然有两(情qíng)相悦的成分吧,但也希望能有些回报吧?”

    我傻傻地问:“那你都给他什么回报了?”

    范禹娟凑近我耳朵,将声音压得更低地对我说道:“手提电脑,名表,还有衣服鞋帽之类的,总之在他(身shēn)上已经花了小十万了,最近还朝我要一个乐器呢,原价要四万多,我没答应他呢,哼,不能惯得他胃口越来越大……”

    我听得目瞪口呆,不(禁jìn)低声问范禹娟:“那你花这么多钱,不怕被你老公发现吗?”

    范禹娟拍了拍我的背,冲我挤了挤眼睛道:“你忘了?我家的财政大权我掌握啊,程宵云他能奈何得了我吗?”

    这时候,那个舞蹈教练小迟慢慢走了过来,范禹娟就乘机拍了拍我的肩,对我笑着说道:“走吧,咱们一起出去吃晚饭。”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