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家庭阴影

    在父母婚姻的头些年里,父亲一直受制于他的父亲和后母,我们小时候,父亲的工资都是爷爷去开的,因为爷爷和后(奶nǎi)(奶nǎi)还有很多子女要养活,所以他只留给父亲一部分生活费,母亲当然不肯,于是父母争吵连绵不断,那些年父亲一直在受夹板气。

    其实这种事,女人完全可以慢慢用温柔的方式将男人拉到自己这一边,因为毕竟我们才是个完整的家庭,但我母亲是怎么做的呢?她没有施展女(性xìng)最有力的柔(情qíng)招术,而是和我父亲大吵大闹,吵得四邻皆知,吵得家里每个人夜不成寐,经常在半夜,他们两人吵起来了,继而母亲开始乒乓摔东西打父亲,父亲忍受不了就还手,两个人扭打成一团,我和哥哥一边哭一边劝他们停下来。

    就是在这种乱七八糟的记忆,我和哥哥慢慢长大了,长大些后,爷爷家不来捣乱了,但父母感(情qíng)已伤,母亲的脾气还是那样坏,但我母亲脾气虽然坏,本(性xìng)还是很善良的,而我哥后来娶的妻子简直就是个泼妇。

    因为父母感(情qíng)不好,所以对儿女的姻缘也没有参谋到位,年轻时哥哥很优秀,长得帅,工作也不错,在一家大厂很有前途,他后来和一个女人仓促结婚了,父母也没有多说什么,其实我觉得在对待儿女姻缘时,有时候父母的意见很重要,毕竟他们是过来人,看人能看得更准些,但可惜我多年争吵不断的父母没有做到这一点,为哥哥后来的生活埋下了祸根。

    哥哥和那个女人结婚后,开始两个人还可以,但渐渐地嫂子的本(性xìng)暴露出来了。开始我哥工作尚可,我嫂子挑他毛病只是因为他交友啊之类的问题,但正常的男人谁没有几个好哥们呢?而我嫂子的处理方式甚为极端,她就是不(允yǔn)许我哥在工作之余交友,吵架的方式比我母亲是有过之无不及,她可以当着我哥几个哥们的面将他们喝酒的桌子掀翻,她可以拿啤酒瓶砸我哥的头,她也可以站在街上骂几个小时不停歇,这样的女人,她还有一份比较光鲜的工作。

    所以我哥一直忍耐着,我父母的态度也是,既然有孩子了,就忍吧。

    但这样的婚姻本来就是埋藏着定时炸弹的,后来遇到国企改革,我哥所在企业大幅裁员,我哥买断了,从此开始自己找事(情qíng)做,这时候我嫂子就更加看不上他了,什么夜半把他从(床chuáng)上推出去,骂他骂得狗血喷头,是常有的事,但那时候他们虽然不和,他们的小家还是在维系着。

    后来有一次,是个冬天的夜里,我哥和几个亲戚出去办点事,没想到走到一个施工的地方,那有个陷阱,表面看不出来,结果我哥掉进去了,受了很重的伤,落下了残疾。

    我哥住院几天后,我嫂子就不顾医生的阻拦将他带回家,我们去看时,我哥在(床chuáng)上疼得龇牙咧嘴,简直不忍目睹。

    我嫂子叉着腰大言不惭地对我们喊道:“他失去劳动能力了,还住在医院烧钱!我没有钱给他烧!回来养吧,反正我话撂到这儿,三个月他养好了我就和他继续过,养不好就离婚!”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