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女儿摊牌

    我最害怕的,就是她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我的女儿彤彤是个非常甜美的女孩子,她的皮肤和五官继承了我的优点,皮肤白皙细腻,五官秀气玲珑,同时,她的气质继承了我老公的优点,朝气蓬勃,英气十足,走到哪里都是引人注目的小明星。

    彤彤的天资非常好,为了开发她的智力,她小时候我让她学习了绘画和钢琴,她的十指纤长灵巧,乐感也非常好,钢琴老师一点拨她就能心领神会,到她小学毕业时,她已经能弹奏很多完整的曲子了,她的第一任钢琴教师甚至建议我让孩子走音乐之路。

    但我考虑到孩子的综合素质,觉得走艺术之路还是太辛苦,我想让她今后的路走得更加平坦和宽阔,于是就放弃了那条路。

    升入初后,为了不影响她的学业,彤彤的钢琴课就渐渐取消了。

    从小学到初,彤彤的学业一直很优秀,在班级一直排前五名,这一点是她小时候我给她养成的习惯,她学习的时候严格督促她,让她必须集注意力,正所谓习惯成自然,所以升入初后她的学习根本不需要我过多((操cāo)cāo)心。

    那个大礼拜,住校的彤彤回来了,我想趁这个机会试探一下她的态度,看看她能不能接受我和她父亲分开这个事实。

    周六晚上,完成学业的彤彤和我一起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女儿亲切地依偎在我怀里,我们相依相偎,看着一档轻松的娱乐节目。

    看着女儿天真无邪的笑脸,我的心里一直犹豫不决,不知道应该怎样对她说出心的想法。

    似乎看出我的心事,正在开怀大笑的女儿回过脸,看着我眨着大眼睛问道:“妈妈,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我尴尬地冲她笑了笑,抚摸着她光洁的小脸蛋轻声问她:“你怎么知道啊?”

    女儿将头紧紧靠在我的怀里,撒(娇jiāo)般地喃喃说道:“因为你的笑容总有点心不在焉啊,你到底在想什么呢?能不能对我说说啊?”

    看着女儿真诚的笑脸,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她是我最大的希望和寄托,那么有些话,也许是时候对她吐露端倪了。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对她说:“彤彤啊,如果妈妈和爸爸……分开,你能接受吗?”

    彤彤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脸庞,她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她从我怀里起来,坐直了(身shēn)体,然后紧紧攥着我的手,急切地问道:“妈妈,你在说什么?你是说,要和我爸爸离婚吗?”

    我抚着女儿(娇jiāo)嫩的脸庞,看着她毫无杂念的眸光,我真不忍心对她说出这些残酷的事实,可是如果不说,我们的家庭上空就永远笼罩着一层虚伪的温柔面纱,这对她难道就是公平的吗?

    我的眼底渐渐浮现出泪光,我对她轻轻摇了摇头,声音略带嘶哑地对她喃喃说:“不是,妈妈还没有做决定,现在只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彤彤焦急而疑虑的目光渐渐变得严肃了,里面慢慢浮上一层并不属于她这个年龄该有的(阴yīn)沉,她拉着我的手,声音清晰地询问我道:“妈妈,你是不是知道了我爸爸在外面的一些事(情qíng)?是不是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