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她的劝说

    我叹了口气,喃喃说:“从他自己弄公司那天起,我就没怎么干涉过他的运作,因为我觉得男人嘛,作事业就要放得开手脚,有个女人成天在他(身shēn)边指手画脚,他肯定不舒服,事业也做不起来,现在已经成这个规模了,我再一脚插进去横加干涉,算怎么回事呢?再说我现在也插不进去了呀。”

    范禹娟理解地点了点头,喃喃说:“也是啊。”

    但她想了想,还是叮嘱我道:“反正你还是要留个心眼。”

    我想着心事,沉默了片刻,若有所思地对范禹娟说:“其实我想我们与其这样凑和着过,还真不如离婚算了。”

    范禹娟看了看我,然后规劝我说:“别离婚啊,离婚你不是便宜那个小婊子了吗?你能拖得起,她拖不起啊,你再拖几年,孩子也大了,上大学了,你老公也玩不动了,收心了,到时小三年纪也大了,她得忙着嫁人,他们自然而然就散伙了。你现在离婚,给人家挪窝,你信不信你前脚走出这个门,你老公后脚就能娶个年轻漂亮的大姑娘?不一定是这个小三,实际上象他这样的条件,找什么样的找不到?从二十岁一直挑到三十岁,条件好的女孩都扑着上去呢。但反过来说,你现在离婚了,能找什么样的呀?只能找四十开外的,条件肯定比你老公差一大截,你能看上他们吗?再说,你能保证新找的就不出轨吗?你和你老公好歹是原配,这半路夫妻更不可靠。你知道赵三那个媳妇儿吧?”

    范禹娟提到的这个赵三儿也是我老公的铁哥们,比我们大几岁,他媳妇前两年和他离婚了。

    范禹娟叹着气对我继续说:“她就是受不了赵三在外面包小(情qíng)儿,然后一气之下离婚了,家产一人一半。可你看现在,赵三离婚后马上就结婚了,娶了个硕士毕业的漂亮大姑娘,据说还是大学老师,而他原来那个媳妇儿呢?我听人家说她离婚过相过不少次亲,见的一个比一个差,年龄合适的吧,不是秃顶就是啤酒肚,年龄比她小的,她还怕人家是冲着她的钱来的,就这样高不成低不就,现在赵三和后娶的媳妇儿孩子都生下来了,他那原配还单着呢,气得说这辈子就守着孩子这么过了,不找了,可你说她还不到四十,难道真的就这样单(身shēn)一辈子?”

    听她这样说,我长长地叹了口气。

    范禹娟总结(性xìng)地对我说:“婚恋这个市场,能达到咱们这个层次的,本来就是男少女多,一个三十多岁优秀男,甭管他是未婚的,还是离异的,都有一大帮大姑娘争着来抢,这就是他们的优势,可你想想你离婚后有什么优势啊?”

    我默默地听着范禹娟的话,没有作声。

    她看我不说话,又轻声说道:“其实吧,有些事也不能怪男人,要怪就怪当下的风气不好,你看过去的((妓jì)jì)女总觉得低人一等,就算出来也是低声下气的,哪敢这么张狂?你再看时下那些做小姐的,一个个趾高气扬生怕人家不知道她是卖的,再来说有些年纪轻轻的大学生去酒吧陪酒啊坐台,好象觉得是很正常的事,还打着什么被((逼bī)bī)无奈的旗号,你被((逼bī)bī)无奈你去刷盘子洗碗扫大街呀,年纪轻轻干点什么不好?非张开大腿赚那份卖(身shēn)的钱?真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