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分身乏术

    一听我这样说,邓良的神(情qíng)显得很尴尬,他带着歉意地在我耳边轻轻说:“对不起,最近我……太忙了……”

    我勉强笑了笑,那笑只是面部肌(肉ròu)的简单拉缩,恐怕比哭还要难看,我努力放松(身shēn)体,配合着他的动作……

    二十分钟后,他气喘吁吁地伏在我(身shēn)上,他的重量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把手轻轻放在他宽厚的后背上,费力地对他说:“好了,让我休息一会儿吧。”

    听到我这句有气无力的话,邓良的眼闪过一丝异样,但很快他就笑了一下,在我脸上轻吻了一下,轻声说:“好的,晚安。”

    我拉过被子,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邓良起(身shēn)下(床chuáng)去了浴室,片刻后他又回来了,疲倦地躺在了我(身shēn)旁,拉上了灯。

    这过程我一直在闭眼浅眠,但实际上一直没有进入睡眠状态,直到他合上了灯,我又静静躺了一会儿,然后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那边很快传来轻轻的鼾声,听着这熟悉的鼾声,我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想必他今天也是累坏了吧?工作上的事就够他劳神的了,还要应付外面的小(情qíng)人和我这个家里的黄脸婆,想想他也真够不容易的,分(身shēn)乏术啊!

    这一夜,我又陷入失眠状态,那粒安眠药的药力早让我老公突如其来的兴致给折腾没了,我只好瞪着黑漆漆的天花板想心事,旁边伴着我老公舒畅的鼾声。

    那晚我想了很多,想我们走过的这些年,想我自己的成长历程。

    我生长在一个并不幸福的家庭,我(性xìng)格懦弱的部分来自于我父亲,因为我父亲就是一个被后母虐待着长大的孩子,有后娘就有后爹,这句话一点也没错。

    因为后(奶nǎi)(奶nǎi)对我父亲不好,所以爷爷对他也是很少关(爱ài),我父亲十几岁就走入社会参加了工作,化都是上班后在社会上一点一点累积的,他很勤奋,也很好学,有一定才。

    可是,父亲毕竟生长在那样特殊的家庭里,父亲到了结婚年龄后,我们当地没有人哪家姑娘愿意嫁入这样的人家,怕受后婆婆的气,后来,在别人介绍下,农村出(身shēn)的我母亲嫁给了我父亲,可是他们的结合就是一段悲剧。

    我母亲的(性xìng)格怎么说呢,现在回忆起来,就是有一点神经质,她会在你睡觉时突然很大声地喊醒你,根本不顾忌是否惊吓到你,我记得我小时,有很多(情qíng)况下,她前一刻还(挺tǐng)正常,后一刻却突然变脸了,扯着嗓子大声叫骂我们,而我的父亲,因为(性xìng)格懦弱,加之他和母亲成婚时一穷二白觉得愧对我母亲,所以也不敢对她的教育方式提出什么异议,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下,我从小(性xìng)格就有点内向自闭,长大后避免不了的有一点自卑和懦弱。

    我上面有一个哥哥,比我大很多,其实我和哥哥的天资都是很高的,我们的长相一直被四邻赞誉,从小学习成绩也很好,可是就是因为成长环境的关系,(性xìng)格都有点内向,我哥比我要好一些。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