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花心男人

    以前我夜夜孤枕难眠,邓文良也没想过关心我,今天他这是怎么了?

    难不成他闻到了什么风吹草动?不应该啊,我和叶星只有这么一次,而且还是在这么突然的(情qíng)况下发生的,按说邓文良不会这么快有所察觉啊!

    不过毕竟是做贼心虚,虽然我竭力做出平静的样子,但是那一刻我心里还是非常忐忑不安的。

    从表面看,我老公邓文良是个非常完美的男人,在外人看来,他是个好丈夫、好父亲,在公司里,他是个好领导、好大哥,在长辈面前,他是个孝顺有加的好儿郎。

    他彬彬有礼,温文尔雅,事业有成,走到哪里都是仪表堂堂风度翩翩的样子,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倾慕他,又有多少女人羡慕我,以为作为他的配偶,我过的是神仙一样的(日rì)子,可是,自己的生活好不好,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

    我和他一起走过风风雨雨,看着他白手起家,将一个小皮包公司最后发展壮大为一家颇具规模的科技公司,在他一步一步走向成功的时候,我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他。

    我曾经深深地(爱ài)过这个男人,甚至可以说倾慕他、崇拜他,看着他光芒四(射shè)被人仰慕,我替他高兴,我愿意不声不响做他背后那个默默无闻的女人,可是,我却忘记了这个世界上非常致命的一个定律,就是耀眼的东西,吸引你的同时,也在吸引着别人。

    在他(日rì)渐成功以后,他的社交活动就开始多了起来,同时财权也不受我控制了,我不是个强势的女人,男人在外面发展,我不可能步步紧跟掌握他的财政大权,我相信一个正处在上升期的男人需要更多的空间,所以宁愿放手,让他在商海中自由翱翔。

    但是,这样一来,他手中就有了很多活分的余地,于是,一些莺莺燕燕的风流韵事不时地传进我的耳朵里,他对我也越来越冷淡,在这个家里,他除了定期回来过问一下女儿的学习(情qíng)况,平时与我基本没什么话好谈。

    我感觉我和他变成了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之下的陌生人,我为自己感到悲凉,就是这个和我睡同一张(床chuáng)的陌生男人,当初曾承诺这一生一世只(爱ài)我一个人,在我们最艰难的(日rì)子里,他的公司入不敷出,那时候他父亲还生了重病需要大笔医疗费,家里里里外外都靠我一个人的薪水,为了节约开支,那个时候我们一(日rì)三餐很少吃(肉ròu),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发誓将来一定会让我过上好(日rì)子。

    可是,到如今,我们的(日rì)子好了,他的心却变了。

    开始邓文良在外面只是寻花问柳,与对方只是露水(情qíng)缘,我追查过,与他吵闹过,最后他有所收敛,渐渐地变了另一种方式,开始圈养固定(情qíng)人,因为我很少涉足他和他的朋友圈,所以这就为他和他那些狐朋狗友隐瞒我提供了便利,邓文良的朋友圈子很多人都见过他的小(情qíng)人杨可馨,他带她出席朋友的豪华派对,只瞒着我一个人。

    我想到了离婚,可是,我们离婚了,我们的女儿彤彤怎么办呢?她还那么小,当时还在上小学,如果我提出离婚,邓文良一定会跟我争抢孩子的抚养权,如果法院将孩子判给她父亲,那样偶尔才能见到女儿的(日rì)子,对我来说如同恶梦,再说,如果我老公再婚,后妈对孩子能象我对她那么好吗?

    而如果我拼命争取到了孩子的抚养权,让她跟着我单独生活,对孩子的成长发育好吗?毕竟这个时期是她人生观形成的关键时期,如果我再婚,我怎么难保证后夫对孩子象她亲生父亲那样好?彤彤是个女孩,而且渐渐进入青(春chūn)发育期,和后父生活在一起有诸多不便……

    那一阵子这样左思右想,我感觉自己要被((逼bī)bī)疯了。

重要声明:小说《妻子的绯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